新兴市场资产在高通胀高增长时表现最佳-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新兴市场资产在高通胀高增长时表现最佳

2021-06-10 16:50:17 来源: 作者:​韦柏睿

在新兴市场经历过去一年的强劲表现后,现在投资者面临两大隐忧:首先,新兴市场是否会跑输发达市场,这一情况在近年来较为罕见;第二,美国国债收益率似乎注定上升,可能在更大范围内扰乱市场。

未来几个季度,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或将超过新兴市场。与此同时,还存在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的风险——由于收益率代表着市场的无风险利率,此类举措往往预示着其他资产的风险。

正常情况下,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意味着新兴市场的命运可能发生转变。但不会是现在,因为当前的经济环境仍将对新兴市场资产非常有利。

通胀对新兴市场有利?

新兴市场资产类别在“高通胀、高增长”时期表现最佳,它们的确是所有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的。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全球通胀率高于2%并不断上升、全球gdp增速高于四年平均水平的时期,新兴市场股票在25种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显著优于其他股票,产生了远高于20%的平均年回报率。

在各国经济普遍增长时期,发达经济体增速鲜有快于发展中经济体的,不过,2010年曾出现过此种情景。但当时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券和股票都表现很好——本币债务的年化回报率为12.7%,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回报率接近19%,优于发达市场6个百分点。

我们应看到更重要的问题,即新兴经济体是否将继续强劲增长,而非发达经济体是否表现更好。目前看到的数据积极向好。由此我们预计,全球正在进入一种有利的高通胀、强劲增长的环境,新兴市场资产将在其中蓬勃发展。

新兴经济体增长的四大驱动力都较为有利:全球贸易蓬勃发展;大宗商品也是如此;中国增长保持稳健,其增长的本质应继续对其他新兴经济体起到支持作用;美元看起来注定走弱(这也是一件好事)。

具体来看,实际出口已经恢复至2月时的长期平均水平,同比增长5.2%——贡献几乎完全来自新兴市场。今年前两个月,新兴市场出口增长17%(发达市场的出口实际上略有收缩),比新冠疫情前的水平高出9%,而这一趋势似乎还将持续。我们的指标显示,得益于美国财政刺激政策,这将是近30年来最强的周期,投资支出的蓬勃得益于企业利润上升,而中国的经济复苏相比之前转向更倚赖国内驱动,这令进口大增。

其次,全球范围内的需求显示,预计未来12个月大宗商品价格将出现两位数的上涨。仅拜登总统的美国就业计划就有望带来约1.3万亿美元的大宗商品直接需求。此外,如果消费者价格的上升趋势保持不变,大宗商品可能会受益于其对冲通胀的作用。

再次,中国经济增长的本质应继续对其他新兴经济体起到支持作用。这是因为,中国已从去年的出口驱动型增长,转向更加关注国内,这反过来应会继续推动进口需求——例如,铜和铁的进口分别比趋势水平高出33%和78%。

最后,我们预计美元将走软,进一步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并降低新兴市场借款人的偿债成本。

新兴市场货币没有理由贬值

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和更高的通胀可能会推高美国国债收益率,尤其是年期较长的国债。投资者担心这些不断上升的收益率会损害各个市场的风险资产。然而,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

通常情况下,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将推升新兴经济体的借贷成本,因而对新兴市场货币造成冲击。货币贬值最终将恢复新兴市场的竞争力,拉动出口上涨,令经济增长更为强劲,并帮助它们更好地偿还债务。这是在2013年美国缩减恐慌之后触发的调整机制,当时美联储决定缩减其量化宽松计划,导致全球市场动荡。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美国收益率上升与新兴市场增长疲软的时期,新兴市场资产往往表现不佳。

然而,这一次,新兴经济体的增长保持强劲,所以新兴市场货币没有理由会贬值,国外投资者因此没有恐慌的理由。历史上看,对新兴市场资产而言,最佳的环境是在美国债券收益率上升之际,新兴经济体实现强劲增长之时。

就在不同的经济环境下的表现,新兴市场的货币表现与一般新兴资产并无二致。在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之际,经济增长疲弱与货币贬值有关。即使在通胀环境下,强劲的增长也会导致货币升值,尤其是亚洲和拉美货币。(作者系瑞士百达资产管理首席经济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