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乡村振兴,金融帮扶政策持续优化-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服务乡村振兴,金融帮扶政策持续优化

2021-07-02 20:12:56 来源: 作者:​张锐

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财政部、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局日前联合发布了《关于金融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意见》(下称《意见》),对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重点领域、产品体系构建、服务能力提升以及银行业金融机构激励约束的强化等问题等作出了明确规定,从而十分清晰地展示了服务乡村振兴的金融资源配置导向以及相应的驱动与支撑力量配给。

乡村振兴既承载着一大批传统与新型基础设施的改造与建设使命,如高标准农田建造、农业水利设施修复、农村网络通讯设备架设、供水与环卫等硬件设施的配套和完善,也承担着体系完整、功能齐全的社会服务设施供给与配置重任,如乡村学校、医院、养老院等建设工程,同时还有农业产业链的布局以及物流仓运、民宿旅游等二三产业的开发等,所有这些目标的实现离不开相当规模的金融资源来推动,尤其是农村并不具有如同城市那样的自我融资能力,外部的“输血”与“补血”就更加必要和重要。但是,相对于乡村振兴的巨大资金需求而言,金融机构所能满足的供给是有限的,金融资源的布局更应当遵循经济学所倡导的资源优化配置原则。

作为支持乡村振兴的一支服务劲旅,最近几年,商业银行开发出了扶贫小额信贷、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创业担保贷款、助学贷款、康复扶贫贷款等以及支农再贷款、再贴现等信贷金融产品,同时,今年中国银行间市场还推出了乡村振兴票据,而且接下来商业银行还将扮演乡村振兴的最主要金融服务管道,银行信贷依然还有可以继续拓展的功能空间。为此,《意见》指出,要对机构法人在县域且业务在县域的金融机构实施最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并在进一步发展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实施国家助学贷款等信贷政策的基础上,用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等政策工具引导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扩大对乡村振兴的信贷投放,同时,《意见》强调要创新开展产业带动贷款,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市场化、可持续的基础上积极开办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业务,开发专属贷款产品。

供给端信贷能量定向扩充让银行有钱贷的同时,资金需求端应当扩大抵押品范围,从而使银行的资金贷得出,而不至于出现内卷化现象。就此,《意见》指出,要积极推广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大力开展保单、农机具和大棚设施、活体畜禽、圈舍、养殖设施等抵押质押贷款业务;在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依法稳妥开展农民住房财产权(宅基地使用权)抵押贷款业务;在具备条件的地区探索开展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质押贷款、农垦国有农用地使用权抵押贷款、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抵押贷款、林权抵押贷款等业务。在此基础上,《意见》强调,需要继续完善确权登记颁证、价值评估、流转交易、抵押物处置等配套机制,畅通农村资产抵押质押融资链条。

当然,农村的投资经营环境不可与城市相提并论,农业与农村产业经营者的财务信用状况总体处于偏弱状态,加之信用数据收集的不完整,银行所遭遇的道德风险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事情,因此总体原则是,市场风险不应聚合到银行这个单一金融组织身上,而应当在最大的范围进行分解,从而让银行面对乡村振兴需求敢于贷。在这里,《意见》明确指出须深化银担合作机制,逐步减少对贷款项目的重复调查和评估,明确风险分担比例和启动条件;充分发挥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作用,坚持政策性定位,努力做大担保业务规模,根据合作担保机构支农业务规模降低或减免担保费用。同时《意见》特别强调,要完善农业再保险体系,健全农业大灾风险分散机制,并强化对农业信贷担保体系的绩效评价,评价结果与中央财政奖补资金规模挂钩。

应当说银担合作以及财政奖补机制对于增强商业银行服务乡村振兴只是一种外部条件,真正决定金融机构服务能力的是其内部资源整合水平。为此,《意见》指出要健全农村金融组织体系,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服务乡村振兴的内设机构,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将扶贫金融事业部调整为乡村振兴部,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设立专门的乡村振兴金融部等,同时《意见》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完善内部绩效考核,在分支机构综合绩效考核中明确涉农业务的权重,并将金融管理部门对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情况的考核评估结果纳入对分支机构的考核,同时《意见》指出要全面开展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加强评估结果运用。在此基础上,《意见》特别强调,要适度提高涉农贷款风险容忍度,涉农贷款不良率高出自身各项贷款不良率年度目标3个百分点(含)以内的,可不作为监管部门监管评价和银行业金融机构内部考核评价的扣分因素。

与信贷与保险支持乡村振兴相策应,《意见》明确指出要畅通涉农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如推广乡村振兴票据、为乡村振兴重点帮扶项目开设企业上市“绿色通道”等,同时《意见》重点强调要发挥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发挥“保险 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包括持续丰富农产品期货产品体系,上市更多涉农期货品种,完善期货合约和规则体系,提供更多符合乡村产业发展需求的标准化期货产品,引导带动农业经营主体提高农产品的标准化程度,努力实现“优质优价”,支持农业经营主体利用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优化套期保值审批流程,减免套期保值交易、交割和仓单转让手续费,以此最大程度地协助农业与农村产业经营者实现风险分散与转移。

具体到微观领域,《意见》在明确了针对分散小农户、小微涉农企业提供足够与优质金融服务彰显金融产品,尤其是信贷产品普惠性功能的同时,还特别划出了金融资源配给的重点领域,目的是支持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各类农业与农村新型经济实体,毕竟,唯产业兴,乡村方可兴,众多的单一农户经济模式很难制造出较高的产品附加值,而且农户与农户之间的协同共振度也不强,相反,只有规模化企业才能延伸出产业链,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

按照《意见》规定,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首先是商业银行信贷政策支持的重点,为此,《意见》要求各地农业农村部门定期更新发布示范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名单,向银行业金融机构和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推送。另一方面,农产品加工业、农产品流通体系、农业现代化示范区建设、智慧农业也是金融服务的重点对象。为此,《意见》强调要发挥优质核心企业作用,加强金融机构与核心企业协同配合,因地制宜创新供应链金融产品,支持创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同样是遵循规模化、集约化要求,朝着产业链的高端配置也是金融资源服务乡村振兴的主要运动方向,这不仅仅是因为乡村必须解构农业与种植业这种单一经济经济体型的需要,更是因为乡村不应当成低端产业接纳与堆砌的地理空间,而且唯有产业升级方可在乡村产生巨大的就业“蓄水池”,从而改变目前农村人口妇幼老弱的结构状况并凝聚出更旺的人气。为此,《意见》在指出推动改善农村道路交通、水利、供电、供气、通信、人居环境整治的基础上,特别明确强调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农产品产地市场等基础设施,助力农村基础设施提档升级,而且《意见》明确要强化对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农村康养、海洋牧场等新产业新业态的支持力度。与此同时,《意见》突出要做好城乡融合发展的综合金融服务,支持引导工商资本下乡,支持县域打造特色主导产业和各类人员返乡入乡创业就业,增强县域经济发展实力。(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