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票据发展的六大启示-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红色票据发展的六大启示

2021-07-05 12:15:51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肖小和 李紫薇


“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进一步健全票据市场风险监测体系,强化风险防控措施。要充分借助金融科技手段进行票据全生命周期风险管理,优化风险监测模型,建立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的风险应急处置体系。”

红色票据是在新民主主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争取民族解放独立所使用的期票、本票、支票、汇票等的总称。

红色票据作为我国票据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对我国票据市场发展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首先,作为货币市场重要的金融工具之一,票据在我国金融发展史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票据具有金融工具的一般特性:一方面,票据具有期限性,票据签发时一般都会在票面注明指定的期限;另一方面,红色票据具有良好的流动性,例如,1943年冀南银行《关于发行本票问题的通令》指出,本票发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适应战时环境,便利使用、携带、收授、点数,防止通货紧缩,代替部分纸币发行,防止假币流通,培育并发展票据信用等,此时期的本票主要作为通货之用,发挥了价值尺度、支付手段的职能,皖江根据地本票还可在票面注明相当于多少实物,充分发挥了价值尺度的职能。除此之外,票据还具有一定的风险性,为了有效防止票据风险的发生,相关机构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采取了一系列风险防控措施。尽管新民主主义时期红色票据的收益性未能体现出来,但是纵观新民主主义时期红色票据发展史,无一不体现出票据这一金融工具的优越性与重要性,可以说票据是最为实用有效的金融工具之一。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强化票据功能属性建设,充分发挥票据比较优势,服务我国经济金融事业发展。要充分发挥好再贴现这一货币政策工具,引导信贷和资金投放,实现“精准滴灌”,通过票据市场公开市场操作,调节金融体系流动性。要充分挖掘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潜能,加大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融资占比,将有望成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职能之一。

第二,票据服务实体经济是本质所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革命根据地红色票据主要以对抗敌对势力,支持农业经济,支持生产,助力根据地事业发展,助力根据地经济金融发展为目的而发行。如1927年湖南省浏阳县金刚镇发行的期票,1934年发行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赣省收买谷子的期票,抗战时期各根据地发行的本票、山东革命根据地发行的支票、晋冀鲁豫边区的“外汇”,以及解放战争时期汇票、本票的发行等。票据市场因服务实体经济而发展空间无限,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继续秉持服务实体经济这一理念。要充分发挥票据在供应链使用场景中的天然优势,通过票据支持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等产业发展,助力产业链升级与创新。要进一步推动票据触达实体经济的深度与广度,充分发挥票据比较优势,支持普惠金融发展。要深入发掘绿色票据功能作用,支持绿色实体、绿色产业发展,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中发挥作用。

第三,创新是票据市场活力之源、繁荣之本,是票据发展的生命力所系,新民主主义时期红色票据的发展也充分体现了票据创新理念。1945年5月,在解放战争胜利前夕,北海银行颁布了《办理公营企业期票贴现办法》,通过票据交换及贴现业务的办理,便利公营企业资金周转,以达到推动和恢复生产的作用,是解放区金融工作者的一个创新之举。票据市场因创新而繁荣,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继续坚持创新驱动,充分发挥票据潜力与活力,助力实体经济发展。要通过制度创新,发挥票据前端承兑支付和融资流通功能,走支付便捷化,短贷、应收款票据化之路。依托科技创新,发挥后端交易投资功能,走类债券和类证券化之路。要完善票据科技制度、强化票据it系统建设、推动票据平台建设,充分发挥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技术、物联网等科技力量,为票据市场发展增添活力。

第四,信用是票据发展的根本要义,良好的信用环境是票据市场发展的基本保障。各时期革命根据地红色票据贴现业务的发展,以及发行红色票据替代货币流通等均是票据信用的体现。1943年9月29日,冀南银行总行发布的《关于发行本票问题的通令》更是明文指出本票的发行可以培养与提高农村信用观念,发展票据信用事业。票据因信用而生存,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进一步加强信用体系建设,努力推动票据生态环境再上新台阶。要大力发展商业承兑汇票,就要加快实施准快全披露商票信息的机制和考核评价办法,积极推出商业承兑评级与担保机制,研究对商业承兑汇票总量、结构及监测的管理制度等。要加强对失信惩罚的措施,增强全社会失信成本,降低信用违约概率。

第五,票据制度是规范和发展的基础,是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贴现放款暂行规则》、冀南银行《关于发行本票问题的通令》等都对相关票据业务进行了详细的规范,闽西工农银行、国家银行等,甚至还将票据业务作为其正常营业范围写入章程。新民主主义时期红色票据制度的制定可视为党领导票据事业的开端,在支持根据地和解放区事业发展,进行对敌金融斗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票据因制度而规范,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持续加强制度建设,完善票据制度体系,为票据市场发展保驾护航。要在加速票据法修订,完善票据市场协调监管制度,调整信贷资产和风险资产的计提规则,推动建立票据评级、评估、担保机制,建立票据经纪制度等方面寻求突破。

第六,票据风险防控是发展的条件,只要经营票据业务,就必然存在风险。新民主主义时期,票据市场参与主体为防范风险采取了一系列举措。1933年,国家银行《贴现放款暂行规则》对贴现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对于票据付款人为贴现人或者贴现人自开的票据不予以贴现,贴现需有保证人或缴纳一定的抵押品,担保贴现的保证人需负连带责任。1943年成立的山东根据地胶东东海地区的汇票交易所对购汇业务也进行了严格的规定,要求买汇必须有保人,保证在一定时期内运回必需品。解放战争时期,冀中地区采取了加强出口商调查研究的方法来减免经营中出现的顶票损失问题。皖江根据地还会在私章上刻一些缺口作为暗记以识别假冒票据。风险防控是票据市场发展的必要保障,未来票据市场发展应进一步健全票据市场风险监测体系,强化风险防控措施。要充分借助金融科技手段进行票据全生命周期风险管理,优化风险监测模型,建立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的风险应急处置体系。

本文作者肖小和 李紫薇 系江财九银票据研究院

《 国际金融报 》( 2021年07月05日 第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