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准具有较大操作空间-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央行降准具有较大操作空间

2021-07-08 18:46:08 来源: 作者:莫开伟

7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推出支持碳减排的措施。同时,会议还提出,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尽管这是今年中央高层首次释放降准信号,大大超出了市场预期,但不少人依然敏锐地嗅出央行可能将进行2021年的第一次降准。

从过往降准惯例来看,最近一两年,降准均由国常会先发声释放出信号,之后央行通常都能积极响应,在两周之内落实,或实施全面降准,或实施定向降准。比如2020年3月10日召开的国常会要求,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3月13日央行即宣布了相关的降准措施。之后央行于同年4月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也是在国常会吹风定向降准之后实施的。

从去年最后一次降准到现在已逾一年之久,这一年,国内外客观经济金融形势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尤其是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以及美国政府多轮强刺激经济计划实施,释放了天量美元,加剧了全球货币的泛滥,开启了全球货币宽松时代,也加剧了全球通货膨胀。中国虽然在疫情之后,企业生产经营恢复较快,经济复苏状况较好,处于全球一枝独秀地位,且中央政府也在各种场合强调,中国央行不会跟进美联储实施货币大放水,致力实施稳健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保持自身货币操作政策的定力与独立性,但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形势也有所变化,对央行降准提供了较大的可能性。

一方面,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需要降准。今年以来,大宗商品涨价、人民币升值等多重因素叠加,给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带来了经营压力。尽管自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加强了对银行负债端的管理,对互联网存款、结构性存款、创新存款等进行规范。近期,又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这对商业银行降低负债端成本提供了极大的可能。但这些手段与措施,往往都是短期的资金使用,没法形成长期固定低成本资金使用,指望这些政策措施让商业银行降低整个负债端的筹资成本十分困难,这样也难以引导整个社会融资成本的下降,实体企业融资贵问题也难以得到有效解决。贷款利率市场报价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从去年4月以来一直没变,银行报价点差也保持不变,银行总体负债成本偏高。由此,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就需要从银行负债端降低成本。

还要看到,央行还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加公开市场操作补充流动性。mlf目前余额处于历史高位,但mlf总体相对降准期限较短,另外,mlf有一定成本。降准可释放长期流动性,有助于商业银行更好地做好资产负债的管理。这显示出央行降准也有自身货币政策操作的需要。

对此,需要央行积极作为,通过降准释放长期低成本资金,才能为商业银行真正降低贷款利率奠定基础,最终让实体企业获得较低利率的信贷支持,减轻实体企业负担。显然,降准是当前现实经济形势的迫切需要。

另一方面,落实中央政府经济金融发展政策需要降准。比如,此次国常会提出,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而要落实中央政府确定的这一宏观货币政策目标,就需要央行认真权衡各方面经济金融因素,相机择宜,不失时机地实施降准,以便中央政府宏观经济目标得以更好地实现。

而且,从目前来看,央行降准具有较大的操作空间。

一是综合考量通胀水平,尽管从我国5月ppi、cpi数据来看,还有一定通胀压力,但ppi高点可能已过,下半年趋于回落走势。cpi总体上也会在温和通胀的区间,所以也为降准提供了可能。而如果六七月份通胀开始趋于收敛和回落,三季度初或三季度末实施降准或定向降准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窗口。

二是中国绿色金融启动并即将进入快车道,央行有可能推出绿色再贷款货币政策工具,向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支持金融机构为具有显著碳减排效应的项目提供优惠利率融资,以期推动我国绿色低碳发展,为碳中和奠定坚实的金融基础。无疑,此次再贷款也可在这方面发挥较大的辅助作用。

三是当前我国经济尽管恢复得比较好,但复苏势头有所放缓,需要继续保持较快的经济增速。要完成今年两会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需提供足够资金大力支持实体企业加快发展,才能稳步推进中国经济发展,实现宏观经济增长目标。无疑,国常会此时吹风降准,也是有其深刻用意的。(作者系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