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8天涨170%,上能电气二次停牌核查,涉嫌配合股东高位减持套现-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股价8天涨170%,上能电气二次停牌核查,涉嫌配合股东高位减持套现

2021-08-11 21:11:27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见习记者 胡安墉

8月10日,上能电气再度因股价异常波动,于8月11日停牌核查。停牌前一日报收174.00元/股,涨幅12.15%,总市值229.68亿元。

股价一路狂奔

涉嫌配合股东高位减持

上能电气8月10日晚间公告显示,因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司决定自8月11日开市起停牌核查,披露核查公告后复牌。而在8月2日,上能电气同样因股票交易出现异常波动及严重波动停牌核查,并于8月9日复牌。

回顾上能电气的股价,可谓诡谲。7月21日到第一次停牌前的7月30日,仅8个交易日,上能电气股价从47.83元/股,飙升至129.29元/股,涨幅达170.31%。8月9日复牌当天,上能电气再度20%封涨停,第二日仍大涨12.15%。

值得一提的是,在7月21日股价暴涨的前两天,即7月19日,上能电气发布了《关于w66利来部分董监高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告称,公司首发股票前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段育鹤、陈敢峰,公司首发股票前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李建飞,公司首发股票前股东、监事赵龙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合计约7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32%。

董监高减持计划一出,股价就猛涨,这是怎样的巧合?该消息随即引发深交所关注。在7月29日下达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上能电气就股东减持预披露公告,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和互动易答复影响股票交易、拉抬股价以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上市后业绩变脸

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上能电气在业绩上却面露难色。

财报数据显示,上能电气上市前6年的营收及利润都在持续增长,转折点则发生在上市之后。上能电气于2020年4月挂牌上市,当年实现营收10.04亿元,同比增长8.82%;而归母净利润则为7745.36万元,同比下降7.62%。

记者注意到,虽然利润减少,公司却提出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元(含税),每10股转增8股的高转送方案,并在6月30日正式实施。

针对利润下滑,上能电气表示,主要原因系报告期主营业务毛利率有所下滑,公司加大研发费用投入,以及受美元汇率下跌的影响,汇兑损失较大。

进入2021年,上能电气仍未摆脱增收不增利的困局。根据2021年一季报,公司营收达1.60亿元,同比上涨51.54%;归母净利润为1556.77万元,同比减少17.33%。

记者就上能电气经营情况进行采访,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称,为配合深交所开展核查,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储能业务占比低

不可置否的是,上能电气之所以在二级市场上备受青睐,离不开储能市场带来的“东风”。

上能电气利来手机娱乐官网显示,深耕电力电子电能变换和控制领域,为用户提供光伏并网逆变、光伏电站运维、光伏电站开发、电能质量控制、储能双向变流等产品和利来娱乐的解决方案。业务覆盖发电、供配电、用电全系统,是相关行业领先的设备制造商和利来娱乐的解决方案提供者。

7月23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印发的《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5年,实现新型储能从商业化初期向规模化发展转变;到2030年,实现新型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有部分媒体将上能电气列为相关受益对象。

8月10日,两部委发布《关于鼓励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自建或购买调峰能力增加并网规模的通知》,储能市场再度迎来利好。

除政策段以外,上能电气也在向外释放信号。7月以来,公司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公司组串式逆变器产品“具备业界最高标准的组串i-v扫描与智能诊断功能,体现了公司在光伏逆变器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先优势”“实现了光伏电站最佳发电量和最优容配比设计”“可以用于整县推进中的分布式光伏项目”。

对此,7月29日的关注函要求上能电气,补充说明公司组串式逆变器的关键性能指标,并结合行业技术现状说明互动易相关表述是否准确,是否经过详实的论证,“最高标准”“全球领先”“最佳”“最优”等表述的对比口径和数据来源。

上能电气后续回复称,“最高标准”是指公司相关产品通过测试,属于该规范认定的最高等级;“全球领先”是指依据上述规范标准,该产品具有“全球领先”性;“最佳”是指实现发电量最大化的设计理念;“最优”是指该款250kw组串式逆变器产品可适配多种电池组件,实现电站最优容配比设计。

需要指出的是,上能电气表示,以上描述单指公司250kw组串式逆变器的相关性能指标,公司其他种类产品并无此特定性能。

记者检索年报发现,2020年度、2021年一季度,上能电气储能相关产品收入分别为6014.57万元、1146.2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为5.99%、7.16%。

上能电气表示,目前储能行业的商业模式尚未完全清晰,仍处于探索期;且储能暂不具备经济性,政策的具体实施细则和执行方案有待明确,对光伏和储能市场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