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级机构的需提质增效-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信用评级机构的需提质增效

2021-08-13 16:01:24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张锐

一份评级报告,可以让一只债券一飞冲天成为投资宠儿,也可以使一只债券一落千丈沦为市场敝屣。信用评级机构在不少人眼中似乎有着一言九鼎的超级魔力。但万物须有道,是事皆有准。中国人民银行日前会同证监会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健康发展的通知》(下称“通知”),从加强评级方法体系建设、完善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机制等方面对信用评级机构提出了明确要求。此举意味着我国信用评级将进入更加透明、更加规范与更具竞争力的发展轨道。

国内目前存续的公司信用类债券公开发行主体共计3863家,至去年底,共发行信用债16709只,发行规模超17万亿元,发债品种分布于银行间债券市场与证券市场,而在接受了信用评级的发债主体和债券阵容中,有近86%的企业主体获得了aa级(含)以上评级,有多达62%以上的债券获得了aaa级信用评级,同时获评aa级(含)以上的债券比例高达97%。对比之下,美国、日本等发达债券市场aaa级别发债主体占比不超过5%,aaa级债券占比低至0.9%。而根据标普对1200家中国资产规模最大发债企业潜在主体信用质量分布的统计,bbb级企业数量最多,aaa级占比极少。

显然,无论是针对发债主体还是债券客体,国内评级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虚高”现象,而既存“虚高”就完全可以说明评级结果的高低并不能真实反映出债券与企业的风险,债券收益率下降或者违约率上升就成为了一个大概率的事情。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aa 级信用债的债券违约率为9.8%,2019年升至25.85%,2020年更是高达48%,其中令市场强烈关注的华晨和永煤两家信用债在违约之前的信用级别还均为aaa级,而违约发生后,信用评级机构对两大债券又断崖式调降至bb级。由此可以看出,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结论不仅缺乏前瞻性与准确性,而且往往扮演“马后炮”角色,其落井下石的力量令不少企业雪上加霜,并进一步放大了相关债券的违约风险。

无疑,债评结果“虚高”以及由此造成的评级风险揭露欠缺与我国评级的制度环境有些许关系,比如国内监管对信用债发行主体资质要求较高,一般评级低于aa的债券无法发行,但同时要看到,评级机构的评级方法不科学以及主观随意性大却是不可忽视的事实,为此,通知坚持问题导向和结果导向,要求评级机构立足于提升信用评级质量,通过构建以违约率为核心的评级质量验证机制,建立能够实现合理区分度的评级方法体系,强化评级结果的区分度、准确性与前瞻性,同时对于一次性调整信用评级超过三个子级(含)的,通知要求信用评级机构应当立即启动全面的回溯检验,对评级方法模型和评级结果的一致性、准确性和稳定性等进行核查和评估,并公布核查结果及处理措施,由此推动评级结果的可验证性和可预测性。

其实,评级方法都是人设计出来,因此为更充分地体现科学合理与客观全面的原则,通知特别强调评级方法的设计必须坚持定量和定性分析的有机结合,且信用评级机构须每年对评级方法模型及代表性企业进行检验测试,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创新评级技术,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应用于信用风险分析。目前来看,虽然各评级机构评估方法的逻辑略有不同,但所考察的指标要素大体相同,都包含宏观环境、行业前景、企业竞争地位、业务状况、盈利能力、财务风险等,而且在个体初始评级的基础上加入了外部支持因素的影响。与国际评级机构相比,国内评级机构更多看重政府支持等外部因素,因此往往容易产生“国企信仰”,对应给出的评级就相当高,但其实里面夹杂着的是许多主管意判。去除更多人为的因素,按照通知的精神,必须将财务杠杆、资本结构、流动性风险等数量指标予以重点强化。

当然,为使评级更具客观性、公正性与权威性,增强更定量化指标的同时,还应尽可减少意见领袖(其中包括评级机构领导人)对集体智慧的干扰。为此,通知要求信用评级机构完善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机制。一方面,评级机构应当引入独立董事保障监督机制,同时健全信用评审委员会制度,并保障信用评审委员会的独立性;另一方面,评级机构应当强化防火墙机制,完善并严格落实隔离、回避、分析师轮换、离职人员追溯等制度,有效识别、防范和消除利益冲突,确保评级作业部门与市场部门之间、评级业务与非评级业务之间的隔离。

增大外部市场力量对评级机构的有效约束是通知突出的又一原则导向。一方面,基于促进信用评级行业公平竞争,通知鼓励发行人选择两家及以上信用评级机构开展评级业务,同时提倡扩大投资者付费评级适用范围,发挥双评级、多评级以及不同模式评级的交叉验证作用。总体来看,这种多维评级模式的构建将推动评级机构的竞争重心从级别竞争转向评级质量竞争和投资人服务竞争,有助于进一步发挥信用评级在风险揭示和风险定价等方面的作用。另一方面,通知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境外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债券市场开展业务。截至目前,全球著名三大评级机构中已有惠誉国际和标准普尔进入中国信用评级市场,穆迪投资很可能将在政策激励之下加快开拓中国评级业务的步伐,而这样的格局显然有利于倒逼国内本土评级机构提升评级质量与能效,并有利于促进整个评级行业的优胜劣汰。

市场化是国际评级行业的共同趋势,这一趋势提示发行人与投资人应当摆脱对信用评级的迷信和“唯一正确”的认知观。按照通知的表述,“发行人、增信机构、中介机构拒不配合,导致评级作业无法继续独立、客观、公正开展的,信用评级机构应当及时暂停或终止评级,并对外披露”,这样的规定意味着信用债的评级已经不再是强制性要求,评级主导权交给了市场,以此为基础,通知倡导投资者完善内部评级等风险控制体系建设,增强风险防范意识,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合理使用信用评级结果。另外,伴随着信用评级强制性的取消,通知指出将择机适时调整监管政策关于各类资金可投资债券的级别门槛。因此,如果不出意外,债券发行aa级的门槛将在不久取消,且债券质押比例与债券级别对应的相关规定也会做出对应调整,aa级以下信用级别的企业发行债券将迎来机会,长期以来国内债券市场唯有aa以上信用评级的“优质”生态将被改写。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声誉是信用评级行业最重要的资本,有效的声誉机制既可杨善,也能除恶。虽然国内评级市场比国外要晚,但本土信用评级机构已经多达15家,如果再加上三大国际评级商,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而强大的压力之下,不排除少数评级机构为扩大市场份额而不惜采用级别竞争、价格竞争、作业时间竞争等恶性竞争手段来赢得客户,甚至可能出现评级机构与发行企业之间“合谋”欺诈投资人与误导扰乱市场的恶果。对此,通知鼓励信用评级机构开展主动评级并披露评级结果,同时,要求行业自律组织定期组织开展市场化评价评估,并加大对评价评估情况的披露以及相关结果的运用,以达到为优质评级机构增加声誉租金和对劣质评级机构减少声誉租金的目的。当然,道德力量由于缺乏强制性而很难形成立竿见影的干预与引导效果,为此通知提出加强监管部门间的联动机制,逐步统一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准入要求以及信用评级机构业务标准,并对存在级别竞争、买卖评级、输送或接受不正当利益、蓄意干扰评级独立性等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的信用评级机构及有关责任人员给予严厉的经济处罚与法规制裁。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