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可能将比特币法币化的国家?-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还有多少可能将比特币法币化的国家?

2021-09-12 18:22:16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张 锐

萨尔瓦多国会高票通过的《比特币法》于9月7日正式生效,萨尔瓦多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流通的主权国家。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均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释放出警惕与高压态度的背景下,萨尔瓦多则敞开怀抱热拥比特币并为其合法化鸣锣开道,其特立独行的背后无疑有着引人关注的客观逻辑,而且许多现象表明,萨尔瓦多一定不是唯一一个将比特币法币化的国家。

从经济到政治再到军事,任何一国的运行生态都必然打上首脑人物,尤其是强势领袖思维范式的烙印以及行事风格的标记。对于萨尔瓦多来说,比特币能够赢得一国法币的尊贵地位首先应当是该国总统纳伊布·布克尔行为做派的成就。追踪发现,今年39岁的布克尔在青年时期怀揣社会理想加入了前左翼游击队政党,无奈因政治野心过于张扬被驱逐出党,从此布克尔便与传统政党划出界线并彻底决裂,且自立门户成立了奉行民粹主义理念的“新思想”党。34岁时,布克尔便走上了圣萨尔瓦多市(萨尔瓦多首都)市长的位置,四年之后摘取王冠,成为萨尔瓦多史上第一位不是来自两大主要政党的总统。也许是政坛之路太顺利,喜欢歪戴橄榄球帽的布克尔十分自恋,不仅自封为 “人民的救星”,还自诩为“地球上最时髦和最英俊的总统”。

“新思想”党在萨尔瓦多国会中拥有绝对多数席位,这使布克尔的任何个人提案都有可能一路绿灯,而即便是国会偶有歧义或稍有怠慢,布克尔也会毫不留情地踢开障碍。为了给警察更新装备,布克尔向国会提出了数额为1.09亿美元的紧急拨款请求,国会觉得有些不妥,布克尔一声令下,一支荷枪实弹的士兵闯进国会室,心惊胆颤的议员们只得惟命是从。前不久,国会讨论中央银行委员会人选,私营部门游说团体本可拥有在7人委员中提名2位央行董事会成员的权力,但布克尔硬是不认同,最终这一传统的人事任命方式胎死腹中。不难想象,作为一名虚拟货币的狂热爱好者,布克尔想让国会为比特币穿上法衣,安有不应与流产之虞?

当然,布克尔并不是没有理智的一介莽夫。在新冠肺炎肆虐之下,西半球许多国家百姓提心吊胆时,但萨尔瓦多的民众却安然无恙,原因就是布克尔及时宣布封国闭城与全民居家隔离,同时向贫民窟免费发放大量食物补给。有意思的是,期间有黑帮团伙成员与布克尔的封禁政策长反调,但最终不是锒铛入狱,就是家产被抄。因此,尽管去年萨尔瓦多经济遭遇4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崩盘,公债激增至国内生产总值的90%,财政赤字占比超过10%,同时还有190万人陷入贫困,贫困率攀升至30%,但布克尔的民众支持率却不降反升,并一路走高至80%的历史峰值。有了这样的民意基础,当布克尔同样高举民粹主义大旗为比特币的合法化站台时,怎有异类与反对之声?

分析发现,萨尔瓦多是一个以现金交易为主导的经济体,大约7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或信用卡,也就是说无法享受到银行服务。不过,萨尔瓦多的手机普及率却高达146%。因此如果能让他们通过手机终端学会运用比特币点对点式的转账交易,就可弥补无法企及银行零售服务的缺陷,同时大大提高金融的普惠程度。另一方面,萨尔瓦多以农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出口乏善可陈,经济严重依赖移民汇款,每年有超过200万的萨尔瓦多人往国内汇款,侨汇收入60多亿美元,约占萨尔瓦多国内生产总值的20%以上。对于这些国际转账,现有服务不仅会收取10%或更多费用,而且传递速度慢,有时需要数天才能到达。但如果改用比特币,既能体验到快捷便利的服务,更可省掉高昂的中介费成本。按照布克尔的计算,使用比特币每年可以为萨尔瓦多人节省4亿美元的交易费用。

目前来看,对于民众选择与使用比特币,萨尔瓦多给予了非常足够的空间。萨尔瓦多90%以上的交易使用美元,虽有自己创设的法定货币科郎,但一直“沉睡不醒”,因此,比特币成为法币流通后,便可与美元自由兑换,汇率由市场自由确定。不仅如此,对于民众来说,既可以用比特币缴费交税,也能用比特币购买支付和清偿债务,而且提倡所有组织与个人用比特币对商品与服务计价,并不得拒绝任何消费者的比特币使用购买。鉴于比特币交易相对于现金来说较为复杂且昂贵,考虑到部分民众无法使用比特币交易,萨尔瓦多允许无法进行比特币交易的民众可以不接受比特币支付,同时技术上无法接收电子货币的商家也不受法律约束。

为了推广使用比特币及其交易,萨尔瓦多不仅明确不会对比特币交易征收资本利得税,还决定通过萨尔瓦多发展银行成立运行一个持有1.5亿美元比特币的信托基金以抵消比特币的波动,确保商户不用承担不必要的风险。另外,萨尔瓦多还对外公布,拥有3个比特币就可以成为萨尔瓦多的公民。按照布克尔自己的测算,比特币的总量为2100万,如果萨尔瓦多人均持有一枚比特币,等于就是有670万个比特币为萨尔瓦多所有,且只要比特币流通价值的1%流入萨尔瓦多,那么经济就可增长25%。

为比特币的交易运行配备必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已经在萨尔瓦多落地见效。按照最新数据,目前比特币网络处理交易量一天约为18万笔,即便是比特币全网只给萨尔瓦多一个国家使用,还不够萨尔瓦多人平均每个月发送一笔交易。对于法定货币而言,这样的容量与效率显然难以承受。对此,萨尔瓦多已在全国安装了200台具有chivo数字钱包功能的比特币自动取款机,该钱包预装了价值30美元的货币,以供用萨尔瓦多国民身份证号码注册的用户使用,同时该设备允许将加密货币兑换成美元并在没有佣金的情况下提取。

萨尔瓦多将比特币法币化的行为无疑引起了全球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警示性指出,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决定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风险和监管挑战。不过,在imf发出唱空言论的同时,也出现了不少对萨尔瓦多做法的追随者。萨尔瓦多《比特币法》通过以来,一些中美洲与南美洲国家纷纷站出来亮明自己对比特币的官方态度,其中古巴拟将使用加密货币交易合法化,而巴拿马和乌拉圭等国的立法者也提出了类似的立法条例。

稍稍分析可以发现,站到萨尔瓦多“朋友圈”里的国家基本上具有以下共性:一方面,这些国家的经济体量不大,经济增长的内生动能较弱,对外部市场尤其是对欧美市场依赖性较强。特别是不少国家并没有自己的独立货币,或者自身法定货币稳定性与普及性较差,由此不得不选择美元作为本国法定货币。但这些国家也失去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政府调控经济的能力显著边缘化。虽然说如同萨尔瓦多那样选择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并不是为了“去美元”,但如果通过数字货币的应用能让本国经济独立性增强,也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另一方面,诸如萨尔瓦多之类的经济体并没有中国以及欧美国家那样强大的金融科技,只能借助虚拟货币的力量来完成法定数字货币的布局,甚至在比特币被许多大国所“封堵”的背景下,不少弱小国家还想趁机“拣货”,以快捷地获取自身短缺的外部金融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萨尔瓦多以及更多国家将比特币升级为法定货币,其中可能带有金融博弈的成分。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