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灵活用工社会保障问题需以务实态度分步走-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解决灵活用工社会保障问题需以务实态度分步走

2021-09-23 15:20:05 来源: 作者:​宋金波

9月17日,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外卖平台用工模式法律研究报告》,报告披露了外卖骑手在复杂用工模式下维权难、缺保障的问题。

对此,9月以来,包括美团和饿了么等在内的外卖平台,针对骑手劳动关系及社会保障问题作出两项举措:一是禁止配送合作商诱导强迫骑手转个体户以规避用工责任,二是积极对接筹备骑手职业伤害保障计划的试点工作。

这两项举措,一是对既有用工模式中存在的重点问题加以纠正,是为“破旧”;一是对骑手最为关切的保障需求提供支持,是为“立新”。

应该说,“一破一立”之间,相关平台表现出了诚意与务实的态度。

“平台 骑手”新型用工模式受到公众舆论关注,社会各方应该着眼于寻找解决问题的可行路径。灵活用工社会保障问题是改革的一部分,社会各界也应形成合力,支持逐步推进改革,以务实的“分步走”。

为什么解决灵活用工社会保障问题需要“分步走”?“务实态度”何以重要?

7月16日,人社部等八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值得注意的是,在现行劳动法律框架上,该《指导意见》首次引入了“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表述。

中国劳动法律框架向“劳动三分法”转型,这也成为新一轮平台用工劳动关系调整的重要节点。

在原有的“劳动二分法”框架下,实现劳动保障只能首先认定劳动关系,但这种形式已经不符合相关灵活就业人员的劳动形态,也不利于平台的健康发展。从各国的管理经验来看,对劳动关系简单实行“一刀切”,在有些情况下,甚至会导致部分平台退出当地市场,相关灵活就业人员失去劳动机会。

所以引入“劳动三分法”概念的初心并不是单向针对劳动关系中的某一方,而是从一开始就指向“双赢”“多赢”,指向“解决问题”的。

不过,引入“劳动三分法”的概念更近于原则表态,于平台骑手,是重申了会提供基本的保障底线,于平台,也预留了在传统劳动关系之外寻求创新的空间。在缺乏细则的前提下,对骑手身份的明确分类,仍然无先例可循,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因此,引入“劳动三分法”的概念只是一个开始,远非一个可以全盘解决问题的方案落地,围绕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法律和制度建设更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这个角度,此前各平台的各种“复杂用工模式”,其实也不妨视为探索与创新的一个阶段,无需也不应该简单否定。

首先要看到,社会对平台与骑手劳动关系的特殊性、新颖性,一直是存在共识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阎天曾表示:“在实践中,大部分骑手相对于平台的从属性既强于民事关系,又与传统的劳动关系不可同日而语。否认这种客观的差异,将法律的保护一律拉平,就违背了‘从属性越强则保护越充分’的法理,更脱离了平台与骑手双方的需求。”

在这个前提下,不同平台企业势必在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同时,尽可能选择成本较低、最容易走通的操作路径。最终决定平台企业与骑手劳动关系复杂度的,不是企业本身的选择,而是社会基本法律架构、社会结构乃至文化心理的复杂性。

比如很多平台企业都遇到过,灵活就业人群对缴纳社保的意愿不一,部分劳动者的初衷只是在短期内赚点钱,而缴纳社保则会一定程度影响其收入水平。另外一方面,灵活就业人群的流动性也较大,各大城市间的社保迁入迁出流程繁琐,如果在迁入迁出过程中导致社保断缴还可能导致医保账户封存,进一步影响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

对此,今年8月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劳动关系司司长聂生奎也表示:“从目前情况看,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大部分是灵活就业人员,在参保问题上,存在部分人员不愿参、参不起,个别超大城市未放开外省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参保限制,有的地方参保不便捷等问题。”

所以,平台与骑手的“复杂劳动关系”,不应该约化为“资本逐利无底线”的刻板印象,更不宜归结为“千万外卖骑手,不仅困在系统里,也困在用工关系里”的情绪化结论。这对真正解决问题并无助益。平台与骑手的劳动关系,既受限于户籍政策改革,也受制于全国社会保障体系的推进。很多问题,看起来是改革的“新问题”,实质是改革深水区“老问题”的结果。在这个意义上说,平台企业不是制造麻烦和问题的一方,恰恰与骑手一样,也是承受问题困扰的一方。

正因如此,仅仅从平台的角度“禁止配送合作商诱导强迫骑手转个体户以规避用工责任”,只是条件反射式的回应。既有的那些限制因素如果仍然存在,骑手不转个体户,未来理想的可替代用工模式又可以是什么?能肯定的一点是,与传统的劳动关系相比,即便找到“理想的可替代用工模式”,必然仍会表现出陌生感与复杂性。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探索和创新可以更透明、开放,劳动者参与博弈的组织支持可以更有操作性,特别是,相关法律、法规与规则与时俱进的修订,可望得到推进。

以此而论,解决灵活用工社会保障问题,注定无法一蹴而就,也必然需要以务实的态度分步走,首先解决劳动者最关切的燃眉之急。

由于以诉讼方式保护劳动者权益难免具有滞后性,外卖骑手的生命健康权受损后很难及时得到救济。工伤保险采取无过错赔付原则,能够及时提供救济,但传统的工伤保险以劳动关系为基础,灵活用工模式下的外卖骑手不属于保障对象。

无论是今年7月人社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还是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发布的《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都强调了“职业伤害保障”。这充分表明职业伤害保障是现阶段骑手最需要最基本的保障。特别是劳动法律框架向“劳动三分法”转型后,相关平台企业在探索劳动关系新模式的同时,可以在政府指导下,积极对接筹备骑手职业伤害保障计划的试点工作,优先解决骑手最基本、最迫切的保障问题。

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建立健全职业伤害保障管理服务规范和运行机制,是平台改革用工政策、承担起更多用工主体责任的第一步。而走好这一步,不仅需要平台企业的务实与诚意,更离不开社会各界的理解与共同努力。(作者系财经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