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入cptpp势必溢出多重区域经济合作红利-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中国加入cptpp势必溢出多重区域经济合作红利

2021-09-26 08:43:17 来源: 作者:张锐

出乎国际社会的意料,中国在日前正式提交了加入“全面与进步跨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申请,而且不同于以往在区域贸易协定(fta)上常常作为受邀者身份出现,中国这次则表现出了非常鲜明的主动姿态,其积极走进cptpp的行动,既有择机而动和顺势而为的战略与策略安排,更显结交四海与有容乃大的开放心胸,而作为全球排名第三的区域贸易协定,cpttp也会因中国的加入而释放出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更强大气场。

除了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最近几年甚嚣尘上,世界贸易组织上诉与仲裁机制也因个别国家的干扰而持续停摆,全球更多国家因此走上了寻求达成区域贸易协定的道路。特别是相对于双边fta而言,多边fta由于市场辐射空间广、商业增值潜力大而更是受到了许多国家的青睐,甚至可以说多边fta已然成为了区域经济合作的主流,如除了cptpp外,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美加墨自贸协定(usmca)以及非洲自贸区(afcfta)等,无不是多边fta的最新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在推动rcep谈判成功落地之后寻求加入cptpp,完全可以视作是遵循与契合国际区域经济合作潮流的明智之举。

具体到中国的fta结构,在目前对外签署的17个自贸协定中,除了rcep外,其余都是双边fta,因此,若能成功加入cptpp,至少可以弥补中国自贸协定版图中的不足与“短板”,同时也让“朋友圈”的成色更为靓丽,并由此收获到摸的着、看得见的贸易与投资便利化成果。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结论,在不同情景下,中国加入cptpp对于gdp增长的拉动达到0.74%-2.27%,出口增长4.69%-10.25%,而按照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判断,如果中国加入cptpp,到2030年本国国民收入有望增加2980亿美元。

进一步分析不难发现,cptpp带给中国更有影响的红利应当是获得了市场化改革的外部赋能。作为融入国际经济体系尤其是全球价值链体系的积极举动,中国政府近年来在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取消外商投资审批制以及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等方面不断踩大“油门”,但对外开放不能满足于自我设计与自我陶醉,还必须借助外部更加灵活、更为丰饶的市场力量,而且中国政府也提出了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政策格局。对此,我们必须承认,作为目前世界上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cptpp无论是在竞争政策、知识产权,还是在环境保护、劳工规定以及国有企业与监管等方面都表现出了值得参考的标准,而中国以积极姿态申请加入其中,等于就是一次主动性对标,期望看到的效果就是通过高水平对外开放来倒逼国内市场化变革的纵深推进,代表的则是中国更为开放的制度安排。

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中国的核心政策与重要战略诉求,其中经济结构与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乃其中主要旋律,而扫描rcep成员国,其中大多数为发达经济体,中国若能参与其中,不仅可以发现产业匹配与共振的新轨道,同时也可在实践中寻求和捕捉到与大家庭成员产业对接的新机遇,从而在不断打通产业链的堵点和断点的同时实现产业结构朝着中高端部位的迁移,未来中国的服务业、高科技产业和数字经济将外挂着cptpp的作用力展现出更为多彩的姿容与更为活跃的市场拓展力。

但理论与实践皆表明,任何形式的fta所产生的红利都是双边与多边的。相对于26万亿美元的rcep与21.1万亿美元的usmca而言,目前由11个成员国组成的cptpp只有3.5万亿美元的gdp规模,体量上显然不足,但如果有了中国加入,cptpp的gdp将迅速扩大至25万多亿美元,相应地占全球经济总量之比也从13%蹿升到30%,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的多边fta。不仅如此,cptpp成员国还可与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全球消费第一大市场以及全球服务贸易第二大国发生深度关联,并获取更加广阔的商业机遇,对此,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加入cptpp,有望让cptpp其他成员到2030年增收6320亿美元。

当然,cptpp成立的目的也并不完全是要在外延体量上绝对充当全球fta的旗手,而即便如此,中国加入cptpp所产生的内涵性意义也不可否定。新冠肺炎的暴发与蔓延打断了全球的产业链与供应链,也使各国对产业链的自主与自控程度重要性的认识达到空前高度,但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国际分工日益细化,任何一国其实绝对不可能实现对产业链与供应链的全程自主化,而是必须依赖于其他w66利来的合作伙伴的协同。就中国而言,目前已成为全球制造业高、中、低三个产业链较为完整布局的主要经济体,同时占据了国际产业链贸易的主导部分中间产品贸易1/3的份额,这种结构生态在让cptpp成员国获取巨大终端市场的同时,还能提升产业链的延伸性与安全化程度,从而激活与壮大域内产业内贸易和产业间贸易竞争优势,cptpp也将成为名至实归的自由贸易协定。

其实,cptpp的红利肯定还会“出圈”,一个值得想象的目标是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因此而变得愈发清晰。目前rcep即将铿锵落地,与cptpp一起构成了牵引亚太经济一体化的两条轨道。一方面,rcep与cptpp成员国里有包括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和越南等七国具有双重身份,二者间因升级整合所必经的谈判难度不是很大;另一方面,rcep的贸易规则与cptpp存在着许多重叠,而即便是在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以及政府采购等标准要求方面前者要低于后者,但也并不是没有趋同的可能。而更为重要的是,apec成员国六年前就已经集体勾勒出了ftaap北京路线图,并且除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美国外,apec成员不是rcep就是cptpp的成员,ftaap的群众基础非常宽泛。不难想象,对于cpttp而言,有了中国的加入,其在推进ftaap进程中的桥头堡作用将更加强大与稳固,也会让亚太经济一体化目标更早地化为现实。

然而,尽管中国的加入可以让cpttp的双赢与互惠影响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技术上观察,除日本、加拿大与墨西哥外,中国已与cptpp其他成员国都签署了双边或者多边fta,加入cptpp所需要展开的一对一谈判其实并不复杂;同时,按照统一标准要求,中国也不会另搞一套,自我该调整与升级的规则只需按部就班即可。因此总体而言,中国加入cptpp的难度应当说并不大。不过,由于cptpp历史背景的诡异性以及成员国利益纠葛的多样性,注定了中国面对cptpp从敲门到进门的过程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连贯之事。

cptpp前身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者由美国主导,重要战略指向之一就是“遏制中国”,只是后来因特朗普的“退群”而让日本获得了充当“群主”的机会。相对于tpp赤裸裸地地缘政治目的而言,cptpp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表达出孤立甚至拒绝中国之意,而且拜登政府也最新表态不会加入cptpp,但并不等于美国不会在幕后操盘,并通过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即将于2022年加入cpttp的英国之手对中国横加阻挠与设障,更何况上述四国与中国之间存在着不是政治上的隔阂就是贸易上摩擦,抑或是历史上的恩怨,本身就潜藏着不满或者报复中国的动机,至于其他成员国,不少也是骑墙角色,意志不坚定者也大有人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最终要一一拿下谈判对手真的不易。

最后不得不强调的是,其实对于中国而言,主动提出加入cpttp的申请,就存在着被接纳的可能,而如果一味地消极等待,就一定是永远徘徊在cpttp之外的残酷结果。对此中国选择了前者,想必也一定做好了漫漫求索的心理准备,同时锚定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未来目标。因此我们相信,以充分的耐心、坚定的信心和足够的诚心,中国也一定能在漫长的时间消磨中换来阔步走进cpttp的丰沛空间。(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