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入cptpp要跨多少坎?-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中国加入cptpp要跨多少坎?

2021-10-01 12:01:16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张 锐

cptpp(全面与进步跨伙伴关系协定)组局成功两年后,中国正式申请加入。不过,因cpttp历史背景因素的发酵以及成员国与中国存在复杂的利益纠葛,而且申请cpttp的新成员国必须与每一个老成员国展开一对一的谈判并且最后投票获得一致性通过方算有效,中国通向cpttp的道路不会那么平坦。

首先是美国的背后操盘与阻挠。cptpp的前身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者由美国主导,乃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重要支点,并兼顾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但是,多边主义机制的tpp与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完全相反,因此特朗普上台首日就将tpp“冷冻”了起来,随后日本充当“群主”,继续聚拢11个成员国,最终生成了cptpp。对于是否重返cptpp,拜登的最新表态是“并不急于”,但如果中国要申请加入cptpp,美国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目前拜登正在试图搞一个包含印度、日本在内的亚太联盟网络,趁着中国加入cptpp还未实锤,美国会鼓动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铁杆盟友故意对中国设障,而且在针对中国这一目标上,这些国家也很快会与美国取得一致,从而令中国对cptpp从申请转入谈判的过程极其不顺。

其次是主要成员国的作祟与刁难。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作为发达经济体,在cptpp中占有较大的话语权,加之即将于2022加入的英国,这些国家不是与中国存在历史上的恩怨,就是有政治上的隔阂,抑或是贸易上的摩擦与外交上的争端,要想让其对中国加入cptpp松口放行定然不易,尤其是日本,作为cpttp的主导国,因为中国的加入,无论在国家经济体量影响上还是在身份标签上都可能黯然失色,也正是如此,针对中国提出的加入cpttp申请,日本率先跳出来“找茬”,多位日本官员对“中国是否满足规则”提出公开质疑。同样,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也搬出了中国对其商品出口制裁一事,表示中国并不适合加入cptpp。看得出,虽然cptpp并没有如同tpp那样十分露骨的“地缘政治目标”,但在防止中国影响力蔓延以及阻挠中国进入cpttp的节奏上,主要成员国却可以做到步伐上的完全协同。

再次是次成员国的骑墙与摇摆。cptpp的11个成员国中,目前除了新加坡对中国的申请给予了明确的支持外,墨西哥、马来西亚、越南、文莱以及新西兰都还没有亮明态度,而且除墨西哥外,中国与其他国家还签有双边自贸协定,应该说谈判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只是这些国家在涉及到中美、中日以及中英等问题时,更多地会表示出骑墙姿态,或者说很大程度在姿态上会疏离中国。同时一个可以理解的行为选择是,这些cpttp的次成员国为了表示出对组织团结的支持,有时又的确不得不考虑遵从核心成员的立场,因此,在对中国加入cptpp的问题上,表面上看他们是骑墙,但背地里又会与核心成员国走向趋同,由此也决定中国最终敲开cpttp大门将变得波云诡谲。

最后是规则调适的艰难与曲折。必须承认,cptpp是当今世界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尤其是对照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以及政府采购等相关标尺,中国也的确存在需要提升的空间。虽然中国提出加入cptpp可以看做是其主动地寻求对标,但并不等于中国可以做出毫无原则的退让或者立场改变,由此决定了中国与任何一个cptpp成员国的谈判必会经历无数个回合,实际过程也就会拉得相当漫长。另外,即便是与成员国的谈判尘埃落定,中国也还要按照承诺与要求对国内的相关法律与贸易规则作出修订与完善,仅这一工作也需要足够的时间。这样,能够在2030年前以正式成员出现在cptpp的阵营中,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一个十分乐观的目标。

五湖寄迹陶公业,四海交游晏子风。作为一个跨太平洋的自由贸易协定,cptpp在地理空间上的广延性自然让人想起其性质上的包容性,而且cptpp也从来没有宣布过对任一国家关起门窗,开放兼容应当是其推崇的行事准则。与此相对应,对于中国来说,虽然距离成为cptpp成员国的路程相当遥远,但坚定的决心、足够的真心与持久的耐心也一定会迎来光明的结果。(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