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泰神前三季度连续亏损,创新药前途未卜-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舒泰神前三季度连续亏损,创新药前途未卜

2021-10-13 15:29:30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见习记者 胡鑫宇

10月12日,舒泰神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公告。公告显示,舒泰神前三季度营收达到1.53亿元,同比增加18.02%;归股净利润为-6599.97万元,同比下降183.87%;扣非净利润为-6673.94万元,同比下降183.74%。

或受此消息影响,截至10月13日收盘,舒泰神报收11.73元/股,跌幅达到1.59%,而前一交易日其股价也大幅下挫。

核心产品接连受挫

(简称,舒泰神),是一家以研发、生产和销售生物制品为主的制药企业,其前身是成立于2002年8月的舒泰神(北京)药业有限公司。其主要产品是自主研制开发的国家ⅰ类新药—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苏肽生”和国内唯一具有清肠和便秘两个适应症的清肠便秘类药物—聚乙二醇电解质散剂“舒泰清”。此外,还生产阿司匹林肠溶片、格列奇特片和萘丁美酮胶囊等三种药品。

2019年,鼠神经生长因子被调出国家医保目录。当年,舒泰神的鼠神经生长因子销售额同比下滑37.22%。除了舒泰神,丽珠集团、海特生物、未名医药也未能幸免,当年三家企业的鼠神经生长因子销售额也分别同比下滑17.83%、27.79%、23.67%。2020年,舒泰神的鼠神经生长因子销售额再度下滑,比例高达60.75%。

舒泰神由此业绩开始由盈转亏。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舒泰神的营收分别为8.06亿、6.61亿、4.25亿,分别同比下降41.92%、17.94%、35.72%;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2729.94万元、-1.33亿元,同比下降49.03%、79.64%、587.26%;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1363.89亿元、-1.44亿元,同比下降54.21%、88.62%、1158.09%。

(图源:wind金融)

除了鼠神经生长因子,苏肽生也曾经作为舒泰神的重要产品,为其贡献了不少的业绩。公开资料显示,苏肽生于2006年获批上市销售,是我国神经生长因子领域第一个国药准字号产品,适应症为具有促进神经损伤恢复的作用,用于治疗视神经损伤。目前舒肽生在国内的竞争对手有3家,分别为海特生物的金路捷、未名医药的恩经复和丽珠集团的丽康乐。

数据显示,2012年舒泰神的营业收入为5.56亿元,猛增170.22%,其中苏肽生贡献了4.99亿元。但随着市场进一步受限,2017年开始,苏肽生的销售收入开始下降。2017和2018年,苏肽生销售收入分别为11.59亿元、5.46亿元,同比下降6.45%、52.90%。

此外,舒泰神另一大核心产品舒泰清(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散(iv))属于化学药,为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药物。舒泰清是国内复方聚乙二醇散类产品中唯一具有两个适应症的产品,可用于便秘和肠道清洁。目前市场上舒泰清有3个主要竞争对手,包括恒康药业的恒康正清、万和制药的和爽和益普生的福静清。2019年,舒泰清销售收入为 3.2亿元,占整体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散市场的35.3%。

2020年疫情爆发以后,因为医院资源的调整、病患就诊意愿和现实条件的限制对公司另一核心产品舒泰清的销售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舒泰清营收为2.86亿元,同比下降9.62%,毛利率下降了2.52%。

但在2021年上半年,随着营销系统工作的有序开展,舒泰清与苏肽生开始“回春”。半年报数据显示,舒泰清营收同比增长68.79%,营收达到1.86亿元,营收占比为68.09%;苏肽生营收同比增长57.47%,实现营收0.85亿元,营收占比为31.12%。

但是,即便营收实现了增长,舒泰神的净利润还是停留在亏损状态未有盈利的迹象。在今年发布前三季报后,舒泰神的净利润已经达到了连续三季亏损的境况。

减持违规收到监管函

2021年上半年,舒泰神股东还在不断的进行股东减持。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月28日,舒泰神发布公告,其股东香塘同轩于2021年05月27日通减持 530万股舒泰神股份,占公司目前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13%,累计减持比例超过1%;6月2日,舒泰神股东香塘集团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939.30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2%;7月22日,舒泰神发布减持公告,其股东香塘集团累计减持667.31万股舒泰神股份,占公司目前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42%,累计减持比例超过1%;8月2日,舒泰神收到公司监事张洪山先生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张洪山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20.87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04%。

而在今年6月28日,香塘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香塘同轩科技、顾振其收到深交所监管函。监管函显示,2019年3月27日至2021年5月27日期间,香塘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香塘同轩科技、顾振其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主动减持股份比例为5.3%,因舒泰神回购股份被动增加持股比例为0.12%;因在合计持股比例累计每变动达到5%时,未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规定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及停止买卖舒泰神股票,违反了相关规定。

(图源:公告)

除此之外,去年7月,舒泰神还因为虚开增值税发票将近8000万被查处。资料显示,舒泰神在2016年至2018年间,实际取得已证实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共902张,价税合计约7962.7万元。以上发票涉及金额不得在企业所得税前扣除,应调增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应纳税所得额。对此,舒泰神表示,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属于行政处理的范畴,不属于行政处罚,公司接受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的税务处理决定,不申请行政复议。

创新药前途未卜 现金流持续为负

与此同时,舒泰神的创新药研发道路也是前途未卜。近年来随着国家药价谈判、医保目录调整、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政策的相继出台,部分药品的终端招标采购价格大幅下降,仿制药企业竞争日益激烈。

根据三季报最新数据,舒泰神在研项目有序推进至ind、临床试验等关键节点,2021年1-9月,累计研发投入2.41亿元,增长65.00%。

(图源:舒泰神三季报)

从数据来看,舒泰神在研发投入方面占比一直较大。2018年至2020年,其研发投入分别达到1.21亿元、1.61亿元、2.44亿元,2021年上半年更是达到了1.4亿元。

但是,创新药的研发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从研发至上市销售的整体流程耗时可长达10年或以上,成本高昂,且结果存在不确定性。

今年9月27日,舒泰神药品stsa-1002注射液取得新药临床试验通知书,该药品主要用于治疗重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开展临床试验也只是开端,后续还需要进行大量的实验研究工作。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舒泰神的经营性现金流从2020年中报开始,已经持续为负,而从2018年开始,舒泰神的经营性现金流就已经开始减少。2018年至2020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65亿元、4434.19万元、-1.15亿元,分别同比下降39.67%、73.14%、358.44%。根据最新三季报,舒泰神的经营性现金流已经达到-1.16亿元,同比下降44.49%。

(图源:wind金融)

记者就创新药目前的研发现状以及现金流等问题向企业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企业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