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净利润扭亏为盈,延安必康股东减持套现2.28亿元-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上半年净利润扭亏为盈,延安必康股东减持套现2.28亿元

2021-10-21 16:07:01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见习记者 胡鑫宇

10月20晚,延安必康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其股东阳光融汇总计减持2438.33万股,占总股本的1.59%,累计套现金额达到2.28亿元。此次减持后,阳光融汇持有延安必康股份为7661.41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99995%,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

截至今日收盘,延安必康报收14.60元/股,跌幅达1.68%。

上半年扭亏为盈

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延安必康)于2002年12月30日成立,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工业板块、医药商业板块、新能源新材料板块以及药物中间体板块四大类,主要产品包括7-adca、5,5-二甲基海因、苯甲醛、三氯吡啶醇钠、六氟磷酸锂、高强高模聚乙烯纤维均等。

2015年,延安必康借壳控股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九九久”)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后,就开始了其扩张之路。先后于2016年、2017年收购子公司江苏小营制药有限公司、必康润祥医药河北有限公司、必康百川医药(河南)有限公司等公司。

就业绩层面来说,2018年至2020年,延安必康营业总收入分别为84.47亿元、93.28亿元、69.53亿元,分别同比上升57.35%、10.43%、-25.53%;净利润分别为4.04亿元、4亿元、-10.71亿元,分别同比下降54.72%、1.01%、367.64%;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06亿元、2.46亿元、-9.96亿元,同比下降59.82%、19.89%、505.81%。

(图源:wind金融)

对于2020年延安必康净利润的直线式下滑,其在年报中表示,主要系公司医药板块受到行业政策影响,竞争加剧,行业利润被进一步压缩。

但在今年8月,延安必康子公司九九久开始发力六氟磷酸锂。

六氟磷酸锂为新能源产品,是锂离子电池电解液的核心原材料之一,锂离子电池在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产品和储能领域均有广泛应用。延安必康的六氟磷酸锂现有装置设计产能为5000吨/年,经节能挖潜和优化改造后,实际产能达到6400吨/年,位居行业前列。

据悉,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从去年7月的不足7万元/吨,飙升至当前超过45万元/吨,年度涨幅超6倍。2021年上半年,延安必康凭借六氟磷酸锂,其新能源收入达到6.69亿,同比上升480.58%,占营收比重为19.41%。

2021年上半年,延安必康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中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延安必康营收达到34.49亿元,同比下降1.64%;归股净利润为3.34亿元,同比上升161%;扣非净利润为2,25亿元,同比上升104.96%。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延安必康中报数据,其主营收入主要还是来源于医药商业,其营收为20.94亿元,占比达到60.72%。

(图源:wind金融)

负债居高不下 股价一路“高歌”

虽然上半年延安必康净利润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是资产负债依然不容小觑。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延安必康的负债合计分别达到110.27亿元、124.45亿元、104.31亿元。2021年上半年,延安必康负债达到104.48亿元,资产负债比达到52.88%。

(图源:wind金融)

为了解决负债问题,延安必康不是没有努力。

2020年12月9日,延安必康出售旗下子公司武汉五景药业100%股权。股权评估值为3.58亿元,最终交易对价为2.43亿元。

2020年12月8日,延安必康以26.17亿元的价格转让重要控股子公司九九久科技,其中74.24%股权转让给新宙邦,交易价格22.27亿元。13%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周新基,转让价3.9亿元。后因交易的实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经协商,与新宙邦的股权转让交易终止。

今年6月,因缺乏偿债能力,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新沂必康被申请破产重组。

虽然负面新闻缠身,但依旧挡不住其股价的一路飙升。

自从延安必康开始发力六氟磷酸锂后,其股价就开始了一路狂飙。今年2月5日左右,延安必康股价最低跌至3.71元/股,而到今年9月24日,其股价最高曾飙升至17.99元/股,之间涨幅达到217%。

(图源:东方财富网)

尤其是从今年8月以来,延安必康多次经历涨停,分别在8月6日、25日、27日和30日,4次涨停涨幅均超过10%。而在8月26日盘后,延安必康发布三季度预告,前三季度预计净利润约5.5-6亿元,同比增长42-46倍。公告发布第二日,延安必康当日涨停逾10%。

此外,在今年1月,延安必康由于未能如期兑付债券本金和相应利息等问题,收到了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出具的公告,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18必康01”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c。

记者就公司业务规划和负债等问题向企业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