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野蛮人”的经典传奇-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门口野蛮人”的经典传奇

2021-10-22 22:08:48 来源: 作者:​张锐

最是人间留不住,岁高年老须谢幕。全球最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kkr(科尔伯格·克拉维斯·罗伯茨)创始人78岁的亨利·克拉维斯和79岁的乔治·罗伯茨日前双双将公司最高管理权移交到了接任人手上,作为叱咤于全球资本市场的“pe双雄”,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创造与留下了太多值得记忆的经典画面。

克拉维斯和罗伯茨是表兄弟,俩人年龄仅两个月之差,从5岁开始直至后来的求学,二人经常住在一块,直到彼此结婚成家后才不得不分开。大学毕业后,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贝尔斯登公司,并在这里遇到他们的专门辅导老师罗姆·科尔伯格。不久,华尔街股市崩盘,面对着许多上市公司在股灾面前难以继日并最终不得不出售自己或分公司的疯狂浪潮,克拉维斯和罗伯茨找到科尔伯格,动员老师与他们一起成立一个金融公司,以专门收购那些濒临危机但资产仍然优良的目标企业,此意正好与科尔伯格的想法不谋而合。几天之后,新公司便在距离贝尔斯登公司不到500米远的地方开业。

kkr由亨利·克拉维斯、乔治·罗伯茨以及罗姆·科尔伯格三人姓氏的首字母组成,其中科尔伯格是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在大学毕业后进入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结识的专业辅导老师。三人联手创立kkr的第六个年头,科尔伯格被查出脑部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后来虽然成功切除,但身体健康大不如前,于是便选择退出了kkr。而出于对老师的尊敬,至今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依然将科尔伯格的名字保留在公司名称中。

其实,科尔伯格虽然离开了公司,但其对克拉维斯和罗伯茨的“真传”却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老师教会了学生什么是杠杆并购(lbo),而且学生也将老师传授的商业打法发挥到了极致。历史数据显示,在科尔伯格辞任后的不到一年时间中,kkr不仅在收购有线电视公司过程中大赚2300万美元管理费,而且还通过成功收购beatrice交易获得高达4500万美元的提成。三年之后,kkr挤进全球私募股权的强势阵营,与黑石、凯雷和德洲太平洋集团一起荣登世界“四大pe天王”的宝座。

杠杆收购的做法是:由众多有限合伙人出资成立、主导收购企业管理集合资金,并采取“现金+承债”等方式对目标企业进行收购,然后对被收购企业进行重组和整合,削减成本、降低债务,待经营业绩有实质性改观时再将目标公司ipo或采取其他退出机制出售股份,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提供流动资金和投资回报。资料表明,作为国际上最著名的杠杆收购公司,kkr已主持或支持了全球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十大杠杆收购活动中的六项。

杠杆收购的最大阻力往往来源于目标企业的管理层和股东。对此,克拉维斯和罗伯茨表现出了其他企业所有者没有的慷慨。在收购劲霸电池的过程中,该企业35位经理共投入630万美元购买股份,而kkr给每一股分配5份股票期权,这让他们拥有公司9.85%的股权,从而大大出乎管理层的意料,最终kkr击败所有竞购对手将劲霸揽入怀抱。同样,为了将世界著名的接插件制造商安费诺公司收归麾下,克拉维斯兄弟在收购方案中不仅让原公司4名高级执行官进入管理层,而且还承诺在合并后给予数量不等的股票期权,同时对于所有安费诺公司的股东,kkr答应以高出收购当天3美元/股的价格将股票变现。

当然,在各种利益的比较中,kkr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以收购劲霸电池为例,在劲霸成功ipo的5年之后,kkr就将劲霸卖给了吉列公司,从中获得了高达72亿美元的股权收益,而且在交易结束时,kkr仍拥有劲霸34%的股权。同样,在对收购公司安费诺进行资本重组的4年时间内,安费诺就共计付给kkr340万美元咨询服务费,而在kkr出售完安费诺的的全部a股后,竟然产生了高达近80亿美元的红利。

在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发起的杠杆并购记录中,收购烟草巨头rjr纳贝斯科可以说是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当时参与竞购的阵营中,除rjr纳贝斯克公司的部分管理层外,还有美国运通、所罗门兄弟、摩根斯坦利、高盛等华尔街巨头,但最终kkr动用了高达310亿美元的巨资将纳贝斯科收归旗下。这一当时全球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并购活动不仅为kkr带去了近2亿美元的服务费,kkr的知名度也大幅提升。更令人佩服的是,由于在收购中公司发行了大量垃圾债券进行融资,并承诺在未来用出售被收购公司资产的办法来偿还债务,kkr在这次收购中实际使用的现金还不到20亿美元。这场世纪并购大战被称为“20世纪最著名的恶意收购”,当年被《华尔街日报》记者写成了纪实畅销书《门口的野蛮人》,4年之后,纳贝斯克收购案被拍成同名电影。自此克拉维斯也被冠以“门口野蛮人”称号。

客观地评价,收购纳贝斯克对于kkr并不算是一桩成功的买卖。由于烟草业务遭遇了投资者的法律诉讼,再加上kkr引进了错误的管理层,克拉维斯和罗伯茨不得不将自己手中的纳贝斯克全部股权无奈地剥离出去,最终kkr在此次投资中不仅颗粒无收,还承受了共计9.58亿美元的可怕损失。同样的败绩还分别发生在后来对体育用品公司斯伯丁以及对电影放映公司帝王戏院的收购上,前者因出现投资方向误判,导致kkr投入的6.74亿美元资金90%都血本无归,而后者因为收购完成不久之后市场开始发疯般地建设新影院,过度地竞争导致了帝王的破产,kkr为此付出了高达10亿美元的权益损失。

但克拉维斯和罗伯茨能够很快从中总结与吸取教训,并及时展开战略与策略的调整,如改变由创始人独立决策的机制,取而代之的是设立一个由几个资深合伙人组成的投资委员会,并在kkr设立了16个产业小组,责令各个行业的投资专家去跟销售经理和生产经理接触。与此同时,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在公司内部设立了一个有18名咨询顾问参与的内部咨询部门capstone,在注重公司组织变革和增强集体决策程度的同时,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并没有忽略变革之后的组织效率问题,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kkr推出的百天计划。这是一项在取得某个公司的控制权之后立即付诸实施的计划(之后是一个接一个地推行这种百天计划),伴随着这类计划的还有一套新的实施标准等。

其实,成功也罢,失败也罢,克拉维斯和罗伯茨已经从耀眼的光环与泛起的狼烟中认识到,在全球pe行业中,独霸一方的专制时代已经过去,金戈铁马的叛逆王子不断增多,特别像黑石这些“新生代”们在全球发起的威猛攻势更让kkr不可小觑。因此,在对外投资上,kkr不再单打独斗,转而更多地选择与其他公司在更广泛行业上进行合作,如对澳大利亚福斯特集团的葡萄酒业务发起的收购,kkr选择与德克萨斯太平洋集团(tpg)联袂进行;承接摩根士丹利转手的中国中金公司约34%股权项目,kkr照样与tpg联手出场;而对恩智浦半导体公司的投资,kkr则纠集了贝恩资本以及另外三家私募巨头的豪华资本团队。

当然,无论是昔日的单兵作战,还是后来的合纵连横,克拉维斯和罗伯茨都会给投资人带去令人望其项背的回报。资料显示,目前kkr的资管规模达到4290亿美元,从1976年公司成立至今年二季度,kkr的累计毛收益率为25.6%,高出标普500指数同期收益率近19个百分点。正是如此,在kkr过去40多年发起和管理的数十只私募基金购买阵营中,既有金融机构与公共养老金,也有保险公司和大学基金,更不乏无数全球富豪簇拥在周围。(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