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火电企业三季报“两重天”!有的净利翻60倍,有的一季亏掉半年利润-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煤炭、火电企业三季报“两重天”!有的净利翻60倍,有的一季亏掉半年利润

2021-10-26 20:48:29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见习记者:胡安墉

煤价仍在高位运行。10月26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数据,9月30日,山西大同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1400元/吨,环比上涨53.8%,同比上涨241.5%。10月份秦皇岛港5500大卡下水动力煤中长期合同价格754元/吨,同比上涨207元/吨、涨幅37.8%。1至10月份动力煤中长期合同价格均值630元/吨,同比上涨90元/吨、涨幅16.6%。

煤价飙涨让煤炭企业业绩飘红。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6日,累计15家煤企发布或预告三季报,有14家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其中,净利同比增幅超过800%的有2家,超过300%的有5家。

煤企三季报飘红

在已披露三季报的煤炭企业中,陕西黑猫位居增幅榜首。据10月25日晚间公告,陕西黑猫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41.16亿元,同比增长142.55%,实现归母净利润12.24亿元,同比增长6262.04%。

针对业绩攀升,公司表示,主因是产品销量增加、销售价格上涨,毛利同比增加,以及建新煤化产生的经营性投资收益同比增加。

与陕西黑猫同日发布三季报的还有平煤股份、宝泰隆、山西焦化、兰花科创、露天煤业,前三季度净利均较去年同期有所上涨。其中,宝泰隆前三季度营收为25.95亿元,同比增长49.35%,归母净利润为1.23亿元,同比增长809.01%。公司称主要原因是产品焦炭、沫煤销量同比增加,焦炭销售单价同比增长。

同样受益于煤炭量价齐升,兰花科创前三季度营收为88.11亿元,同比增加84.59%,归母净利润为14.07亿元,同比增加474.61%。此外,平煤股份、山西焦化、露天煤业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69.3%、98.9%、39.59%。

记者注意到,有不少企业煤炭产销量虽有所下滑,但高企的煤价还是支撑起了利润。以山西焦化为例,公司三季度焦煤产销量分别是88.76万吨、87.87万吨,较二季度环比下降5.12%、10.77%,但其平均售价和销售收入分别为2647.51元/吨、23.26亿元,环比上升29.77%、15.79%。

再如兖州煤业,公司前三季度商品煤产销量分别同比减少14.07%、31.67%,但其归母净利润则预计为115亿元,同比增加64.78%。

火电企业备受煎熬

反观火电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6日,共有21家火电企业发布或预告三季报。具体来看,前三季度,有19家企业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0家亏损,亏损14亿元以上的有3家,亏损5亿元以上的有7家。

京能电力10月25日晚间披露,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52.92亿元,同比增长6.84%,归母净利润亏损16.08亿元,同比减少225.7%。其中,公司三季度净利亏损13.08亿元,同比减少398.39%。

大唐发电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0万元至5340万元,同比减少98%至100%。值得一提是,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16.36亿元,此即意味着,大唐发电三季度亏损额将达到15.83亿元至16.36亿元,几乎亏掉了半年的净利。对此其表示,受煤炭价格上涨的影响,公司营业成本较去年同期大幅上涨。

上海电气在业绩预减公告中指出,2021年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尤其自年中以来,煤价持续飙升且达到历史高位,导致公司所属燃煤电厂普遍亏损。公司1至9月煤折标煤单价约1050元/吨(含税),同比上涨约45%,其中,三季度煤折标煤价逾1200元/吨(含税),同比上涨超过70%。

受此消息,上海电气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预计为3.6亿元至4.2亿元,同比减少65.2%至70.17%。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2.86亿元至3.46亿元,同比减少163.41%至176.72%。

国家发改委连发14文

眼下并非用煤旺季,为何煤价一路狂飙?供需矛盾是根本原因。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至9月全国原煤产量29.3亿吨,同比增长3.7%。而国家能源局披露,1至9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6.1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9%。由此可见,尽管原煤产量在增加,但增幅远不及用电量。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主任林伯强此前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用电需求增长快则与大宗商品有关,今年铜铁铝价格高企,企业进行加码生产,而此类高耗能的生产用电比例达到百分之五六十,所以企业增产对整体用电量冲击是很大的。另一方面,煤价涨而电价不涨的境况下挫了火力发电厂的积极性。”

为解决“燃煤之急”,政策端频频发力。自10月19日以来,国家发改委连发14文抑制煤价。10月25日晚,国家发改委表示,近日其赴中央企业调研推动煤炭增产增供工作。同日,国家发改委依规对煤炭等能源价格指数行为启动评估和合规性审查,以遏制投机炒作导致的煤炭价格上涨。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还发文称依法加强对煤炭中长期合同履约信用监管。

政策端的调控掷地有声。近日,晋陕蒙重点煤企积极稳价,大同、朔州、蒙东、鄂尔多斯、榆林、铜川等地多处煤炭坑口销售价格降幅在100元/吨以上,最高降价360元/吨。10月20日以来,期货市场上动力煤主力合约交易价格连续4个交易日大幅回落,每吨累计下跌超过600元,跌幅超过30%。

另一方面,火电企业也在展开自救。据天富能源10月18日公告,公司自2021年8月1日至2022年4月底,对师市执行“一企一价”大工业一部制电价的电力用户,阶段性执行两部制电价(电度电费 基本电费),预计增加8到12月份电费收入约2.08亿元。

对于提升电价,天富能源表示,是为了进一步稳定电力市场预期,降低市场风险,缓解全疆煤炭价格上涨推动发电成本增加的矛盾。

此外,煤价高企在倒逼火电企业转型。10月19日,粤电力a公告称,拟投资60亿元,在青海省刚察县投资开发120万千瓦光伏发电项目,规划用地2万亩。日前,赣能股份发布组建合资公司推进建设清洁煤电项目的公告;上海电力的日本山口岩国光伏并购项目已完成交割。

京能电力也提及,目前公司积极推进向新能源产业发展转型,积极布局在内蒙古、甘肃、青海等“风光”资源丰富地区项目。

先入局者则获利颇丰。吉电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6.72亿元至6.82亿元,同比增长56.77%至59.1%。吉电股份表示,前三季度公司持续优化产业结构,截至9月末,新能源装机691.1万千瓦,同比增加57.71%。

另一方面,公司三季度业绩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亏损规模缩小。吉电股份称此主要得益于公司产业布局调整取得实效,新能源板块收益增加,有效抵消煤价上涨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