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快陪练申请破产!家长退费难,教师工资以物抵扣、逾期清零!-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调查|快陪练申请破产!家长退费难,教师工资以物抵扣、逾期清零!

2021-11-18 19:50:18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蒋佩芳 见习记者 于淼

由于无法摆脱经营困境,线上陪练平台快陪练申请破产清算。记者通过大量的调查发现,除了存在无法正常退款外,目前快陪练还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

一节课50分钟,剩余240节课,相当于16000元还未消费……想到自己近2万元给孩子购买的快陪练的线上钢琴陪练课无法申请退款亦得不到反馈的经历,张盈充满无奈。

快陪练系北京未来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立的品牌,专为4-16岁琴童提供一对一真人在线乐器陪练服务,主要开设有钢琴、小提琴、古筝、架子鼓和吉他等全品类音乐线上陪练课程。

11月上旬,该平台在其官方公众号称,因面临巨大生存挑战和经营困境,主营的一对一真人乐器陪练业务已于9月份停止运营,经过多方努力和尝试后,公司仍无法摆脱目前的经营困境,现将申请破产清算。

实际上,在宣布申请破产清算之前,快陪练曾在9月中旬发布公告称,对于已经购买真人陪练课程的用户,公司将会提供其他课程进行兑换和补偿,目前公司已与二十余家知名教育品牌达成合作,将提供除ai陪练课之外的更多综合课程兑换选择,力求最大程度的降低家长的损失。

“但是我们在海外,(他们)这些兑换课程都不适用,我们只是想找陪练老师帮着孩子一起练琴,要么就退费,但目前退费不知道得等多长时间”。三年前,张盈在澳洲钢琴学校老师的推荐下,成为快陪练众多用户之一。因体验不错,其之后连续两次续费,学费均在1万元左右。然而,就在今年7月底续费不久,课程尚未开始,快陪练平台就发布公告称停止“真人陪练业务”。

张盈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近期通过大量的调查发现,除了存在无法正常退款外,目前快陪练还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11月中旬,针对申请破产清算及退费难、发薪难等问题,记者曾多次联系快陪练方面,但公开资料中预留的多个号码已经变成空号或是无人接听,截至发稿仍未能取得联系。

申请破产清算

公开资料显示,快陪练全球用户已超40万,楚敏娴便是其中之一。

因孩子一直在学钢琴,正好所在钢琴培训机构有快培练的推广,今年4月,在感觉到体验课程效果不错之后,楚敏娴在快陪练购买了120节课程,共支付了10900元。3个月后,楚敏娴再次购买了九千多元的课程。据其称,之前一直并未发现异常,但至9月份之后才发现无法正常约课。

“我前后累积一共是250节50分钟的课,目前还有超过一半的课未上,”楚敏娴对记者称,期间,其也多次联系该平台负责对接课程的班主任,前期对方表示不能接电话只能通过语言文字沟通,后期基本上只发一些通知,打电话亦无法接通。

“快陪练9月份之后的确推出了换课程的利来娱乐的解决方案,其提供的课程非常有限,有的课程比如编程、语文和数学等针对的对象是初中生,小学生没法正常用,”根据楚敏娴的说法,为了让损失降低一些,其也尝试兑换过篮球课,但是该类似的课程每次最多只能兑换两节。

值得一提的是,在快陪练9月份发布了停业发展“真人陪练业务”通知后,其用户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兑换课不适用或是兑换数量受限,平台当前对于换课的混乱管理亦是其中之一,对此刘淑云深有体会。

9月中旬,刘淑云尝试兑换了部分高途的语文课,然而之后才发现快陪练方面并未跟高途交接好资料,但原本的15个课时已被划掉,至今快陪练方面并未给出有效解决办法。

吕秋也遇到了相似的境况,“虽然我成功兑换到了一些课程,但不同的课程有不同的限制,且会以不同名目要求补交一定费用。我们还剩70多节课,本来想兑钢琴课,但钢琴只能兑5节,于是我们被迫又兑了12节英语课、10节围棋课和10节网上视频课,最后实在没有什么可兑了,他们网上还有一家米线店的优惠券,我们用剩余课时兑了这些券。”

不仅仅是家长,快陪练的老师同样面临着工资无法发放的境遇。作为一名钢琴老师,早在2018年韩凌就已加入快陪练,今年9月突然接到工资无法发放的通知。据其介绍,随后公司给出了三个方案,第一,通过提供家长的利来娱乐的联系方式来抵顶工资;第二,以极低的课时费让老师重新跟家长签新的协议;第三,用剩余工资兑换公司明码标价的物品,如摄像头、手提袋、耳机以及公司的公仔等,其中,摄像头的价格为599元,手掌大的公仔则标价108元,手提袋为19元。

对于快陪练以物品抵扣工资的方式,同为钢琴老师的赵静也深感无奈,“经反复沟通无果后,我不得已兑换了4个599元的摄像头,但是邮费还是自付的。如果不兑换的话11月15日就截止了,到时候工资就直接清零了”。

“快陪练的补救措施并不能直接免除对家长的合同义务,而且应当取得家长的同意。如果这些补救措施不合理,家长可以向市场监督部门投诉或提起诉讼等方式维护自己权益。”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老师与快陪练间属于劳动关系,拖欠薪资明显违反劳动法规,如果在发放薪资、解除劳动合同过程中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公司必须根据《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向老师履行各项义务,公司经营不善、濒临破产并不是免责理由,上述解决方式也并不合理。”

据记者了解,目前快陪练的家长和老师已经自发建起了维权群。除此之外,在“必投诉”的平台上,有关快陪练的投诉不在少数。截至11月18日上午,该平台显示累计涉案金额已达331.24万元(其中待审核涉案金额为36.72万元),已加入人数302人(其中待审核人数48人)。

资金链断裂

公开资料显示,快陪练创始人、前ceo陆文勇,生于1987年,系前e袋洗创始合伙人兼ceo,曾任职百度,于2017年底创办“快陪练”在线钢琴陪练品牌。2019年4月,陆文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快陪练定位于中高端用户,课时费在8000元到20000元不等,平台上线第六个月,公司单月营收就突破了1千万。

据天眼查统计,2018年8月,快陪练宣布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idg资本跟投。不仅是两大投资基金参与注资,森马集团创始人邱坚强、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和小鬼当佳创始人宋涛等知名企业家、投资人均参与了此轮投资。

2019年4月,快陪练再获1000万美金的pre-a轮融资,由ccv创始伙伴资本领投,高榕资本和idg资本跟投,并获得了来自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和前美团coo干嘉伟的个人投资,同时,干嘉伟宣布担任快陪练的战略顾问。

时隔不到一年,快陪练宣布完成a轮融资,但并未披露投资方和投资金额。今年1月底,快陪练再次宣布完成1亿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fsi资本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ccv创世伙伴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快陪练核心团队也参与了本次融资。

至此,快陪练已累计获投超2亿元。疫情催生线上教育需求,加之行业本身逐渐增长的市场规模或是快陪练备受资本青睐的原因之一。

根据亿欧智库与中国音乐学会的专业数据,2017年,以美术、钢琴(音乐)为代表的素质教育,其青少年参培人数均超过了3000万,其中钢琴素质教育的人数仍在以每年10%的速度不断增长。此外,早在2019年4月在线乐器陪练平台vip陪练创始人兼ceo葛佳麒曾公开表示,“在欧美有近40%的琴童正在接受陪练服务,日韩则有大约25%的比例,而在中国,接受陪练服务的琴童仅占全国3000万琴童中的4%,这是一个亟待修葺的领域。”

在此背景下,快陪练可谓发展迅猛。2020年10月快陪练在公众号中推送的《快陪练三周年,感恩一路有你》的文章称,成立三年,快陪练用户突破120万元,学院覆盖来自全球的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未来将以真人1对1陪练 a智能陪练双渠道服务用户。

实际上,2020年也是快陪练频繁扩张业务的一年。根据快陪练官方消息,2020年初,该机构先后推出“云笛课堂”和“钢琴考级指南”;4月与平安银行及盛世雅歌达成战略合作;5月扩展服务品类,将课程扩增至包含钢琴、小提琴、古筝、架子鼓、吉他、琵琶等24种乐器;10月用户突破120万,上线智能陪练,并与柏斯音乐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12月用户突破150万。

2021年1月底,在宣布获得1亿元b轮融资之后,快陪练官微曾援引陆文勇的说法,快陪练将大力发展智能陪练业务,并加强与全国琴行及老师的合作,进一步探索科技下的音乐教育发展模式,全面升级用户服务和体验。

然而,未曾料到的是,一路快跑的快陪练竟在此后的十个月里接连发生变故。首先是8月6日,快陪练的法定代表人由陆文勇变更为陆国华。一个月后,该机构又以因多种行业因素原计划于近期完成的新一轮融资突然被告知取消,其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为由停止了核心业务。此后不到两个月,快陪练直接宣布申请破产清算。

对此,夏海龙解释称,公司申请破产清算只是个开始,申请后还有一个很长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公司)需要偿还债权人的债务,等债权人通过债权人会议同意以后公司才能正式破产。

“除了教育行业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快陪练的盈利能力有限又无序扩张导致。”互联网教育专家、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快陪练将其所有的资金都用来做新的投入了,这种用现在的收益透支未来的(运营)模式并不健康,一旦后续没有资金注入,破产便在情理之中。”

“快陪练非常典型,过去几年他们认为市场和环境不错,就一直扩张就没想到去赚钱,因为扩张的每一个环节都有资本支持,他们就不着急去盈利了。在自我盈亏没有平衡的前提下快速扩张最终使其摔了大跟头”。在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看来,“这给行业敲醒了警钟,那就是公司到底要不要靠资本来维持,创业者需要考虑自己能不能在没有资本支持下,实现自我造血和盈亏平衡,如果没有这个能力的话,就一定要警惕和保守,不要再大规模的来拓展业务了。”

素质教育行业仍有机会

实际上,在快陪练之前,柚子练琴于去年11月30日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公告称,公司经全体股东大会商议,一致通过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的股东会议,并委托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启动破产清算法律程序。对于这一结果,其公告中给出的原因是市场环境和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出现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

天眼查显示,柚子练琴系北京柚子学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一家钢琴陪练平台,成立于2017年7月,注册资本500万,法人为张涛,主要为5-16岁青少年提供真人1对1在线乐器陪练。

值得注意的是,在柚子练琴宣布启动破产清算法律程序后,彼时的快陪练还曾提供过援助,给柚子练琴的学员提供价值500元和价值1000元的陪练援助课程,并为其员工提供工作机会援助。没有想到的是,时至今日,快陪练也“自身难保”。

根据多位业内人士给到记者的说法,尽管如此,这并不代表行业没有前景,实际上素质教育本身仍有很多机会。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和细分行业市场现状及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素质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13-2019年复合增速为12.4%,2020年受疫情影响增速下滑,2021年增速达31.7%,市场规模达5239.2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20.5%,市场规模达6313.2亿元。

在素质教育行业与日俱增的市场需求的背景下,催生出了vip陪练、小叶子陪练、趣陪练、美悦钢琴、掌门陪练等多家在线素质教育机构。其中,头部平台“vip陪练”早在2018年11月就已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十天前,小叶子智能陪练也宣布完成了超过2亿元人民币c 轮融资,并宣布战略升级将打造ai音乐教育生态。

在2019年4月23日于杭州召开的ai在线教育大会上,vip陪练创始人葛佳麒在《素质教育的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主题演讲中曾表示持续看好行业前景,其认为“随着一线城市已经凸显出对于音乐教育、素质教育的强劲需求及向二三线城市的传导下沉,我们认为在未来,整个素质教育将迎来非常大规模的增长。”

此外,小叶子音乐教育创始人兼ceo叶滨此前在第33期opentalk北京站“素质教育发展新趋势”的线下沙龙中也曾表示,现在的大环境是利好素质教育,并提出ai才是解决这个行业的真正出路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在素质教育,未来需要拆分,ai要解决的事情是所有技术方面的问题。”

不过,在看好行业的同时,葛佳麒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指出现存的问题,其认为目前行业出现了一些过度抄袭的现象,给行业发展带来不好的影响。同时,在线音乐教育行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领域,几乎没有任何困境是已经被解决的,所有的困境都需要从业者一步步摸索。

(应受访者要求,张盈、楚敏娴、吕秋、刘淑云、韩凌、赵静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