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产业链转移的启示-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疫情下产业链转移的启示

2021-11-22 09:52:35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朱帅

当前,德尔塔变异毒株肆虐,令新冠疫苗完全接种率比较低的东南亚和南亚国家频繁出现工厂关门,生产停滞的情况。为摆脱困境,一些企业选择将订单转移到中国,这将对中国制造业产生重要影响。

大量制造业订单流入中国

在越南,4月底以来,受德尔塔变异毒株影响,确诊病例数量不断攀升。从7月开始实施“三就地政策”,即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睡觉,这导致在越南的企业生产成本暴增,越南代工厂接近零产出,当地工厂停产造成断供危机。

根据越南统计总局公布的数据,2021年1月至8月,越南全国有8.55万家企业退出市场,其中胡志明市的企业占30%。另据越南纺织和服装协会的数据,越南目前有30%到35%的服装厂倒闭。预计全年出口330亿至340亿美元,难以完成390亿美元的出口目标。根据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的估计,耐克2020年在越南生产了约3.5亿双运动鞋。但受到工厂停产影响,今年的产量可能要减少1.6亿双鞋。

此外,由于疫情持续蔓延,富士康在印度的工厂出现大规模感染,工厂负责加工的iphone手机大幅减产。一些跨国服装零售商已经将15%-20%的订单移向其他国家。

过去几年里,不少外资企业选择将劳动密集型产业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和南亚国家,既希望雇佣更加便宜的劳动力,又为了规避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针对中国征收的关税。而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缅甸、印度、孟加拉国等地都是外资企业开设新工厂的主要目的地。然而,随着东南亚和南亚疫情暴发导致工厂关停,大量外资企业逐渐将订单转到中国,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纺织服装制造业出现短暂繁荣。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21年1月-7月,美国自中国进口丝绸商品7.57亿美元,同比增长14.88%,占自全球进口的30.76%。根据海关总署统计,2021年1月-8月,中国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累计6840.9亿元,约占同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总额的28%,同比增长17.9%,高于同期劳动密集型产品7.9个百分点。

由于中国妥善的疫情防控、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和优良的营商环境使得国外企业能无缝对接。首先,中国坚持对疫情“外防内控”,保障了企业顺利开工运行。其次,作为全球工业部门最全、产业链最完整的国家之一,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在疫情背景下没有减弱。不管是生产技术还是工人的素质,都不是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能比拟的。第三,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获得了国际认可。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31位,连续两年被世界银行评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10个经济体之一。以上因素带来了出口增长和外资流入。

回流仅是短暂现象

笔者认为,部分订单待疫情好转将从中国流回东南亚和南亚。短期来看,从5月起,衡量制造业景气度的制造业pmi的子项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5个月低于荣枯线以下。9月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2%,前值为46.7%。作为先行指标,pmi的下降表明当下部分制造业行业出口景气度较上半年大幅放缓,外贸企业主不看好未来的行情。预计随着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2021年四季度订单回流趋势将有所减缓。长期来看,当前中国与印度、孟加拉、越南、柬埔寨等国家相比,在采购价格方面已无竞争优势,目前订单转移仅为短期现象。

其次,防疫物资的市场需求下降将带来订单的回落。口罩等防疫物资以前一直被纳入纺织品进行统计。随着各国产能的逐渐恢复,以及疫情防控工作的稳步推进,相关市场需求已得到满足,国内一些企业疫情期间临时增设的中低端口罩生产流水线将面临闲置或处置的风险,这将抑制纺织产品订单的增速上涨。同时,多国政府相继收紧防疫物资的销售法规及认证标准,导致相关产品积压滞销。据海关总署统计,2021年1月-8月,我国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6008.3亿元,同比下降18.4%。其中二季度对欧盟医用口罩和防护服出口合计下降94%。

第三,海运费持续上涨等因素将导致企业订单虽然增加但是利润下降。由于中国对疫情控制较好,美国将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的采购订单转向中国,带来海运需求上涨。同时,美国疫情导致码头工人和货车司机紧缺,使得空箱返箱不足。以上两方面原因导致海运费持续上涨。2021年11月5日最新一期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ccfi)为3284.93,较2021年年初上涨接近100%。直接的后果就是企业货运成本大增。再加之人民币升值(2021年第三季度同比去年升值接近7%)、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彭博商品现货指数超过2011年创下的峰值)、地方限电限产和减碳等诸多因素影响,外贸企业利润急剧下降。

四点建议

首先,应利用防疫窗口期大量吸收有利外资。一方面,完善《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将制造业作为鼓励外商投资的重点方向,进一步扩大鼓励外商投资范围。鼓励外资投向东北地区,发展外向型产业集群,提升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另一方面,鼓励外商投资新兴产业,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行业项目及研发设计与其他技术服务、信息服务、金融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推动外资进入实体经济。

第二,优化营商环境便利外资投资发展。要促进内外资企业公平参与政府采购招投标。深化政府采购改革,坚持公开透明、公平竞争原则,依法依规对外商投资企业在我国生产的产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与此同时,完善外商投资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健全知识产权、资产安全等执法机制,加强知识产权执法、维权援助和仲裁调解工作。另外,还要提升外商投资服务水平。严格兑现向外资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诺,认真履行在招商引资等活动中依法签订的各类合同。

第三,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同区域协调发展结合起来。一方面,鼓励加工贸易向中西部地区梯度转移。完善中西部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加强与沿海开放地区的对接合作,提升承接产业转移能力,多方向畅通对外开放通道;另一方面,加快东北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改造提升传统优势产业,完善提升装备制造、汽车、石化等重点优势产业链,着力提升产业承接能力,有力有序有效承接京津冀等国内外产业转移。

第四,加强培训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人才资源。一方面,对接科技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大力发展“双元制”职业教育。建立以职业能力为本体的培养目标,以职业活动为核心的课程设计,以校企合作为基础的课程实施。另一方面,加大工人技能培训,构建符合产业工人深度职业培训的制度政策。加强政府同龙头企业的合作,指导企业针对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开展新型学徒制培训、劳动力职业技能提升培训以及创业培训等各项职业技能培训行动。(朱帅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 国际金融报 》( 2021年11月22日  第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