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资超3亿买下肿瘤医院,益佰制药的并购之路还能“挣扎”多久?-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斥资超3亿买下肿瘤医院,益佰制药的并购之路还能“挣扎”多久?

2021-12-01 21:12:58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胡鑫宇

11月30日晚,益佰制药发布公告,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3.35亿元收购佛济医管、佛明医管和佛祥医管共同持有的德阳肿瘤医院70%的股权。

其中,益佰制药拟以人民币7591.94万元收购佛济医管持有德阳肿瘤医院15.817%的股权,以人民币1.21亿元收购佛明医管持有德阳肿瘤医院25.418%的股权,以人民币1.38亿元收购佛祥医管持有德阳肿瘤医院28.765%的股权。

受此消息影响,12月1日,益佰制药开盘涨幅达到5%,截至收盘,股价报收6.79元/股,涨幅为0.3%。

频繁并购带来商誉暴雷

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益佰制药”)是一家集新型药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位于贵州省贵阳市。公司主要业务分为医药工业板块、医疗服务板块以及大健康板块,公司核心产品有洛铂、艾迪、康赛迪、杏丁、葆宫止血颗粒、金莲清热泡腾片等。

从具体业务来看,其中艾迪注射液、银杏达莫注射液、复方斑蝥胶囊、注射用洛铂、妇炎消胶囊五款产品为主的医药工业业务为营收的主要利润来源。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医药工业服务营收占比达到88.21%。

然而近年来,益佰制药在医药工业板块的核心业务方面投入并不多,相反在医药服务板块上却在频频发力。

此次收购德阳肿瘤医院,益佰制药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3.35亿元收购了德阳肿瘤医院70%的股权,而2020年德阳肿瘤医院的营收为1.18亿元,净利润仅为1342.14万元。高价收购这样一个短期并不能让业绩产生实质性变化的企业,也有点着实令人费解。

益佰制药一直推崇并购。2013年至2017年,益佰制药花费将近30亿元,一举并购了约15家公司,还涉及煤炭等业务。如此的频繁并购,也带来了巨额的商誉,根据wind数据,益佰制药的商誉由2013年的5.40亿元直接飙升至2017年的21.68亿元。

(图源:wind金融)


如此一来,商誉暴雷无可避免。果然,在2018年年报中,益佰制药的业绩出现了大变脸,净利润亏损达到7.25亿元,同比下降287.21%,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商誉减值。

2019年至2020年,益佰制药的业绩也并未好转,一直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益佰制药营收分别为33.61亿元、34.13亿元,其净利润分别仅为1.42亿元、2.29亿元。即便益佰制药没有大肆收购,反观近10年的业绩,其净利润依旧没有出现较大涨幅。

(图源:wind数据)


至此,益佰制药依旧没有停下收购的步伐。2020年12月,益佰制药发布公告,打算以人民币8.8亿元购买资产,目的是通过8.8亿元受让华宝信托持有的京福华越66.54%的有限合伙人财产份额及京福华采66.65%的有限合伙人财产份额,从而拿下泗阳医院、兰考第一医院、兰考东方医院和兰考堌阳医院这四家医院的控制权。

当时,交易各方都存在着诉讼和债务纠纷甚至有些已经进入清算阶段,虽然益佰制药进行了风险提示,但依旧没有终止这笔交易的意思。而此次交易的总对价是益佰制药2020年净利润2.29亿元的四倍左右,如此高额收购一堆不景气的资产,还真有点“人间迷惑行为大赏”的意味。

对此,益佰制药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要求益佰制药补充披露受让基金的债务情况,明知所购资产涉及诉讼纠纷、强制清算、业绩补偿、合伙人*st恒康进入破产重整,仍要坚持购买的合理性。在被上交所问询后,益佰制药终止了这场收购。

违规不断 信披等级降无可降

近年来,益佰制药除了业绩没有好转外,企业也是频频遭到处分。

据统计,自2016年以来,益佰制药已经收到6次上交所的通报批评、监管措施等处罚,涉及对象包括控股股东、董事、财务总监等。

具体来看,2016年,益佰制药总经理郎洪平通过媒体采访形式代替信息披露,未说明上述重大经营计划的目前进展和不确定性风险,可能对投资者投资决策产生误导,由此决定对郎洪平进行监管措施的决定;

2016年6月11日,经查明,2015年间益佰制药将专项募集资金调整用途且未及时披露,因此,上交所对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董事会秘书李刚予以监管关注;

2020年1月,经查发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013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的问题,由此上交所对益佰制药及其时任董事兼总经理郎洪平、财务总监代远富、董事会秘书汪志伟和李刚予以监管关注,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窦啟玲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财务总监郭建兰、时任监事王岳华予以通报批评;

2021年6月,由于公司补缴税款有关事项信息披露不及时以及未按规定及时披露2014年至2019年募集资金存放使用情况,上交所对益佰制药及其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窦啟玲、时任财务总监代远富、时任董事会秘书许淼予以通报批评。

此外,根据最新信披考核结果,益佰制药也已是降无可降。数据显示,益佰制药的信息披露考评由2017-2018年的b,下降为2018-2019年度的c,再降为2019-2020年的d。

而就益佰制药的二级市场来看,今年2月份,其股价最低曾跌至4.65元/股,后在6月8日益佰制药以0.13元/股进行派息后,股价开始缓慢上涨,最高点达到7.15元/股,其涨幅为53.76%。

(图源:东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