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价219元的玲娜贝儿被炒到2288元,赚翻的不止黄牛-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原价219元的玲娜贝儿被炒到2288元,赚翻的不止黄牛

2021-12-02 18:24:05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

“我现实生活中一点都不追星,但是对儿儿完全没有抵抗力,她就是我的‘女儿’。”“90后”北京白领真真(化名)说。

真真口中的“儿儿”即玲娜贝儿,是上海迪士尼在今年9月29日发布的全新ip形象。出道至今,玲娜贝儿长期占据微博、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热搜榜,流量热度堪比国内一线明星。

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微博上“玲娜贝儿”话题阅读量高达5.1亿,讨论达346.2万,位居微博潮物榜第一位,有4.8万人点击“想买”。

玲娜贝儿的爆红也带火了周边产品,毛绒公仔、挂件等多款产品供不应求,卖至缺货,原价219元的公仔更是被黄牛炒到了2288元,溢价近10倍。不仅如此,市场上还衍生出了相关鉴真服务、“整容”服务等。


一个公仔被炒到2000多元

以常规款玲娜贝儿公仔为例,中新经纬注意到,目前该产品市场售价不一,有的不足300元,有的则上千元,都自称是正品。

在某二手平台上,有卖家以289元的价格出售全新玲娜贝儿公仔,现货包邮。该卖家认为自己的报价已经不低了,毕竟买入价不过219元。

一位卖家向中新经纬表示,自己不久前曾卖出一个玲娜贝儿公仔,成交价为799元。目前,他手中还有一个玲娜贝儿站姿挂件在售,价格为599元。据悉,该款挂件的原价仅99元。

在某电商平台上,部分商家的报价更高。中新经纬在一家自称是“迪士尼乐园正品代购”的店铺中看到,玲娜贝儿公仔要2288元一个,不含衣服,且不包邮、不议价、不接受七天无理由退换、不提供购物小票(可给看照片)。

商家称,这是其在9月29日玲娜贝儿发售时购买的,现在仅剩两个现货,买一个送玲娜贝儿欢迎卡,如果全要的话可便宜50元。商品w66利来首页显示,这款玲娜贝儿公仔的月销量为19。

而在另一家店铺中,玲娜贝儿公仔售价1888元,不过目前无货,至于何时有货,商家也不清楚。

某电商平台截图

据悉,玲娜贝儿公仔原价不过219元,市场价被炒到这么高,或与专柜断货有关。一位代购告诉中新经纬,由于专柜断货,找代购购买玲娜贝儿公仔也都是预售,没有现货,得先下单排队,现在下单的话最早四周左右才能拿到货。“这款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火爆,目前接了这么多单都是预定的,而且目前代购是要预约的,一个人限购两个。”

另一位玲娜贝儿公仔代购也提到,目前园区暂无货,补货时间不定,自己已暂停接单。“前面排队80多人了,现在下单的话,至少要排队两个多月了。”

玲娜贝儿周边热卖并且缺货的现状,也在粉丝们的口中成了梗。从社交平台上诸多玲娜贝儿与游客的互动视频中可看出,玲娜贝儿的“销冠”“团宠”人设已众所周知,也有游客直接问玲娜贝儿:“你的周边怎么那么难买,啥时候补货?”作为回应,玲娜贝儿还假装给工作人员打电话“催货”。

不过,玲娜贝儿公仔补货一事不断被延期。11月25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微博发文称,为配合上海的疫情防控工作,原定于11月26日晚上20点开启的“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和 “常规款玲娜贝儿毛绒玩具”线上预约、以及原定于11月29日开启的线下购买延期举行,将择日公布新的发售信息。

微博截图


有人专门提供这些服务

不只是黄牛、代购,随着玲娜贝儿走红,那些为公仔提供鉴真服务、“整容”服务的人员也赚了不少。

有商家向中新经纬透露,目前市场上的玲娜贝儿公仔,假货很多,而这也正是其市场价高低不一的原因之一。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的确有不少网友怀疑自己花高价买来的玲娜贝儿公仔是假的,还有部分网友发图求鉴定。

真真也曾怀疑自己买到的玲娜贝儿公仔是高仿品。“当时主播说的是正品,现在我怀疑只是做工比较好的高仿品。”真真称。

假货横行催生出一批鉴真群体。在某二手平台上,有不少人称可提供玲娜贝儿公仔鉴真服务,收费多在2元左右,消费者只需按要求提供照片即可。

此外,由于品控的不稳,并非每一个玲娜贝儿公仔都那么端庄,想要塑造更好的公仔形象,消费者还可以找人给公仔“整容”。不过,相较于鉴真服务,“整容”服务的收费要高一些。

一位商家向中新经纬介绍,其可为玲娜贝儿公仔提供装骨架、改眼睛、做鼻子、调嘴巴等服务,其中装骨架收费最高,60-150元不等。

商家供图

中新经纬注意到,也有商家会为消费者提供一些样图,可根据样图改造,也可根据消费者要求进行改造,论次收费,一次400元。

粉丝视其为“女儿”,有人排队三小时购买周边

至于黄牛炒作玲娜贝儿公仔市场价的行为,真真认为不足为怪,“明星演唱会的门票还被炒成天价呢,都是市场行为。黄牛这么做反倒抬高了我家儿儿的身价,连星黛露也比不过我家儿儿。”

真真说,黄牛对于玲娜贝儿公仔及周边市场价的炒作,并不影响其对于玲娜贝儿的喜爱,“我想要了,我就去上海迪士尼店里排队再买。但我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儿儿,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黄牛的行为,包括现在市场上出现的一些假货,会让迪士尼方面更加重视利来娱乐的版权保护,那么以后可能就没办法看到这么多关于儿儿的视频了,表情包可能也没办法再用了。”

真真是玲娜贝儿的忠实粉丝。玲娜贝尔刚出道时,真真就开始关注她,不过由于疫情的缘故,真真无法前往上海迪士尼购买玲娜贝儿公仔和周边。今年11月初,真真在淘宝直播间看到有人在卖玲娜贝儿公仔,于是便买了两个,一共花了438元。

收到货后,真真把其中一个公仔送给了朋友,现在每天都会和朋友分享关于玲娜贝儿的日常和有趣视频。

“她就是我的‘女儿’,我想默默守着她。我现实生活中一点都不追星,但是对儿儿完全没有抵抗力。在我看来,她是单纯可爱的小公主,也是个街溜子,我不希望她拯救地球,或者完成什么使命,她每天开开心心地和朋友玩耍就好了。”

将玲娜贝儿视为“女儿”的粉丝不乏少数。有网友称,“玲娜贝尔就是当代模范小女生,该可爱可爱,该拔剑拔剑。”

上海姑娘小王也是迪士尼的资深粉丝,不仅将星黛露、达菲、草莓熊等可爱的形象如数家珍,还购买了相关周边、公仔等。玲娜贝儿的形象刚面世,她就被深深地吸引,同时做好了再次“剁手”的准备。“因为我比较喜欢狐狸的形象,所以玲娜贝儿特别能戳中我。”

玲娜贝儿周边上架的头几天,小王便兴冲冲加入了排队大军,这一排就是三个小时。

排队购买迪士尼周边的人群

“来迪士尼小镇商店排队的人非常多,商店会限流,一次只放进5个人,工作人员会一直维持秩序。当天玲娜贝儿的周边限每人每样买两件,包括大小背包、水壶等等;而最热门的公仔是在收银处统一购买。”小王回忆道。

像小王这样,一次只购买了一个公仔和几件周边的情况算是少的,排在小王前面的一位大哥,出手便十分“霸气”。“我觉得这种应该是专业代购或者黄牛,进来连看都不看,直接每件(玲娜贝儿的)商品都拿两样,驾轻就熟的样子。”

在推出形象后不久,玲娜贝儿作为“女明星”在网络上的受关注程度直线上升,其周边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我曾经开玩笑跟朋友说,我的一件公仔加衣服在闲鱼直接标2300应该也能卖出去。不过好歹是自己辛苦排队买来的,我肯定不会卖。”小王说。

小王购买的星黛露、玲娜贝儿周边

中新经纬注意到,截至11月30日,微博上“玲娜贝儿”话题阅读量高达5.1亿,讨论达346.2万,位居微博潮物榜第一位,有4.8万人点击“想买”。


虚拟偶像周边或带动千亿市场

随着玲娜贝儿的爆红,这个被称作“没有作品的女明星”的虚拟偶像成了新晋“流量密码”。以社交平台小红书为例,截至11月30日,“玲娜贝儿”词条相关的笔记已超过6万,而其所属达菲家族的“达菲”相关笔记为7万,大有被“出道”仅两个多月的玲娜贝儿赶超之势;而上届网红星黛露,笔记数量已超过21万。

相较于从迪士尼经典动画作品走下荧幕的米老鼠、迪士尼公主等ip形象,达菲家族则是另辟蹊径,虽然没有故事“作品”,但以可爱的长相迅速出圈吸金,可谓左手流量、右手销量。

在玲娜贝儿爆红之前,迪士尼的前任“顶流”星黛露就已创造过销售神话。据媒体报道,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曾表示,如果把2018年至今销售出的星黛露主题商品叠加起来,其总高度相当于119座珠穆朗玛峰。

以虚拟形象获得流量追捧的模式,对于这一代消费者来说已不陌生。10月,抖音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发布了第一条视频,不仅登上热搜,还收获了上百万粉丝,有其他美妆博主留言调侃“你干美妆博主吧,我不干了”。目前,柳夜熙的抖音账号仅发表了2个短视频,粉丝量超过560万,获赞超1000万。

由此来看,虚拟偶像正在撬动着一个不可小觑的新兴市场。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

上述报告指出,虚拟偶像在内容和周边产品产出方面有着较强的可塑性,能根据时代潮流发展不断开发新的爆点,因此行业增长的延续性较强,未来一段时间内都将保持稳定增长态势。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将达到1074.9亿元。

(文中配图除已注明来源外,其余均为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