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鸭第一股”确定重整投资人,能否带来新希望?-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养鸭第一股”确定重整投资人,能否带来新希望?

2021-12-06 21:30:35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马云飞

重整投资人的确定,将此前酝酿了数月之久的“养鸭第一股”华英农业重整推入快车道。

12月5日晚间,*st华英发布关于重整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公开招募期间,共有三家主体向管理人报名参与公司重整,经综合比对报名者提交的材料并经与报名者充分沟通,最终选定上海新增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增鼎”)或其指定的主体与财务投资人联合作为其重整投资人。

上海新增鼎是中国农牧龙头企业新希望集团旗下专业从事资产管理、债务重组、重大资产重组等业务的公司,实控人为刘永好。实际上,此次上海新增鼎成为*st华英重整投资人早有蛛丝马迹。早在1月份,*st华英就与其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产业投资、经营管理、资产管理、债务重组等方面展开全面协作。而在10多天前披露的公开招募和遴选重整投资人的公告中,*st华英方面更是表示,同等条件下,上海新增鼎具有优先投资权。

12月6日,*st华英开盘涨停,之后又震荡回落,最终报收4.31元,跌幅1.6%。

新增鼎将成重整投资人

5月12日,潢川瑞华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潢川瑞华”)以*st华英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信阳中院申请对其进行重整。6月初,信阳中院决定对*st华英进行预重整。

历时5个多月后,11月20日,信阳中院裁定受理*st华英重整,并指定由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和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河南分所为管理人,公司进入重整程序。

从公开披露的截至2021年6月底的财务情况来看,*st华英并未走到资不抵债的地步。财务数据显示,当时其单体账面资产合计为60.05亿元,其中核心资产为其持有的长期股权投资31.97亿元、应收类款项16.03亿元及固定资产9.77亿元。与之对应,相同报告期内,其单体账面负债合计约46.06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15.83亿元,其他应付款14.2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费流动负债9.77亿元。除账面负债外,华英农业还为子公司及外部主体提供了对外担保约4.67亿元。

“重整投资人的招募不限行业,但重整投资人或其出资方从事家禽养殖或其上下游行业、与华英农业具有产业协同性的,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重整投资人需对华英农业未来恢复持续经营和盈利能力出具切实可行的经营方案并提供一定融资支持;重整投资人还需要就华英农业相关资金占用问题出具切实可行、符合监管机构要求的利来娱乐的解决方案。”11月24日,*st华英在招募投资者公告中直言,在同等条件下,上海新增鼎具有优先投资权。

毫无悬念,最终在三家报名参与*st华英重整的主体中,背靠新希望集团的上海新增鼎胜出。12月6日,就“落选”两家投资主体的背景等相关问题,*st华英相关负责人在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法院裁定由管理人来负责公司的重整工作,包括目前的生产经营等均在管理人的管理下开展工作,重整投资人这块也是由管理人接触、沟通及洽谈。”

能否带来新希望

记者留意到,早在6月中旬,上海新增鼎就曾与*st华英签订了《重整投资意向协议》。协议称,新增鼎将以恢复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减轻上市公司债务负担为出发点,将采取多种措施支持华英预重整及重整工作,双方将成立专项工作组,相互配合推进各项具体合作事宜,并且在依法确定重整投资人时,新增鼎拥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权。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新增鼎成立于2015年4月,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注册资本1.7亿元,主营业务为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实业投资等,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523亿元,第一大股东为新希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2.35%。而经过层层股权穿透,新希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新希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此外,后者还持有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75%的股份。

根据利来手机娱乐官网,作为一家以现代农牧与食品产业为主营业务的民营企业集团,新希望集团由刘永好于1982年创立,至今已拥有世界第二、中国第一的饲料产能,中国第一的禽肉加工处理能力,是中国最大的肉、蛋、奶综合供应商之一。在近40年的发展历程中,其已形成农牧食品、乳品快消、智慧城乡、金融投资等相关产业,在全球拥有分子公司超过600家,员工超13.5万人,资产规模超3000亿元,2020年销售收入超2100亿元。

“华英农业的重组对象实际上之前就已经基本确认是新希望,这次只是在经过前期的深入调查后正式确定,所以不出市场预料。”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回应记者采访时称,“作为国内大型禽类养殖企业,目前华英农业面临诸多压力,最核心是资金投入,缓解因禽流感和下游消费价格形成的流动性压力。新希望作为国内农牧产业龙头,重组后可以夯实其板块基础,且后者此前也有重组上市公司的经验。”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新增鼎还曾参与过飞马国际的重整。根据时间线,早在2019年9月,深圳宝安桂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飞马国际不能清偿申请人的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偿债能力,具有一定的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而在飞马国际预重整阶段,2020年7月,上海新增鼎与其签订相关协议书,协议书主要条款包括飞马国际欢迎上海新增鼎作为重整投资人参与其重整工作,并同意为后者参与其重整工作提供必要的支持。

时至2020年9月中旬,深圳中院裁定受理飞马国际重整,相隔不足2个月后,飞马国际披露确定新增鼎为公司重整投资人。2021年1月,飞马国际发布重整执行进展及权益变动报告显示,已于2020年12月29日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新股份于2020年12月30日上市,并已根据《重整计划》将相应股份过户给了重整投资人上海新增鼎,重整计划完毕后,新增鼎将成为飞马国际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将变更为刘永好。

在此背景下,沈萌向记者推测指出,从新希望一步步参与华英重整的扎实打法来看,其参与重整是为了拿下华英的控制权以及业务。

(封面图源 新华社;实习生周逸琨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