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上市公司实控人逝世,所有遗产均由配偶一人继承......-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百亿上市公司实控人逝世,所有遗产均由配偶一人继承......

2021-12-13 21:35:39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胡安墉

12月12日,赤峰黄金公告,董事会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赵美光家属的通知,赵美光于2021年12月11日因病逝世。截至12月13日收盘,赤峰黄金报15.99元/股,跌幅0.74%,总市值266.06亿元。


早已退居二线

根据赵美光遗嘱,其个人名下所有遗产由其配偶李金阳一人继承。为促进公司持续、健康、规范发展,赵美光生前对公司管理团队稳定事项做了妥善、细致的安排。李金阳于12月12日致函公司董事会,全力配合王建华董事长为核心的管理团队的各项工作,服从赤峰黄金战略发展规划,为上市公司发展保驾护航。

目前,相关方正在按法律、法规办理相关的继承手续,相关继承手续办理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赵美光变更为李金阳,李金阳表示,其本人不会在公司任职。

记者注意到,当前赵美光持股赤峰黄金14.8%,由李金阳持股98%、赵美光持股2%的北京瀚丰中兴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有赤峰黄金3.1%股份。若遗产继承手续完成,李金阳将直接或间接持股赤峰黄金17.91%。

赤峰黄金表示,赵美光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公司的创立、成长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司董事会向赵美光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赵美光逝世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级管理人员将继续致力于公司发展,勤勉尽责履职。

公开资料显示,赵美光,男,吉林省吉林市人,1962年6月出生,本科学历,工商管理学士,高级经济师。2004年至2010年任龙井瀚丰矿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华泰矿业董事长;2010年12月至2013年8月任吉隆矿业董事长;2012年12月至2016年2月任赤峰黄金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据《2021年胡润百富榜》,赵美光、李金阳以88亿元身价位列第852位。

事实上,赵美光早已隐退二线。2016年2月,赵美光辞任公司董事长一职,由职业经理人吕晓兆继任。2019年12月,赤峰黄金召开第七届董事会第17次会议,选举王建华为董事长,吕晓兆为副董事长。

此外,2020年11月,赵美光将其持有赤峰黄金的9817万股,以17元/股转让给王建华,交易价款合计16.69亿元。当前,王建华以5.9%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二大股东。

王建华的履历可谓光鲜。王建华生于1956年2月,中央党校大专学历,工商管理硕士,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曾任山东省丝绸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山东黄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2013年2月退休;2013年6月至2016年12月,任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2017年4月至2018年5月任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2018年6月至今,任北京瀚丰联合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2018年9月至2019年12月,任赤峰黄金董事;2019年12月至今,任赤峰黄金董事长。

天眼查app显示,赤峰黄金成立于1998年,2004年4月登陆上交所主板,主要从事黄金、有色金属采选及资源综合回收利用业务,主要产品为黄金、白银、铜、铋、钯等多种贵金属、有色金属,是全国重点黄金企业集团之一。

海外掘金

王建华上任董事长后,曾把“一个目标”作为赤峰黄金未来发展方向之一。“一个目标”是指“公司要做专注、专业的黄金公司,要经得住诱惑,要聚精会神地做强做大黄金矿业主业。”

在“一个目标”的指导下,赤峰黄金近年来频频落子海外矿山。截至上半年,赤峰黄金境外资产共计47.2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68.49%。

11月1日晚间,赤峰黄金称,其全资子公司赤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赤金香港”),拟以18.62亿元的价格收购金星资源全部已发行和流通的普通股的62%。金星资源的核心资产是位于加纳的wassa金矿,截至2020财年,wassa矿山累计已产黄金240万盎司,矿山共有资源量1172万盎司,预计2022年可生产黄金4.5吨以上。

早在2018年,赤峰黄金便在香港成立赤金香港,成为其海外投资重要平台。当年,公司收购万象矿业sepon铜金矿,是老挝最大的有色金属矿山。

2020年12月,赤峰黄金曾计划通过赤金香港,以现金1.08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澳大利亚上市公司rml持有的mensin bibiani pty ltd100%股权,后者名下拥有bibiani矿山。据悉,该矿山位于加纳西南部,处在加纳著名的sefwi-bibiani黄金成矿带(绿岩带类型)的中部,该矿山有超过100年的生产历史,据估算已累计产金500万盎司。

赤峰黄金本希望借此进入到加纳这一淘金圣地。但今年4月19日,赤峰黄金称由于该交易的核心资产采矿租约的有效性及合法性已经受到实质影响,决定终止收购。

2018年至2019年,得益于黄金产销量的提升,赤峰黄金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88亿元、7.84亿元,同比增长241.35%、317.02%。

时至今年,赤峰黄金的业绩增长遭受阻力。2021年前三季度,其营收为26.68亿元,同比减少23.45%,归母净利润为5.51亿元,同比微增8.73%。单季度来看,赤峰黄金第三季度实现营收9.96亿元,同比增加18.59%,归母净利润1.5亿元,同比减少47.28%。

对于单季度净利大幅下滑,赤峰黄金解释称,其一,上年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使母公司美元借款产生较大金额的浮动汇兑收益,冲减公司财务费用;其二,万象矿业由生产电解铜转向主要生产黄金,电解铜产销量较上年同期显著下降,导致营收下降较多;其三,万象矿业金矿项目投产初期,生产成本相对较高;加之新冠疫情影响,导致黄金产能未完全释放、工艺优化周期拉长。

起诉合作方

赤峰黄金还与合作客户对簿公堂。据12月10日公告,赤峰黄金控股子公司万象矿业有限公司(下称“万象矿业”)因设备纠纷,在香港高等法院向青岛国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林科技”)提起诉讼。

回溯事件历程,2021年4月,万象矿业和国林科技签订书面协议,由后者向前者提供vpsao2(真空变压吸附制氧)工厂的工艺设备及相关设施。赤峰科技称,由于国林科技所提供设备存在严重质量缺陷,于9月引起爆燃事故,10月又出现多个设备故障,给万象矿业造成了损失。

万象矿业请求判令国林科技向其支付因设备缺陷造成的损失和费用,估算金额约4600万美元。

看似是由于供应方设备引发的事故,国林科技则给出了更多的细节。12月12日,国林科技披露,协议签订后经万象矿业同意,公司作为设备集成供应商向江西气体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压公司”)采购3台氧气压缩机。公司按合同约定供货后,万象矿业负责设备及管道安装。

国林科技称,事故发生后,公司收到通知,立即协调江压公司采取相关措施,并应万象矿业要求委派相关人员到现场配合进行事故原因调查。而截至赤峰黄金发布公告之日,万象矿业尚未开展任何须与公司及江压公司委派的现场人员配合进行的事故调查工作。

上述设备事故是否会对赤峰黄金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国林科技的说法是否属实?记者就此致电致函赤峰黄金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