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僵尸子公司拖累,“钾肥之王”净利或变薄!要发力碳酸锂业务?-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受僵尸子公司拖累,“钾肥之王”净利或变薄!要发力碳酸锂业务?

2021-12-15 21:40:26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胡安墉

12月14日晚间,盐湖股份公告,盐湖能源已与海西州生态环境局签订《生态环境损害赔偿与生态环境修复治理协议》,缴纳1.95亿元赔偿后,剔除公司2020年度已计提盐湖能源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基金,初步预计会减少公司2021年度利润约1.11亿元。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12月15日收盘,盐湖股份报32.27元/股,跌幅3.82%,总市值1753.19亿元。

赔偿近2亿

作为盐湖股份的全资子公司,盐湖能源成立于2012年,主要负责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矿建设、运营。

祸根在8年前就已埋下。青海省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告知函显示,2013年至2014年期间,盐湖能源在未取得相关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对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炭资源实施开采,该行为涉嫌非法采矿罪。

记者查阅盐湖股份2020年年报发现,彼时公司已计提盐湖能源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基金8386.06万元。然而,窟窿要比想象中大得多。据盐湖股份10月12日公告,为降低社会影响及法律影响,盐湖能源拟将非法采矿产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3.57亿元及时退缴至公安机关,预计会减少公司2021年度利润3.57亿元。

此即意味着,加上盐湖能源缴纳的1.95亿元赔偿,盐湖股份的年度净利润或将减少4.68元。

上述情形也引来了监管层的注意。10月27日,深交所向盐湖股份下发监管函,盐湖股份在10月8日收到海西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告知函》,深交所认为公司未对该事项及时履行相关临时信息披露义务,违反相关规定。

11月22日,盐湖能源收到海西州环境局的《生态环境修复治理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告知书》,盐湖能源应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费用9500万元、生态环境修复治理费用1亿元,合计1.95亿元。

盐湖股份表示,根据公司重整计划及重点工作安排,已将盐湖能源列入僵尸企业。缴纳上述费用后,盐湖能源在木里矿区生态环境修复治理义务及生态环境损害义务即履行完毕。

记者致电致函盐湖股份董秘办,欲就上述情况进行采访,对方表示需等待内部审批,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雷声”不绝

盐湖股份始建于1958年,1997年登陆资本市场,主营氯化钾及锂盐产品开发、生产和销售,是中国现有最大的钾肥生产基地,拥有青海察尔汗盐湖采矿权,被业界称作“钾肥之王”。其实控人系青海省国资委。

因三年连亏,盐湖股份在2020年5月被暂停上市。今年8月10日,盐湖股份复牌首日即触发两次临停,最高冲至43.9元/股,当日收涨306.11%。此后,公司股价一路上行,8月23日达到年内高点45.65元/股。

从二级市场最初的反应上来看,盐湖股份似乎迎来新生。但自从重新上市以来,公司“雷声”不绝。

复牌仅四个月有余,盐湖股份接连收到两封监管函。因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收函前,10月11日,深交所就向盐湖股份出具监管函,缘由是其在原子公司重整期间,进行财务资助及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相关的审议程序及披露义务。

早在9月27日,盐湖股份公告称,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书显示,2021年1月以来,因国际氯化钾价格上涨因素,国内氯化钾价格出现剧烈波动。盐湖股份是最大的国产钾肥生产供应商,年产能超过国产氯化钾总产能的一半,公司氯化钾销售价格对市场有重要的指导和引领作用。

经查,盐湖股份销售钾肥产品时,其生产成本未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大幅度上调销售价格,违反价格法相关规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责令公司立即改正,且处以160万元罚款。

更令人咋舌的是,盐湖股份多名前任、现任高管年内相继“落马”。10月14日,盐湖股份党委副书记,青海汇信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康民被查;9月9日,盐湖股份生产技术部经理刁祥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4月30日,盐湖股份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兴富被查,接着在10月被双开,目前被依法逮捕。

“雷声”密集下,市场反应诚实。自8月下旬冲上年内高点后,盐湖股份震荡下行,以最新收盘价32.27元/股计算,其股价跌去近三成,市值缩水726.94亿元,失守2000亿元大关。

前三季度净利增长75%

抛去负面消息,市场更在意的是,盐湖股份重归后业绩成色究竟如何?

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07.99亿元,同比减少32.58%,归母净利润37.15亿元,同比增长75.41%。对于营收下滑,公司表示主要原因是报告期贸易收入及化工产品销售比上年同期减少所致。净利增长则是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报告期氯化钾及碳酸锂产品价格上涨。

重回资本市场的盐湖股份,将业务聚焦在两大板块,分别是氯化钾业务和碳酸锂业务。2021年上半年,公司氯化钾营收占总营收的81.52%,碳酸锂仅占7.6%。不难看出,盐湖股份目前业绩的主要支撑仍是氯化钾板块。

不过,对比2020年2.73%的营收占比,盐湖股份碳酸锂业务得到大幅提升。此外,得益于碳酸锂的高景气度,该业务毛利率也由年初的12.47%,升至上半年的59.41%。

盐湖股份也在释出利好。12月13日,盐湖股份与国轩高科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在新能源、锂电、科技研发、锂镁材料、人才培养等领域深度合作,推动双方在新能源产业领域的竞争力提升和业务快速发展。

反观负债方面,盐湖股份仍旧承压。截至三季度末,尽管盐湖账面上有61.76亿元现金,但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达20.74亿元,有息负债包括长期借款30.93亿元,应付债券51.47亿元。

记者还注意到,截至三季度末,盐湖股份控股股东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累计质押股份7.53亿股,占其持股的99.99%。

(封面供图:陆怡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