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热搜!员工吐槽月薪低被“回怼”!茶颜悦色近8000人工作群彻底炸了!刚刚,创始人道歉......-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登上热搜!员工吐槽月薪低被“回怼”!茶颜悦色近8000人工作群彻底炸了!刚刚,创始人道歉......

2021-12-17 18:40:38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

茶颜悦色11月一口气临时关闭近80家长沙门店的后续影响似乎正在逐步显现。

今日,#茶颜悦色员工吐槽月薪不超3000元#引发广泛讨论,对此,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就内部薪资争吵发道歉信,称:“对不住8000位信任公司、一起努力想办法抗住这个冬天的伙伴……事先没有把薪资调整的原因和调整后的薪资计算方式跟大家讲清楚。”

部分员工因降薪在工作群内争吵

近日,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流出了一份茶颜悦色公司内部群聊记录,其内容显示,部分长沙员工因疫情减工时、降薪,到手工资由原本的5000元左右降低至2000元左右、提成仅8元,因而在茶颜悦色内部群聊中引发讨论。有员工表示工资太少、房租吃饭外所剩无几;也有人对高强度的工作规划不满。一位长沙员工表示,人均工时11小时,晚上12点打烊还要开会到凌晨3点,第二天9点就要开店。

而一名武汉区域员工“工作不努力还想拿高工资......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有多大本事拿多少钱”的发言引爆了口水大战。让长沙员工不能接受的是:其实工资发下来能理解,但是看着外区的人拿着6000元、7000元一个月的工资来骂我们拿1000元、2000的工资的人,德不配位......觉得寒心。”

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小葱老师)随后发言称,关于开会时间的问题应向上反馈,工资虽少但公司是按劳发放,茶颜悦色在疫情期间一个月亏损2000多万元。

在这场口水战稍稍平息后,有员工发现茶颜悦色的员工人数明显减少。“上午7800人的群,晚上只剩7600多人。”在社交平台上,有茶颜悦色员工表示因工资而辞职,也有部分员工表示是公司让其提交离职申请,其中包括稍早在群内反馈过意见的员工。

而吕良也就在群聊内的言论发出了内部道歉信,表示此前的争吵是公司和其个人在管理上的失职。未能事先有把薪资调整的原因和调整后的薪资计算方式讲清楚,在伙伴们收到当月工资后,也没有站在伙伴们关心的问题角度来做好沟通,解答大家的困惑。

他解释称,11月的薪资调整,是基于公司业绩不佳、长沙区域部分门店临时闭店等运营动作所做的决定。此次调整大的逻辑,是保证哪怕0工时的伙伴也能够有基本工资,维持基本的生活。但客观上也导致大家的工时都缩水了,很多门店伙伴的提成下降、收入减少了。“因为我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做的决策过于冒进,不得不在此刻做出这样的安排。”

茶颜悦色方面对媒体表示,目前内部在跟进此事,主要是先和伙伴们沟通和达成共识。“除了对内的致歉以外,着重在和几位重点伙伴当面沟通,我们会酌和伙伴沟通的情况再看后续如何动作,因为还是家里人吵架。”

此前公司大批闭店致员工降薪

引发这场内部纷争的主要原因,还是茶颜悦色此前大批闭店的举措。

11月10日下午,茶颜悦色通过官方微博宣布,长沙有约80家门店临时关闭,后续将视情况逐步复开。此前,抖音等社交媒体上传出茶颜悦色部分门店关闭并贴出“门面出租”的相关信息,茶颜悦色对此解释称,仅为“垃圾小广告”,并非其官方行为。

茶颜悦色方面表示,目前有约480家门店正常营业,临时关闭的87家门店大部分位于长沙。

这已经是茶颜悦色今年第三次集中临时闭店了。茶颜悦色在微博中表示,第一次临时闭店是年初的就地过年,第二次是七月底疫情反复,第三次就是最近被网友关注到的事件。

眼下看来,疫情的反复让茶颜悦色单城密集开店的模式受到了挑战。

人们已经对长沙遍地开花的茶颜悦色习以为常。在长沙五一广场商业区,每50米就能看见一家茶颜悦色;长沙高铁站内,至少有4家茶颜悦色在同时营业。近500家门店,让茶颜悦色渗透到了将这座城市的每个缝隙。但疫情对这种布局的打击,就像在“马蜂窝扔了一枚手雷”。

此次临时关闭87家店,意味着茶颜悦色将直接少了近15%的收入来源。茶颜悦色称“之前的密集布点在长沙的城市发展中赚到了红利,疫情之下,自然也要承担人流减少带来的结果。”

密集布局长沙曾帮助茶颜悦色成长为这里城市名片级的品牌。再加上曾经“长沙独有”的地域稀缺性,吸引了大量游客前往打卡。

关闭大量门店,又要为后续恢复营业留住员工、不能直接辞退员工,造成了当下部分员工工时大幅减少,薪酬缩水。

对此,茶颜悦色也并非全无应对,近年来它也在尝试改变。2020年12月,茶颜悦色走出长沙,进入武汉开店,此前还因开业排队8小时上过热搜。到今年6月,其武汉门店已增加到24家。在武汉之后,茶颜悦色也启动了进驻更多湖南省内城市的计划,今年在株洲、岳阳、浏阳开店外,明年还将走进湖南其他市州。

整体而言,茶颜悦色从密集布局单一城市,转向了区域性扩展。茶颜悦色也称,去浏阳,开株洲、岳阳,拓武汉,是面对疫情的自救,“我们期待在团队策略的快速调整中,搏到茶颜新的生机”。

今年4月,茶颜悦色快闪店首次登陆深圳时,曾引来数万人排队,代购费甚至炒到500元。有不少年轻人顶着30度的高温排队买奶茶,甚至为了喝一杯茶颜悦色奶茶,排队超6小时。

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曾表示:“外面的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茶颜悦色内部人士也曾对媒体称,进驻一线城市的高门店费用和供应链问题,易伤及品牌定位。因此,即使深受新生代消费群体喜爱,茶颜悦色还是做出了暂不进入一线城市的想法。

此外,在社交平台上,不少茶颜悦色员工在抱怨工时太长时,提到需要花很多时间背诵长篇累牍的话术。对此,也有不少消费者认为目前茶颜悦色的话术过长、拉长了等待时间,也降低了消费体验。

此前曾有茶颜悦色员工告诉媒体,每天除了配方表以外,有非常多的口号要记。包括对顾客说欢迎词,询问是否要试饮、是否有会员、要不要集点卡,还要问姓氏,要介绍喝法及注意事项,客人走时还要说欢送词,还有一些招客,活跃氛围的话术等。而这些话术关系到每个员工的评级问题,同时涉及到工资提成,达不到一定分数的话将失去提成。

但眼下,对这家明星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或许是如何稳定人心,改善大本营的内部管理。有茶颜悦色员工仍在社交平台上表达对公司的理解,而那些想要拿多点钱过个好年的员工表达的,也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新式茶饮市场饱和 奶茶店存活率约20%

除了疫情带来的影响,新式茶饮这一赛道近年来吸引了众多入局者,竞争也日趋激烈。其中,定位中高端的有喜茶、奈雪的茶、乐乐茶,中端的有都可coco、快乐柠檬、一点点、茶百道、古茗等,中低端的则有蜜雪冰城等。茶颜悦色定价上属于中端,但受众主要集中在长沙及周边部分地区。随着这些品牌纷纷进入长沙市场,茶颜悦色无疑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实际上,感受到生存压力的不止是茶颜悦色。近期,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发布了三季度运营情况及盈利预警公告。该季度内,奈雪的茶共新增90间门店,关闭3间门店,另有17间标准店转为奈雪pro茶饮店,预计全年将新开约350间门店。奈雪的茶预计,内地部分地区疫情持续反复爆发,预计可能对业绩表现带来持续影响,全年经调整后的业绩也将由盈转亏。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称:“茶颜悦色选择临时闭店,是一个非常理智的行为和策略。伴随疫情的变化,打卡的游客减少,再加上密集布点带来的本地客源分流,临时闭店不失为一种以退为进、优化整合的策略。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各大品牌应进一步夯实内功,做好精细化运营、产品创新等举措,稳固消费者基础,切忌盲目扩张。”

相关行业数据显示,奶茶店的存活率只有20%左右,且大部分新开奶茶店处于亏损状态。艾媒咨询数据也指出,可持续经营超过一年的奶茶店仅为18.8%。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中国茶饮企业总数超30万,其中停业、清算、吊销、注销的企业超13万,占比高达43%。

来源:界面新闻、中国基金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