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怎么炒股?四大顶流基金大佬罕见发声,刘格菘、刘彦春、傅友兴、余广谈未来布局,来看具体攻略-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明年怎么炒股?四大顶流基金大佬罕见发声,刘格菘、刘彦春、傅友兴、余广谈未来布局,来看具体攻略

2021-12-21 21:31:48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许诺

进入2021年年底,刘格菘、刘彦春、傅友兴、余广等顶流基金大佬罕见发声,展望2022年a股投资布局。

从公开表态来看,刘格菘认为押宝赛道的打法在明年或难奏效,2022年a股市场同一行业的分化或将更为激烈,将极大考验基金经理的投资眼光。刘格菘管理的基金将重点围绕具有全球比较优势的制造业领域进行布局。

相对而言,刘彦春则认为提振内需将是明年政策重点,那些由于短期景气波动被错误定价的公司将是下一阶段布局重点。

同一赛道内部个股或加大分化

只要押中一个正确的行业赛道,几乎不论如何具体个股如何选择,都会带来丰厚的基金收益,这是2021年a股市场的一个特点。

这种重行业轻个股的打法还能持续多久?近日,顶流基金经理、广发基金副总经理刘格菘表示,今年很多细分行业的爆发、轮动,很多微观行业、细分行业的供需格局在短期内发生了剧烈变化,导致某些行业上游的资源价格短期出现比较巨大的涨幅,带来这个方向上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

“从我的理解来看,这恰恰说明了我们应该继续沿着供需框架看每一个行业。”刘格菘指出,现在很多人会从景气度的角度寻找适合投资的资产,景气度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景气度背后的推手是什么?我觉得是每一个信息变化、每一个政策变化,导致大家对于行业未来供需格局预期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导致整个行业出现资产价格剧烈波动。

对2022年的市场怎样预判,行业方面的配置策略是什么?刘格菘表示,明年市场的关键词应该是分化:行业之间、同一个行业上下游、同一个赛道的细分领域都会有较大分化,这也许是明年市场最主要的特点。对基金来说,明年应该是更考验基金经理的眼光,更考验基金经理对产业格局理解的一年。

行业配置上,他会延续自己在季报中提出的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这个方向,再做深入挖掘。今年虽然很多行业在轮动,但是看2022年,对全球比较优势不利的影响因素会逐渐淡化,所以核心还是要看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的竞争力有没有在过去一年有所提升,供需格局有没有变好。

刘格菘强调,明年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在公司的护城河、上下游产业链匹配能力上,竞争优势进一步强化,所以明年还是围绕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进行配置。

被错误定价的股票或将苏醒

另一顶流经理、景顺长城副总经理刘彦春也在日前发声,表露对a股投资的看法。

管理资金超千亿的刘彦春表示,国内经济增长已在潜在增速之下,预期宽信用、稳增长、提振内需将是明年政策重点,那些由于短期景气波动被错误定价的公司将是下一阶段布局重点。

“2022年大概率是新冠疫情结束的开始。”刘彦春认为,从全球角度看,滞后于消费复苏的投资端有望逐步回归正常。前期,我国利用出口份额快速提升的时间窗口,充分压降宏观杠杆率,调整经济结构,消化长期风险,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景顺长城的另一顶流——总经理助理、股票投资部总经理余广也同时发声。他预计,2022年2季度至3季度见到本轮盈利增速低点,下半年在宽信用传导下盈利有望逐步企稳,但全年增速预期不宜过高。

余广认为,2022年或难有指数级别的行情,但大幅下跌的概率也不大,市场大概率延续今年的结构性行情,而宏观信用结构扩张的方向也将带来更多的阿尔法机会。具体来说,一是转型经济下,科技制造与大消费有长期超额收益。二是ppi-cpi剪刀差收敛,中下游盈利能力修复,建议重点关注提价能力强或行业空间大,且估值消化充分的消费蓝筹。

明年寻找低估资产难度大

值得关注的是,行业大佬、广发基金副总经理傅友兴对a股也有最新表态。

谈及明年的股票投资,这位顶流基金经理表示,相对乐观的一点在于,今年由于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业链的利润集中在上游;而明年产业链利润的分配会有较大变化。今年受冲击较大的优势制造业、消费行业等公司,明年的盈利预计会有较大改观。在这些行业里,有不少积极的结构性机会。

第一,是看经济层面,个人预计2022年经济增速将平稳回落。一方面,今年是疫情冲击后经济恢复的第一年,明年的经济增长基数是比较高的;同时短期内消费和投资的增长可能难有大的起色;另一方面,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相信会推出不少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基于这个经济增长预期,个人预计明年a股上市公司整体的盈利增长或相对平淡。

第二,市场流动性方面。随着原材料价格压力的下行以及经济增速的回落,货币层面有望保持相对宽松的局面。房地产融资最紧的时候即将过去,广义社融增速预计将企稳回升,这对股市的估值有望形成支撑。

第三,看市场估值。目前a股市场估值分化比较大,一方面不少行业经历了2019年以来近三年的持续上涨,整体估值不算低,客观来说寻找低估资产的难度在加大。另一方面,金融地产等行业的估值比2018年底的时候还低。所以,市场不存在大的系统风险。

基金大佬的部分精彩问答

刘格菘:投资要从企业家角度思考行业

1、怎样总结2021年的市场?

刘格菘: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总结2021年的市场,我觉得是轮动。今年的市场,很多行业都有投资机会,但大部分投资机会都没能延续很长时间,周期股、资源类的股票、新能源汽车上游的材料、消费,还包括其他主题性的行情。总体而言,今年的市场呈现出精彩纷呈、快速轮动的格局。

跟过去不一样的因素,今年是碳中和元年,政策刚出来,很多行业的预期发生了剧烈变化,导致这背后产业层面供需格局的预期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这也导致某些行业的上游资源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很多情况都是过去投资中没有经历过的。

2、经历了今年的市场,对于投资是否有新的理解和总结?

刘格菘:我的投资框架是在供需背景下做不同产业的比较,今年的市场对我来说不是挑战,而是丰富。

今年很多细分行业的爆发、轮动,很多微观行业、细分行业的供需格局在短期内发生了剧烈变化,导致某些行业上游的资源价格短期出现比较巨大的涨幅,带来这个方向上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

从我的理解来看,这恰恰说明了我们应该继续沿着供需框架看每一个行业。现在很多人会从景气度的角度寻找适合投资的资产,景气度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景气度背后的推手是什么?我觉得是每一个信息变化、每一个政策变化,导致的大家对于行业未来供需格局预期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导致整个行业出现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

所以,我认为今年的市场是从这个方向进一步丰富了自己的框架。

3、广发基金在科技、先进制造等方面的投资优势来源于哪里?

刘格菘:首先,从团队构成角度,我们有一批比较成熟的基金经理,有看科技出身,有看制造业出身,有看新能源出身,他们都是公司同一批研究员中最优秀的代表,从他们的知识结构、研究储备来讲,有自己的优势。

另一方面,投资团队的沟通非常好,我经常跟基金经理讲,我们要做贴近产业的投资。2021年,我们跑了很多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目的是希望向优秀企业家学习,争取站在企业家的角度思考行业未来变化的大趋势。

这是广发基金投研团队的一个特点,我们会沿着产业投资的思路做贴近企业家的投资,投资期限比较长,选定看好的行业之后,可能未来两三年都会在这个行业做比较长期、比较专注的投资。这是整个团队在制造业、在科技方向上投资的特点。

傅友兴:持仓行业分布均衡

1、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投科技和价值投资矛盾吗?

傅友兴: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在他的《证券分析》这本书中讲到:投资是一种通过认真的分析研究、有指望本金安全并能获得满意收益的行为。我自己理解,这是价值投资的内涵。

但是,在价值投资的做法上,表现形式是比较丰富的。比如,在格雷厄姆那个时代,他的选股标准是:股价要低于公司净有形资产的2/3。

到了巴菲特,他的选股理念是偏好购买具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特许经营企业的产品或服务是被需要、被渴望、无可替代的;这样的企业通常拥有经济商誉,能很好地抵御通货膨胀的影响。

最近二十年,科技类企业给投资者带来的收益非常显著,所以比尔米勒、英国的baillie gifford资本等擅长投资科技股的投资人受到市场的很大关注。我觉得,他们是把将价值投资的外延作了进一步拓展。我们知道,许多传统的价值投资者通常投资很少的科技股;但是,过去的历史数据表明,科技行业具有创造巨额、持续的股东财富的能力。

我觉得,投资科技股与价值投资并不矛盾。只是我们也认为,一般来说一个基金经理擅长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圈是相对有限的,有的擅长做深度价值,有的擅长买高质量的企业,有的擅长买科技股。

2、股债平衡型产品要怎么管?

傅友兴:股票和债券是二级市场投资的两大类基础资产。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是存在周期变化的,而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在经济的不同阶段,都会有收益风险比最佳的资产。我们的股债平衡型产品就是基于这个认知,通过对股票和债券的动态平衡,努力去为投资者寻求基金资产的稳健回报。

在日常管理中,我的管理方法主要分为以下三步:

第一,是做好大类资产配置。我会从两类资产整体估值的角度考虑什么样的资产它的收益风险比是更高的,基于这个角度做好基金的股票与债券配置。我管理的股债平衡型产品,股票仓位一般是围绕50%上下波动。

第二,在股票的行业配置上,基于各行业的供需景气和估值分析,做一个合理配置,保持行业相对分散,单一行业占比不会特别高。

第三,在具体选股上,基于公司的商业属性、公司治理和估值,精挑细选优质企业。我的组合持仓通常以公司治理好、具有竞争优势、增长持续性强的高质量企业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