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银保)一位外资银行人眼中的2021:保持配速,全力以赴 | 回眸2021-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天下银保)一位外资银行人眼中的2021:保持配速,全力以赴 | 回眸2021

2021-12-29 21:47:31 来源: 作者:吴林璞

记者 吴林璞

(摘要)从规模看,外资银行过去一段时间增速低于我国银行业平均增速,导致资产规模占比下降。但这一数字是相对的,银行业整体规模同时在变大。从外资银行自身来说,多年来的发展基本保持较为稳健的增速,在投入的基础上有产出,然后再进一步投入,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2021年,在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银行业擅长的领域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在这种情况下,相关调整也在加快推进。

“转型期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舒服,但这也在考验大家多年练出来的肌肉是否退化。整体看下来,在业务转换期,大家的配速没有慢,基本还是按照正常的节奏来。”恒生中国环球贸易及融资业务部总监李骅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在金融行业继续扩大开放的背景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加快构建,同时受到疫情冲击影响,内贸在外资银行业务份额中的比重也越来越大。具体来看,体现在扶持本土企业并对其出口业务给予支持等方面。

  “在某种程度上,数字化就像是为贸易融资插上了一双翅膀。”该人士进一步指出,相比服务单个企业,服务整个产业的说法可能更加准确一些。

  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外资行的人才需求主要呈现出两个特点:一是通晓国际惯例,又有本土经验的核心金融人才;二是了解金融科技的复合型人才。

  回顾2021年,从外资银行自身发展来看,出现了哪些新变化?业务和人才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又是如何体现的?

业务转换保持配速

一直以来,银行业的发展是与整个国家的战略发展互相推动与促进的。一方面,银行业会推动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国家战略的调整也会倒逼银行进行战略层面的转型。

李骅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回顾2021年,落实到业务层面确确实实可以感受到银行业配合国家战略进行业务调整后的一系列变化,但对于较早进行转型的机构来说,这样的变化其实不仅仅始于2021年。

李骅珊表示,虽然在新的赛道上跑法也会有所不同,但能够看到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是,无论是中资银行还是外资银行的小伙伴,虽然一定程度上受到业务转换期的影响,但整个2021年跑下来,配速并没有慢,并且保持着稳定的心率。

“我自己做贸易融资这一块,可以感受到2020年以来已经陆陆续续在调整,2021年也延续了这个趋势。”李骅珊表示,无论是所接触的一些生产型企业,还是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一些企业客户,来自的行业都比较多样化。

举例来说,有很多来自新能源行业。银行与传统行业的客户一起探索更为绿色的转型。而转型的过程中,银行方面可以提供独特的金融产品和工具。

对于相关业务做下来的感受,李骅珊告诉记者,比较重要的一点是需要以更大的格局去看待手边正在做的事情。对于融资企业来说也是如此,大企业对社会责任方面往往也给予了更多关注,但这并不是一句很空的话,而是具有了较多层面的现实意义。

换言之,只有当整个鱼塘、整条河、整个湖和整片大海都有源源不断的活水,里面的鱼儿,无论大小才能活得更好。“这也是为什么一起去打造一个有效的经济生态圈是如此的重要。在这个领域,包括外资银行在内的机构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李骅珊表示。

提供差异化产品方案

2020年年初,面临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在政府主导下,包括银行业在内的金融业全年进行配合,推出了一系列包括减免和延期付款在内的政策,有效地帮助企业走出了困境。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些举措也在不断地形成正反馈。以出口型企业为例,2020年下半年以来表现非常强劲,也是企业走出低谷并恢复造血功能之后,用自身活力带动整体经济发展的体现。

“对企业的服务在它本身之外还包括很多方面,其中向上可以看到供应商,往下端走还有经销商。”李骅珊表示,而得益于数据化的发展,现在甚至可以借助大数据平台看到企业在订单阶段的相关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数字化就像是为贸易融资插上了一双翅膀。

“以恒生中国为例,扎根于内地市场的同时,结合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可以看到,内贸在我们业务份额中的比重也越来越大。”李骅珊进一步指出。

这体现在扶持本土企业并对其出口业务给予支持等方面。“这个领域可以切入的点很多,我是做贸易融资的,毫不夸张地说,内贸占到整个收入贡献的绝大部分,这也是我们本土化的一个很好的体现。”李骅珊表示。

整体来看,和单纯的流动资金贷款不同,相关产品方案对搭配能力的要求比较高。其中,“差异化”则体现在对企业进行授信的同时,可以端到端地进行上下游发票合同的管理,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决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上下游资金所面临的困难。

“我们不希望把每一家企业割裂开来看,从供应链角度,不管是做纺织、化工还是运输,每一个行业都有客户和供应商。”李骅珊告诉记者,所以对于银行来说,可能一开始是以某个行业的中大型企业切入,但是相关企业的客户和供应商也没有被排除在服务范围之外。

“相比服务企业,服务产业的说法可能更加准确一些。”李骅珊强调,可以通过在整个产业里面一起去构建生态,从而覆盖到大大小小的各个方面。

发展步伐保持稳健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季报》,2007年末外资银行的资产占比2.4%,2019年末降至1.6%。截至2021年上半年,外资银行在华共设立41家外资法人银行、115家外国银行分行和139家代表处,营业性机构总数达930家,外资银行总资产3.73万亿元,占我国金融业机构总资产(371.26万亿元)的1%。

针对该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从规模看,外资银行过去一段时间增速低于我国银行业平均增速,导致市场份额下降,但这并不能说明其缺乏经营能力,主要原因是其补充资本要求限制较多等影响。

有银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尽管资产规模占比下降,但这一数字是相对的,银行业整体规模同时在变大。从外资银行自身来说,多年来的发展基本保持较为稳健的增速,在投入的基础上有产出,然后再进一步投入,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该人士表示,单纯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外资银行的比重是不高的。在具体业务层面的“打法”上,与中资银行也有一定区别,体现在切入点和追求的目标等方面。但整体来看,如果说外资银行在2007年本地法人化时候的发展还处于孩童时期,十多年过去,应该已经成长为一位青少年了。

李骅珊也告诉记者,随着业务的发展,外资银行规模也会进一步提升,但整体步伐还是会保持稳健,即在一个长期的规划下,把应该做的事情一件件做好,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像上面提到的,深耕市场并一起完成一些有意思的、有技术含量的事情,然后和产业一起发展,在此基础上扩大业务,实现生态共建。”李骅珊补充道。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1年二季度,外资银行资产利润率(roa)最低,仅为0.61%,低于国有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及民营银行。

针对资产利润率较低的问题,有分析认为,这要从多个方面考虑:一是外资银行不良率远低于国内银行机构,这反映出外资银行谨慎经营的理念和风格,风险偏好较低。另外,从负债端来看,外资银行在国内网点有限,更偏向于优质客户,不太追求资产规模。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跨境联动方面,外资行也可以跟中资行进行合作,借助中资银行在存款、客户、网络等方面的优势,扩展一些在实际操作上可释放的业务空间,比如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等。

而现阶段,基于中外资银行各自具有的优势,这样的合作也越来越多。

注重人才可持续发展

“对于一个市场的长期投资和只干一票的买卖有本质上的不同。只有建立在可持续基础上的发展才有未来。”李骅珊对记者强调,而可持续发展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便是人才。

事实上,不难发现,结合不断变化的大环境,各行各业都在对以往的固定思维进行转变。

在李骅珊看来,开放性的思维体现在对不同文化的包容性。“我们尽量让同事以各种各样的方式work smart(聪明地工作),从解决问题入手,然后去培养整个团队的敏锐的触觉;另一个方面就是鼓励大家speak up(大胆地说),提出不同的见解之后一起讨论”。

而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员工身上的“主人翁精神”同样重要,只有这样才会在关键时刻体现出超强的执行力。

“我比较欣赏的一类人才是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带一个项目,放到团队里也是一个优秀的team player(团队合作者),首先要非常有责任感,然后下一步就是执行。”李骅珊笑言,可能有点“面面俱到”的感觉,但这样“多面手”的员工在团队里是非常需要的,不过如果要选择一个,团队合作是放在最前面的。

在李骅珊看来,好的人才既要在需要一个人上的时候能够单枪匹马地“战斗”,在这之前也必须是一个很好的团队合作者。在团队里应该拿出最好的一面去同他人合作而不是竞争。

记者了解到,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外资行的人才需求主要呈现出两个特点:一是通晓国际惯例,又有本土经验的核心金融人才;二是了解金融科技的复合型人才。

此前,有外资银行中国区人力资源部高管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或将进一步加强人才流动。一方面,继续保持跨国家的人才交流,在从国际输入人才的同时,也为集团输出人才;另一方面,更好地实现长三角、大湾区、京津冀和川渝四大区域之间的人才流动。

金融继续扩大开放

自2020年4月1日起,我国金融市场全面开放,包括券商、保险、基金、期货、信用评级公司等都可以来中国设立全资公司或收购中国的同类金融机构。

可以说,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促进了金融供给侧改革,有效对冲了疫情和地缘政治恶化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向外界传递出我国进一步开放的强烈信号。2020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6.2%。商务部近日公布,2021年1-1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422亿元,同比增长15.9%。如无特殊情况,2021年吸收外资将实现两位数增长,能够实现全年稳外资目标。

银保监会国际部副主任卢巍指出,“十四五”期间,中国将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银行业保险业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将会逐渐更加成熟。

2018年以来,国际主要指数编制公司明晟(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先后将a股纳入其旗下指数产品,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相继纳入中国国债。

此外,人民国际化程度进一步提高。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1月,在基于金额统计的全球支付货币排名中,人民币全球支付排名维持全球第五位。从比例来看,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由10月的1.85%升至11月的2.14%。

2021年10月19日,“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的推出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的重大突破,也是个人跨境投资便利化的关键一步,可以让机构及投资者在不同的市场找到相应的投资机会。

此外,与沪深港通、沪伦通、基金互认等投资渠道相比,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客户在个人资金管理、产品和投资时机选择方面具有更高的自主权,投资操作更快速、更便捷。

有资深银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得益于金融开放的政策,外资银行得以在中国展业、发展、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未来,在进一步的开放中,外资银行也将继续坚持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让金融回归本源,做新发展理念的积极践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