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蝶变: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城市温度”-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苏州河蝶变: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城市温度”

2021-12-29 20:33: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吴斯洁

这是一条河蝶变的故事,也是一座城成长的故事。

出租车从武宁路驶向光复西路,停在了武宁路桥的正下方,冷冰冰的水泥桥下别有洞天。

记者此前并未想到,“桥下咖啡”真的建在桥下,因为武宁路桥并不宽,谁能想到这样一个长期被忽略的空间里能塞下一家咖啡馆,甚至还装下了一个小小的舞台和一排洗手间呢?

咖啡馆内外均由浅黄色木板打造,窗前挂着圣诞节装饰物,屋外的吊顶上布置了满天星般的灯饰,待夜晚亮灯后,此处小小的桥下空间定会更显别致。

这里是苏州河畔驿站之一。记者在桥下咖啡馆内见到了驿站设计者——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致正建筑工作室创始人张斌。

精益求精,见缝插针

推进上海市“一江一河”沿岸滨水地区的高质量发展是上海践行“人民城市”理念的重要举措。在“十三五”期间,“一江一河”已实现基本贯通。

“十四五”时期,上海对“一江一河”开发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这一年,上海大力开展沿河开放空间品质提升工作,普陀区在年初即表示将在苏州河沿线按照500米间距的服务半径,分级分类规划25座驿站,目前已有三座基本建成,分别在普陀公园门口、武宁路桥下、顺义路附近。

张斌参与了普陀苏河沿线驿站设计工作,在接手“苏河驿站”前,张斌已负责建设过多个驿站,如黄浦江沿岸的望江驿。相比之下,苏河驿站的情况更加特殊。

黄浦江沿岸有足够大且规整的空间用于驿站规划,所以建设望江驿只需要先做一个统一的设计,之后按照这个模板依次在江边选点、施工;但苏州河畔条件复杂多样,必须按照实地情况分别进行规划设计。整个驿站建设团队希望先行打造三个驿站,后以此为范本复制于苏州河沿岸。

用张斌的话说,目前已建成的三个苏河驿站均位于“见缝插针”的场地。普陀公园驿站由一小块绿地改建而成,过去常被作为停车用;顺义路驿站像个口袋公园,一头连着苏州河畔,一头连着顺义路,夹在居民小区和华东政法大学之间;武宁路驿站比较特殊,因为桥下空间通常比较“消极”,同时上海尤其是普陀区有很多桥下空间,看似低矮狭窄,但也有可利用价值,不妨大胆一试,先选武宁路桥下开工。

“这三个点的条件各不相同,但很有意思。” 张斌介绍道,“我们采用‘菜单式’的方法,先考虑苏河驿站里需要配备哪些空间, 大小不同的卫生间、多功能休息室、居民活动空间……相比面积只有一百平米左右的望江驿,苏河驿站的规模要大一点,我们还希望能为每个驿站插入社区文化展厅。因此,场地很复杂,如何让不同功能的版块相互联系?我们采用了廊道的设计。制定好各个版块的尺寸高度,设计就这样完成了。”

如今的桥下驿站,一边是看台和咖啡馆,外加一个可供环卫使用的小房间;另一边是几间独立卫生间、可供储物的工具间;中间有几扇可关可合的木门,关上后,内部可作为一个小小的展厅,外部可作为小小的舞台,打开后也可做展示活动。

站在桥下,市民很容易感受到木结构对水泥桥下氛围的“柔化”效果。张斌解释说,“驿站是为市民打造的,因此其外观上必须有亲和力、温馨感,小木屋具备这些特性。上海梅雨季潮湿阴冷,木结构由于温度高、和空气温差小,表面不容易结露,防潮方面也有一定优势。”

不仅如此,木结构能被驿站设计团队选中还有多方面的原因。桥下驿站的施工条件差,大型机器无法进入,因而无法采用重型建造方式,但木结构的建造材料可以使用人力搬运,施工现场基本“干作业”,便捷干净。同时,木结构有更加完备的工业化建造体系,整合度高,施工方往往能够将结构、毛坯、内外装修统统包办,更有利于品质把控。

据张斌介绍,桥下驿站处于遮蔽空间,几乎没有露天的木结构;即便是其它几个露天的驿站,其屋顶都是用金属的、有防水保证的轻型屋面材料覆盖。“这种木材料外墙在室外也有一定耐候性,虽然颜色会随时间变化,但顺利使用十几二十年没问题,这对于轻型建筑来说属于正常寿命了。”张斌补充道。

张斌回忆起最初接到黄浦江望江驿建设任务时,从设计到完工只有一个半月的期限,只有木结构才能在这种速度下保证品质。“最后,我们打造第一个望江驿从动土到完工只用了25天,后期又以更快的速度建造了一批同样的木屋,从动土到完工只用了18天。可以说木结构是集外观、轻便、快速、成本低各种优点的选择。”

八方合作,共建共享

当记者在桥下咖啡采访张斌时,同样在这间木屋里交谈的还有三位年轻女孩,她们带着电脑和学习资料,每人点了一杯咖啡,讨论热烈,看上去是对此处很熟悉的模样。

桥下咖啡于今年6月正式营业,目前还未达到收支平衡。记者发现,咖啡馆目前人流量虽然不大,但在工作日的上午,也时不时有市民进出,一位身着运动装的市民牵着宠物狗来买了一杯咖啡,便带着宠物一起坐在咖啡馆门外的看台休息。

据咖啡馆工作人员和张斌观察,驿站里已经开始出现市民自发的活动,常有一些跑步队伍在此聚会,另外还有市民来此一齐分享非洲鼓演奏技巧。

记者了解到,苏河驿站的诞生缘于百姓的诉求。苏州河基本贯通后,沿河漫步的“小目标”实现了,紧接着,市民对沿岸配套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散步累了需要休息怎么办?沿途公厕太少怎么办?一系列问题催促着驿站加速落地。

张斌这些年在上海做了不少驿站,在他看来,驿站是能较好地体现上海这座城市传统‘市民性’的空间。“在驿站,你会发现虽然空间小,但市民在其中互不打扰,大多数都能遵守规则。政府为市民提供这样的公共空间,空间能被市民很好地用起来,且产生良性互动 ,这也是‘人民城市’理念的体现。” 张斌说。

上海寸土寸金,建造公共空间不易。“在存量时代,向内挖掘,把负面空间、废弃空间、不引人注意的点状微小空间盘活,并在市民公共生活中发挥作用,上海在这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上海为‘一江一河’设计的市民驿站现已在不同地点持续推进,其中有一些驿站是利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留下的老房子改造而来,精细利用边角料为市民使用,这是一座人民城市应有的温度。“张斌说。

从目前实践来看,上海想要建造硬件理想的公共空间,通过资源调度,是很快就可以做到的。“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将公共空间用好?这是个话题。”张斌坦言,“我们需要多种力量参与。”

桥下咖啡的诞生属于“偶然”。据张斌回忆,在武宁路驿站建设快完工阶段,普陀区领导来实地考察时感叹,“如果桥下有家咖啡馆多好”,这么一句有感而发的话被驿站木结构施工方记在心上,其希望担当起这家咖啡馆,于是,今年上半年驿站落成后,桥下的小小咖啡馆也紧跟着开出来了。

“我们需要这样的民间力量自发加入,”张斌强调,“虽然是商业运营,但我认为这些‘力量’也不完全是冲着赚钱来的,因为苏州河提升工程没有完全完工,流量不够,目前他们还需要自己补贴一些资金。但因为这类空间面积小,也属于他们承受范围内。”

同样,黄浦江边22座望江驿分别给政府部门承包,政府可以用这个空间去做活动,也可以将驿站打造成各自的主题,有的是书屋,有的是科技展厅,还有文化直播室……张斌认为这些很实用,且有趣,“在过去,我们建这类提供公共服务的空间,很可能会看到它在前十年都没有多少使用率,商业运营方面也很难招商。但现在情况不同,因为场地小,采取公益运营的方式,其成本在政府可承受范围内;采用半公益方式,社会各界也有愿意参与的人。这就是人民的城市。”张斌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