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海岛,更连接未来-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连接海岛,更连接未来

2021-12-30 10:58:15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

千百年来,岱山与外界只能通过舟楫往来的历史结束了。

12月29日11时许,舟岱大桥正式通车。这意味着由浙江省交通集团主导投资建设的宁波舟山港主通道项目全线建成通车。同时,随着宁波舟山港主通道项目连接起舟山跨海大桥,舟山连岛高速公路总建设里程达到了74公里,跨越8个岛屿,拥有8座大桥,成为中国最长的连岛高速公路和最长的跨海桥梁群。

舟岱大桥所属的宁波舟山港主通道项目,是长三角区域重大战略性海岛联络工程。通车现场,省交通集团副总经理姚宏峰表示,主通道的全线开通将进一步完善地区综合交通网络,对加速推进宁波舟山港发展、甬舟一体化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意义显著。

打通浙江“县县通高速”最后一环

极目远望,舟山灰鳖洋海面,舟岱大桥三座通航孔桥索塔巍巍矗立,在蓝天与大海的交相辉映之下,犹如一尊尊精美的玉瓶,格外壮观。

作为宁波舟山港主通道项目的核心工程,舟岱大桥建设规模之大,世界罕见。浙江交通集团主通道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吴波明告诉记者,大桥主跨2×550米,跨径创外海桥梁世界之最,能够满足10万吨级油轮通航要求。

预制化生产和模块化施工是舟岱大桥建设者们的“秘密武器”。

在预制工厂里,大桥构件集中预制、钢筋集中加工。在施工现场,工作人员如同“搭积木”,将桥梁墩身、整孔箱梁和拼装箱梁拼接安装,这不仅加快建造速度,也降低了工人海上作业风险。

“装配化施工模式有效降低了海上恶劣气象条件对施工的干扰,也让大型成套设备、先进生产工艺有了用武之地。”吴波明说,大到千吨重的桥墩、百米高的桥塔,小到拼接构件,都在预制厂里整件制造、海上拼装,这是中国桥梁建设的一场技术变革。

在通车现场,61岁的高亭镇居民蔡萍飞和岱山腰鼓协会的队员们用锣鼓声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之情。蔡萍飞说,自己的很多亲戚住在宁波、杭州,以前有好几次已经计划好要出门,因为天气原因渡轮停航,自己不得不取消行程。每到过年过节,亲戚们来岱山,也要在码头等上好几个小时。“以后这些烦恼都没有了。”蔡萍飞难掩内心激动。

2020年12月22日,文泰高速公路开通。浙南山区的泰顺作为最后一个陆域县连入浙江高速公路网。372天后,舟岱大桥补上了浙江“县县通高速”的最后一环。

经济要发展,交通要先行。不论是舟岱大桥还是文泰高速,浙江坚持实现“县县通高速”,就是让部分地区不再困于山海之远,让山区海岛居民不再为交通不便而发愁。伴随着人流、车流,物流、信息流也畅通起来,山区县和海岛县奋起直追的底气也会更足。

如今,浙江交通发展正从效率转向公平。在补齐像岱山和泰顺等地交通基础设施的短板后,浙江正在扩容和加密乡镇路网。今年7月,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印发《支持“四好农村路”建设推动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的政策意见》,计划到2025年,新增27个以上乡镇通达三级及以上公路,新增600个以上行政村通双车道公路。“乡乡畅公路”,浙江正在发力。

从因海而阻到因海而兴

20万海岛人民的生活从此将发生巨大改变。“以前,岱山人去宁波要花不少时间和力气。先去秀山再到三江码头,最后才坐车去宁波,全程至少两个小时。”岱山居民仇松说,每逢节假日,三江码头更是挤满了摆渡车辆,等待时间很长。如今,开车走舟岱大桥,去宁波只要一个小时。

交通效率的提升,畅通了物流和人流,岱山经济正在跑出加速度。

中国邮政岱山分公司寄递事业副总经理胡志平,一直关注着舟岱大桥的建设进度。“过去,运往岱山的快递要先留在舟山二次分拣,现在有了大桥,外界的货物可以直通岱山。”胡志平感慨,大桥让快递物流中转费下降20%,岱山海鲜也可以实现当日到杭州。

身为当地一家船舶修造厂总经理,蒋国才感触更深。他告诉记者,工厂发展一直受困于交通不便。“在一次意向七八千万元的商业谈判中,我们就因没有陆上交通而错失订单。”如今大桥开通,工厂市场前景更宽,招聘人才也更有优势了。“以往每年应聘只有两三人,今年有了十几个,其中还有一位研究生。”蒋国才说。

从更大范围看,除了岱山,舟岱大桥也为浙江大力实施的临港产业群建设带来发展机遇。位于鱼山岛的舟山绿色石化基地便是一例。

浙江自贸区是全国唯一以油气全产业链建设为特色的自贸区,而舟山绿色石化基地则是浙江自贸区的龙头项目。5年前,鱼山岛还默默无闻,岛上常住人口仅500余,原陆地面积只有十几平方公里。5年后,这里已是开发面积达26平方公里的绿色石化基地,年炼油4000万吨,位居国内第一、世界前五。

4000万吨背后是舟山一半用电量的支撑。“舟山的海上电缆通道资源一直很紧张。如今,我们在舟岱大桥敷设了220千伏随桥电缆,有力地保障了石化基地用电安全。”舟山绿色石化基地管委会规划建设局陈军锋介绍。大桥还实现了石化基地物流方式的多样化,包括“聚烯烃”在内的石化产品有了陆上通道;基地的应急救援保障能力也因大桥的连通有了保障。

从因海而阻,到因海而兴,交通的变化无疑是点石成金的关键。舟岱大桥将会激活区域经济发展新动能,为奔跑在共同富裕道路上的海岛人民带来希望。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大桥“红利”将不断惠及各方,一个以江海联运枢纽、自由贸易港区为关键词的港口经济圈将为岱山发展输出源源不断的动力,对优化地方投资环境、发展环境、营商环境起到显著的作用。

不断生长的桥群带来无限想象

舟岱大桥全长28公里,对于杭州市民来说,差不多是西湖到萧山国际机场的距离,但是对于海岛岱山乃至舟山人民来说,这是一段联通世界的加速跑。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下,舟山连岛跨海桥群还在生长。

如果有一幅不断更新的舟山大桥线路图,人们会发现“南下”和“北上”一直是舟山跨海桥群生长的轨迹。与之对应的,则是甬舟一体化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长期目标。

自2019年,省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推进宁波舟山一体化建设”以来,从战略协议到户籍待遇,甬舟一体化已逐渐从规划迈向实际合作,从顶层设计迈向基层实践。而舟岱大桥、宁波舟山港主通道的通车,为更多的海岛拥抱甬舟一体化提供了基础支撑。

往南看,宁波与舟山之间的六横大桥正在按计划推进。建成以后,将打通宁波舟山港的六横和梅山港区集疏运通道,进一步完善宁波舟山港区海陆联动集疏运网络。

再往北看,舟山接轨上海,加速融入长三角的“沪甬舟”海上大通道也在谋划中。舟岱大桥通行后,跨海桥群北向延伸30公里,距离洋山港只剩45公里。在不远的未来,从舟山开车跨桥到上海,或成现实。

矗立东海风浪,“沪舟甬”海上大通道为何如此重要?

“无论是甬舟一体化还是长三角一体化,首要的还是交通一体化支撑,交通有了,人、物、信息才会流动,区域经济才会协同发展。”舟山群岛新区总规划师周建军如此解释。

舟山跨海桥群北上连接上海,从国家发展战略来说是必然。

从物流层面来看,建成沪舟甬跨海大通道,打通了江苏南通—上海浦东—舟山群岛—宁波的货运通道,江海联运、海铁联运及陆海联运零换乘无缝连接,长三角物流一体化通道进一步激活。

从区域经济格局看,海上大通道将实现杭州湾两岸交通由“c型”交通变成“o型”。环杭州湾综合环状交通网络由此打开,宁波、舟山可直通上海,不用绕道杭州,通行时间减少一半。

从港群和自贸区建设来看,沪舟甬跨海大通道连接着世界第一大集装箱港——上海港和世界第一货运港——宁波舟山港,也连接着上海和浙江自贸区。这对打造对外开放桥头堡,构建更高能级“长三角自由贸易港”具有重要意义。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规划建设东海二桥、沪舟甬等跨海通道”。与此同时,上海和浙江各级政府在各类规划和文件中也在探讨构建“沪舟甬跨海通道”的可能性。

对舟山人民来说,上级政府的谋划和支持不仅意味着舟山在国家交通网络中的重要地位,也让舟山连岛跨海桥群的北上有了底气和信心。

不断生长的舟山连岛跨海桥群,带来无限想象!

(见习记者 吉文磊 胡静漪 记者 张帆 林上军 郑元丹 夏艺瑄 共享联盟岱山站 张瑾 通讯员 姚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