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全年"风格混搭":"话题王"特斯拉"诱惑"群雄造车,斜刺里杀出“蔚小理”|盘点-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新能源全年"风格混搭":"话题王"特斯拉"诱惑"群雄造车,斜刺里杀出“蔚小理”|盘点

2021-12-30 14:57:22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肖逸思

2021年,在整体车市销量并不景气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依旧保持了高歌猛进的态势。

据中汽协最新预测,2021年全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340万辆,同比增长1.5倍;而明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预计将达到500万辆,占据汽车总销量的20%左右。

而在这样正处于红利期的行业,今年其发生的故事也是颇多。

话题王者特斯拉依旧保持了其“网红”特质,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行业和消费者的心,就是不知道“刹车失灵”背后真相何时才能浮出水面。

“蔚小理”也在今年纷纷脱离了“icu”,赚钱能力大增;不少慕名而来的跨界玩家也想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分一杯羹,即使到了2021年,他们的“造车热”仍在持续。

但随着传统车企“老玩家”的不断提速,明年年底新能源补贴的彻底退坡,新能源汽车的下半场已经拉开序幕,这些造车新势力如何争夺下半场“入场券”依旧需要各凭本事,但可以预料的是,明年整个新能源汽车战场的战火只会烧得更旺。

1

造车的诱惑

今年初,合生创展“少东家”朱一航携近20亿元跨界造车,也正式拉开了今年各行各业造车的序幕。

到年末时,华为前高管、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官宣”创立牛创品牌也为这一年的造车大势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2021年,“造车热”虽然会迟到,但依旧不会缺席。

房地产:合生创展

虽有恒大集团、宝能集团、华夏幸福等公司的“前车之鉴”,却丝毫不影响房地产行业对跨界造车的热情。

当然,雅居乐财务投资威马汽车、万达牵手一汽红旗风险并没有那么大,但合生创展似乎铁了心要直接造车。

今年1月5日,辞任合生创展集团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不到一年的朱孟依,西装笔挺地出现在了广汽集团和珠江投管集团的战略合作签约现场。朱孟依长子朱一航实际控制的珠投智能投资约19.23亿元正式入局广汽蔚来。

记者了解到,朱氏的智能汽车项目首期合作预计投入30亿元,后续投资将超过100亿元。

目前,珠投智能持有广汽蔚来股份比例为68.56%,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当然,在合生创展朱氏父子入局后,广汽蔚来也在今年5月更名为合创汽车。

当时,朱氏父子在入局造车后还给合创汽车定下了力争2025年实现交付25万辆的目标。

现实往往很骨感。在朱氏父子到来之前,合创汽车曾在2020年上半年上市了其首款车型007,但最终并未在市场上掀起水花,据乘联会数据,合创汽车6-9月销量分别为103辆、22辆、6辆、29辆。

今年10月中旬,合创汽车又上市了第二款量产车型z03,该车将官方指导价压到了13.28万元起。但此车能否拯救合创汽车仍需画上一个问号,截至目前,合创汽车官方并未公布过z03的销量。

互联网:百度、小米

在合生创展之后,1月11日,百度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一篇名为《是的!百度要造车了》正式宣布造车,这一举动瞬间引起了互联网和汽车圈的热议。

之后,百度联合吉利汽车火速在3月成立了合资公司集度汽车,用来打造下一代智能汽车,新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前摩拜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夏一平。

就在日前,百度ceo李彦宏在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百度造车的最新进展,其表示,集度汽车将于2022年上半年公布首款概念车,并在2023年量产交付首款汽车机器人。

而紧随百度之后,互联网行业跨界造车又迎来了一位重量级嘉宾——小米。

今年3月30日晚,小米ceo雷军在小米春季新品发布会上发布了造车的重磅消息,其表示,造车将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到2020年末,小米集团的现金余额达到1080亿元,所以进军造车,我们亏得起”。

为体现造车的决心,雷军决定亲自带队,首期投入资金100亿元,未来10年内小米造车项目的管理层能够调动100亿美元的资金。

近期,雷军还退出了多家小米关联公司,对此,12月14日,小米公关总经理王化在微博回应称,雷军今年的精力主要放在了造车相关的事务上面,“相信大家还记得在投资者会上雷总欣喜的透露‘目前小米造车的各项进展,比我的预期要快’,这个信息已经表明了小米造车的工作提速。能不管的事情一定不管。”

据悉,小米汽车预计在2024年上半年正式量产。

除百度与小米外,今年年底,一直对外宣称不造车的华为似乎有了这个苗头。

在华为12月23日举办的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件”——傲图问界m5,这也成为了发布会最大的亮点。

据悉,傲图是由华为和赛力斯共同打造,但多方消息均称,实际上,该品牌主导方正是华为。

在今年之前,国内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已经宣布与上汽集团、张江高科共同打造智己汽车,12月26日,200辆智己l7 beta体验版已经下线交付。

另外,苹果造车项目虽然一直秘而不宣,但几乎已经成为了业内共识,巧合的是,有报道称,苹果汽车也将计划于2024年量产。

创业型:牛创、宾理、轻橙

除了上述不少大咖入场外,临近年末,新造车行业还迎来了不少创业型玩家。

12月15日,华为前高管、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官宣”再次创业,创立了牛创新能源,并发布了其英文品牌“niutron”,中文定名“自游家”。

在高调宣布再创业的同时,自游家汽车宣布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获得idg、coatue等全球知名机构投资。

据悉,李一男经历非常丰富,曾在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26岁被任正非任命为常务副总裁,在华为位居第二,甚至在当时被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但后来他出走自主创业,之后又经历了重回华为和加盟百度等。

李一男最成功的创业经历算得上是在2015年成立小牛电动,但又很快在巅峰时期因内幕交易而受了牢狱之灾。2018年,小牛电动成功在美上市。

李一男透露,niutron项目于2018年11月就已经启动,其首推产品即为自游家nv。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牛创新能源聚焦于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总部位于北京,研发中心设在上海,研发及智能制造基地位于常州。其首款车型定位中大型城市越野“自游家nv”,计划明年3月小批量试生产,暂定明年9月正式启动交付。

其实,早在牛创新能源之前,宾理汽车、轻橙时代等造车新势力品牌就已横空出世。

11月,轻橙时代于北京正式发布。

公开资料显示,轻橙时代的创始人、董事长边标,曾服务于招商证券,有丰富投行经验。其ceo牟露则拥有10年互联网产品游戏研发经验,曾是腾讯旗下天美艺游的主策,主导《天天爱消除》《天天酷跑》等游戏的策划与研发工作。

12月初,有消息称,汽车老兵、前大众执行副总裁、现任雷诺中国ceo苏伟铭也抵不住“诱惑”下场造车了。

事实上,由苏伟铭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宾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宾理汽车)在今年6月就已注册成立,今年12月3日,宾利汽车还获得了由东风汽车领投的战略融资,但具体金额并未披露。

2014年、2015年,随着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的相继成立,将创业型造车推向了高潮,鼎盛时期,有数据显示,注册的新造车企业高达436家,但最终绝大部分都归于寂灭。

2021年,创业型造车可以称得上迎来了回春,但最终能逃脱“ppt造车”命运的企业能有多少还需画上一个问号。

2

话题王者特斯拉

无论是有网红潜质的特斯拉ceo马斯克,抑或是争议颇多的特斯拉产品,都是今年汽车行业绝对的话题王者,一有风吹草动一群“吃瓜群众”就蜂拥而至,探讨热度之高经常会把特斯拉推上热搜。

国产model y“真香”

2021年第一天,特斯拉就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其官宣,国产model y已经正式开启预定,预售价较之前公布售价的大幅下调,让无数购车族提前“过起了年”。

这也导致元旦期间,来看model y的消费者把部分特斯拉门店围得水泄不通。有网友直言,去店里看model y就像买白菜一样。

肖逸思摄

元旦当日,就有媒体曝出model y的订单超10万辆,而特斯拉利来手机娱乐官网还因访问量的剧增“崩了”。

事后销售数据也证明,model y并不负年初消费者挤破头皮也要“买买买”的盛名。

据乘联会最新数据,今年11月,model y销量为2.3万辆,排在当月新能源suv销量榜榜首;今年前11个月,model y累计销售12.9万辆,同样排在新能源suv销量榜的榜首。另外,model y还在11月排在了高端suv销量首位,其在今年前11月销量中也仅输给宝马x3排在第二。

不仅如此,国产model y发售的第一年,其销量就打败了同门兄弟国产model 3,后者前11个月销量为12.1万辆。

全球首富轮番坐

今年年初,对于马斯克来说,除了国产modely上市就成为爆款这一喜讯,还有一个让他值得高兴的事,那就是他成功挤掉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了全球新首富。

美东时间1月7日,随着特斯拉股价的高开高走,马斯克在收盘时成功凭借约1950亿美元的身价超越贝索斯。

不过,马斯克的全球首富宝座也并非稳坐了。随着股价的起伏,今年马斯克和贝索斯在全球首富位置上你争我夺,已经打了许多回合。

截至最新的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马斯克依旧以260亿美元的差距输给了贝索斯。

但这并不影响马斯克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今年,马斯克的星际事业spacex将世界上第一批全平民机组人员送入太空轨道、在币圈做成了“带货大佬”、因财富大涨陷入“逼捐门”、高抛低吸特斯拉股票、成为《时代》杂志2021年度人物……

不过,他似乎并不把“财富”当回事,在刚获得全球首富称号时,马斯克在公开渠道疑似回应这一消息,其轻描淡写道“好了,回去工作吧……”

不久前,马斯克还在推特上表示,他正在考虑离职,成为专职网红。这是真·马斯克无疑了……

车展维权上热搜

“刹车失灵”,相信这四个字依旧能牵动不少消费者的敏感神经。今年很长一段时间内,特斯拉都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下。

这源于今年4月19日上海车展的一声呐喊“特斯拉刹车失灵”。据悉,一位来自河南省安阳市的张女士在特斯拉展台车顶的维权打破了上海车展的宁静,这声呐喊也把特斯拉疑似“刹车失灵”的问题推到了普罗大众面前。

此后,特斯拉和这位车主进行了多轮你来我往的舆论战。

特斯拉发布官微称,当事人为此前2月发生的河南安阳超速违章事故车主。该车主曾因超速违章发生碰撞事故,以产品质量为由坚持要求退车。

车主却坚持认为是车辆莫名出现刹车失灵导致事故的发生,要求特斯拉提供事故发生时车辆数据,并不接受第三方检测。

但在特斯拉提供数据后,车主质疑这并非完整行车数据。

关于上述事件中特斯拉是否“刹车失灵”至今都是一个“迷”,后期还有不少“阴谋论”浮出水面。晚些时候,双方甚至还互相起诉对方侵害名誉权并闹上了法庭。近日,车主起诉特斯拉一案如期开庭,但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事实上,虽然并未有定论,但关于特斯拉“刹车失灵”的事故在今年依旧成为了热搜的常客。

早在4月车顶维权前,今年3月,特斯拉就在海南被曝出“刹车失灵”,一位model 3车主称“无法刹停”导致事故,后经过特斯拉服务人员“完美复原”事故的情况,其所驾驶的model 3在同样的情况下也没能刹停。特斯拉称,这是因为地面湿滑和车主踩踏板较轻。

5月初,河南温先生称,驾驶model x在高速上突发降速,并称自己“不要一分钱赔偿”,但特斯拉却称,车主要求免费更换新款model x。

5月13日晚上,在杭州滨江一小区地下车库,一辆model 3疑似“刹不住车”一头撞在了墙上。车主称,车速不快,且用力踩了刹车,也踩到底了,感受到了制动却已经刹不住了;特斯拉则是表示,事故原因是路面湿滑且车速过快。

就在日前,12月24日,一对夫妻驾驶一辆特斯拉冲撞江苏常州溧阳市区新城桥护栏后坠河,最终双双遇难,目前原因也正在调查中……

临近年尾,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也未盖棺定论,但即便是负面“缠身”,特斯拉依旧在今年“越卖越火”。

据乘联会最新数据,特斯拉中国今年前11个月在国内销售了超2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20%,排在比亚迪和上汽通用五菱之后。

3

进击的蔚小理

自从“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火爆汽车圈后,媒体对李斌的相同句式总结文章似乎就成了每年年底的保留节目。

今年年底,这个节目继续,但用词却从“最惨”变成了“最‘飘’”“最清醒”,这种舆论风向的转变也清晰地代表了蔚来汽车的“底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而另一边,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也显得春风得意,日前,其在央视财经频道的采访中直称“雷军造车是我怂恿的”“新势力里面有一些是在凑数的”……

今年不同时期,李斌和何小鹏都已经不介意在媒体面前谈起过去那段轮流进入“icu”的“至暗时刻”,而理想汽车ceo李想则更是喊出“到2030年成为全球第一”的豪言壮语,这些似乎都见证了今年“蔚小理”扛过了2019年的穷,挺过了2020年的疫情,正式大踏步前进。

赚钱能力增强

要谈“蔚小理”今年的崛起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盈利能力的增强。

今年年初,“蔚小理”纷纷宣布彻底摆脱过去“卖一辆亏一辆”的局面,其全年毛利率开始转正并渐入佳境。

其中,蔚来汽车宣布其2020年全年毛利率为11.5%,而上一年为-15.3%;小鹏汽车2020年毛利率为4.6%,而2019年该数值为-24%;而一直以此为荣的理想汽车2020年毛利率更是达到了16.4%。

这种盈利能力的好转趋势在今年一直得到保持。从最新公布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看,“蔚小理”毛利率都有较大幅度的提升,有的甚至越过了20%的健康线。

其中,今年第三季度,小鹏汽车毛利率为14.4%;得益于卖积分的好处,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毛利率都超过了20%,分别为20.3%、23.3%。

当然,“蔚小理”赚钱能力的大增离不开销量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蔚小理”纷纷宣布累计销量超过了去年全年,销量增速也较去年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根据官方数据,今年前11个月,小鹏汽车累计交付量82155辆,同比增长285%;蔚来汽车交付80940辆,同比增长120.4%;理想汽车累计销售76404辆,同比增长188.3%。

烧钱搞研发

在解决了怎么“活下来”的问题后,“蔚小理”也理所当然地思考起了怎么活得更好,丰富的现金储备也让其逐步变得“财大气粗”。

今年3月,李斌就在了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定下了今年的“烧钱”目标,2021年的研发投入预计将增加一倍,达到50亿元左右。

除了李斌,何小鹏和李想也不约而同地选择大增在研发上的投入。

今年三季度,小鹏汽车研发开支为12.64亿元,同比上升99%,环比也上升了46.4%;同期,蔚来汽车研发费用为11.93亿元,同比增长101.9%,环比增长35%;而一向以“抠”闻名的理想汽车研发费用也同比增加165.6%至8.89亿元。

除了砸研发,“蔚小理”的渠道扩张也在加速,这也意味着在销售和管理方面的费用也有了飞速上涨。

今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销售及管理费用同比增长94.1%至18.25亿元;小鹏汽车销售、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上升27.8%至15.38亿元;理想汽车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同比增加198.5%至10.2亿元。

当然,这样的大手笔也让“蔚小理”依旧处于持续“烧钱”的状态。

今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净亏损8.35亿元,小鹏汽车净亏损15.9亿元,理想汽车是“蔚小理”中唯一一家减亏的企业,净亏损为2150万元。

“蔚小理”之所以无惧亏损,也与其“存粮”丰厚也有着直接的联系。

截至2021年9月30日,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488.3亿元,小鹏汽车为453.58亿元,蔚来汽车为470亿元。

造车新势力发展阶段的前推以及资金“底气”也使蔚来汽车李斌在今年nio day后的媒体采访中直言,“造车需要储备的资金门槛,几年前我说的是200亿,现在没有400亿可能都干不了了。”

供应链危机考验

在加速前进的路上,受疫情余波的影响,“蔚小理”在今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供应链考验。

临近年末,小鹏汽车还被曝出其热门车型小鹏p7长时间交不出车,据记者了解,小鹏p7 480车型(搭载磷酸铁锂电池)交付周期达到了4个月左右。而在此之前,还有车主指出小鹏汽车需要加价才能提车。

面对这样的质疑,小鹏汽车将矛头指向了动力电池,其回应媒体称,因疫情影响,行业面临着磷酸铁锂电池供给的极度紧张,造成了小鹏p7 480车型无法在下定时的预计交付周期内及时交付。

而缺电池并非“蔚小理”今年面对的唯一供应链危机。

今年10月,受缺“芯”影响,理想汽车为了按时交车,甚至还提出了“分期交付”的方案。

当时理想汽车称,受疫情影响,毫米波雷达芯片短缺影响了车辆交付。针对原定于10月和11月交付的用户,可先交付安装1个前正向和2个后角毫米波雷达的“3雷达车型”(正常为5雷达),并在12月到明年春节前为用户进行免费补装。

为了补偿选择“减配”交付方案的用户,理想汽车承诺这部分用户可享受终身质保和1万积分(折合人民币1000元)。如果不选择该方案,用户需要多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在12月之后才有机会提车。

这并非理想汽车独创,10月末,小鹏汽车也为即将交付的小鹏p5车型采取先交车、后续再分批补装雷达的方案。

而没有上述方案的蔚来汽车销量则是受到了较大程度的影响。

蔚来汽车此前一直稳居造车新势力销量首位的宝座,但受供应链危机的影响,今年7月,蔚来汽车首次在有公开披露的月度销量排名中失去“销冠王座”,被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双双超越。

从今年前11月累计销量来看,本来跑在前面的蔚来汽车也被小鹏汽车超越,从双方预期来看,后者很有可能取代蔚来汽车成为年度销量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