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倒计时:“中国智造”畅销海外,跨境收款攀上年度流量高峰-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rcep倒计时:“中国智造”畅销海外,跨境收款攀上年度流量高峰

2021-12-30 16:15:01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余继超

“原材料涨价、国际物流难、欧洲税改高……这是史上最难做的‘双旦’,但也是最好的‘双旦’。克服了这么多困难,我们出口订单仍然有两倍的增长!”做跨境电商的安徽梵海创始人胡鹏程兴奋地说,今年来忙着和团队用技术改造下游工厂的供应链效率,为的就是提升今年圣诞和元旦生意的产能。

而瞅准明年的rcep风口,胡鹏程满怀信心地说,将把更多“中国智造”带去东南亚等rcep市场。

2022年1月1日,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生效。跨境收款服务平台万里汇(worldfirst)12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跨境卖家们正忙着在rcep落地前的最后一个“双旦”,卯足劲从全球“跨年假日经济”里分得一杯羹。从7月起,针对圣诞和元旦“双旦”长周期备货的资金缺口,中国卖家对网商贷、美元贷等贷款需求猛增;而伴随“双旦”来临,跨年特供的“中国智造”被陆续送到海外消费者手里,近期跨境收款“流量”攀上年度高峰值。

“中国智造”风靡海外

2020年以来受全球疫情影响,“爱与信心”成为今年跨年期间海外消费者看重的关键词。“近期我们卖得最好的爆品都和爱有关,我们用dtc(直面用户需求定制)模式,让海外买家自己开脑洞来设计。”胡鹏程介绍,他们近期卖得最火的一款“生命树”项链,发货量已比去年新出时翻番。海外买家可根据想送的人的星座,选择不同的幸运石、幸运色来定制,还能在“树叶”上刻名字。所以吸引了不少欧美“90后”买来送母亲、爱人、朋友,表达独特的心意和祝福。

“我们从6月份起,就开始圣诞和新年特供产品的开发了!”来自深圳戈锐科技的倪诗豪介绍说,虽然员工不足50人,但自从去年圣诞节在亚马逊上靠2款宠物圣诞服做到“best seller”(最佳卖家)后,他们今年做跨境电商更看重假日经济,针对“双旦”节点不仅把宠物圣诞服产品线扩展到10来个款式,更结合疫情当下开发出了温暖主题的圣诞树装饰牌、信心主题的圣诞减压玩具。

“现在在家养鸡不再是中国人的专利!”3人小团队(运营、设计、对接工厂)在杭州做跨境电商的孙东琪,认同自家是典型的“微型跨国企业”,人少也照样能把生意做到欧美和日韩。这次“双旦”,他家在亚马逊上卖的爆品是鸡舍相关配件,“没人会想到新冠疫情会延续这么长时间,圣诞新年假期美国消费者也开始热衷在大house里养鸡了,不用出门还有新鲜鸡蛋吃,养的成本也比养猫养狗低不少。”

“今年针对跨年‘双旦’节点,我们为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提供了网商贷、美金贷等多种服务,为的就是能帮到他们节前抢筹备货!”万里汇(worldfirst)中国负责人范简说,尽管今年受国际物流、欧洲税改等一系列客观因素影响,但中国的这些“微型跨国企业”没有轻言放弃,反而更迫切想要抓住分分钟都在变化的跨年假日经济。

把生意和数字供应链做到rcep国家

圣诞“生命树”首饰、圣诞解压玩具、宠物服新年款、疫情时代的鸡舍……接近年底,中国跨境电商把全球跨年经济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不过,相比行业普遍增长超30%、“新手也能躺着赚钱”的去年,今年跨境电商利润还是摊薄了。在采访中不少企业反映:“今年能打平、不亏损就不错了!”

2021全球疫情依然在扩散蔓延,导致国内外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同时国际物流运费激增10倍不止,原来一个集装箱到美国的运费差不多是4000美元,现在上到4万美元还有可能遭遇没人卸货……2021年虽然很难,但中国跨境电商们并不畏难。

“我们不仅要抓住新年商机,也要吃到马上到来的rcep红利!要知道rcep生效后,零关税、大市场等一系列关键词,都能帮助我们跨境电商解决现实难题。”今年“双旦”,专注家居和照明的广东延讯贸易就把太阳能花园地灯卖到了欧美和日本,总经理李大卫举例说,“像日本市场这两年的关税成本也过高(税比物流 产品成本还高),已让很多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想要放弃;如果rcep后续能落地逐步实现成员国之间零关税,那对于做东亚生意的卖家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而中科大老师出身的胡鹏程表示:“我们明年还想把生意做到rcep国家去,包括把在国内跑通了的erp供应链改造法也分享出去,改造当地的外贸工厂。”在各项成本都在提升的背景下,安徽梵海今年依然获得了3倍的增长。作为从“微型跨国企业”向“专精特新企业”升级的典型,梵海目前在全球已有100万“铁粉”。依靠长三角和珠三角庞大的供应链,他们新品sku数量过万,能让海外消费者有层出不穷的潮流选择;同时自主开发的saas系统,又能在海外消费者定制下单后24-48小时迅速出货。

中国出口正经历蜕变

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前11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35.39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超过2020年全年水平。

在德勤最新发布的《科技赋能亚洲数字贸易》报告中,这些“微型跨国企业”的画像非常鲜明,虽然员工规模不足百人,但能把生意拓展至3个以上的海外市场;创始人都是80、90后,不再像老一辈外贸人那样受限于沃尔玛等国际采购巨头订单,而是作为与生俱来的互联网原住民,他们擅长用互联网精准发现和触达海外消费者,同时背靠中国强大又柔性的供应链,为同样年轻的海外买家按需提供dtc轻定制。

一头在线上连接海外消费者,一头在线下连接柔性供应链,同时用数字技术实现“零门槛”出海卖全球,这样的跨境电商代表着中国出口的新可能。而在他们串联起来的源源不断的外贸订单背后,中国出口和中国制造都在经历着一场从生产到经营的数字蜕变。

比如,创始人团队都是程序员出身的安徽梵海,他们在和下游供货商合作的过程中,通过标识条码、读卡器、分拣系统等不断优化生产效率,新上线的erp系统能让产能提高六七倍,目前已和9家上游工厂达成稳定的合作关系。

“做跨境电商最想要的,还是‘货卖得出去,钱收得回来’。” 胡鹏程坦言,做跨境电商的话,资金合规最要紧,必须保证跨境收款能安全稳定到账,企业的现金流才能顺畅无压力。他们日常用的最多的收款服务就是蚂蚁旗下的万里汇(worldfirst),“不光能实时到账,而且结算周期好、零汇损,还能转账到支付宝,方便我们直接去1688上原材料进货”。

“微型跨国企业们最看重全球假日经济,我们希望能在这场年度大战里,用技术为他们保驾护航,用数字金融服务来帮他们‘抢筹’,缓解他们因备货、发货等需求集中爆发的资金压力。”对此,范简表示,相信伴随明年rcep落地,无论是“微型跨国企业”还是“专精特新企业”,中国跨境电商行业还将迎来更大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