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磨一剑!“偿二代”二期工程落地,部分中小险企或面临资本补充压力-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四年磨一剑!“偿二代”二期工程落地,部分中小险企或面临资本补充压力

2021-12-31 22:28:17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王莹1

12月30日晚间,银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ⅱ)》(下称“规则ⅱ”),标志着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顺利完成。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金融形势以及保险经营环境、业务模式和风险特征的不断变化,偿二代实施过程中遇到一些新情况,制度执行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改革优化。

2017年9月,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工作启动,结合金融工作新要求和保险监管新形势,银保监会对现行偿二代监管规则进行全面修订升级,以提升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全面性。

银保监会明确,保险业自编报2022年第1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起全面实施规则ⅱ。对于受规则ⅱ影响较大的保险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过渡期政策,允许在部分监管规则上分步到位,最晚于2025年起全面执行到位。

监管全面升级

回顾偿二代二期建设过程:

● 2017年9月,原保监会发布发布《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明确二期工程的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

●2018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路线图和时间表》,细分36个项目,勾画施工蓝图,明确建设路径;

●2018年5月以来,开展深入研究论证,进行单个项目定量测试,于2019年底形成监管规则修订稿初稿;

●2020年2月和7月,开展两轮联动定量测试,形成规则征求意见稿;

●2021年1月,征求各方意见,形成规则送审稿。

●2021年12月30日,银保监会正式发布规则ⅱ,标志着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最终顺利完成。

具体来看,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以引导保险业回归保障本源、专注主业,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力有效防范保险业风险,加大加快金融业全面对外开放为目标,核心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引导保险业回归保障本源、专注主业方面,规则ⅱ完善了利率风险的计量方法,优化了对冲利率风险的资产范围和评估曲线,引导保险公司加强资产负债匹配管理。

二是促进保险业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方面,规则ⅱ完善了长期股权投资的实际资本和最低资本计量标准,大幅提升了风险因子,对具有控制权的长期股权投资(子公司),实施资本100%全额扣除,促使保险公司专注主业,防止资本在金融领域野蛮生长。

三是有效防范和化解保险业风险方面,规则ⅱ完善了资本定义,增加了外生性要求;将长期寿险保单的预期未来盈余根据保单剩余期限,分别计入核心资本或附属资本,夯实了资本质量。

四是落实扩大对外开放决策部署方面,规则ⅱ完善了再保险交易对手违约风险的计量框架,降低了境外分保的交易对手违约风险因子,落实了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

五是强化保险公司风险管控能力方面,规则ⅱ对保险公司风险管理标准进行了全面修订,提供了更为明晰的标准。新增了资本规划监管规则,要求保险公司科学编制资本规划。

六是引导培育市场约束机制方面,规则ⅱ进一步扩展了保险公司偿付能力信息公开披露的内容,增加了对重大事项、管理层分析与讨论等披露要求,有助于提升信息透明度,发挥市场约束作用。

中小险企或迎资本补充潮

偿付能力充足率是实际资本和最低资本的比值,用于衡量保险公司资本的充足状况,是保险公司监管的核心指标,直接关系到保险公司生死存亡。

根据今年3月正式施行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保险公司同时满足以下三项监管要求,方能被称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风险综合评级在b类及以上。不符合上述任意一项要求的,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对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的公司,监管部门可以要求保险公司限制董监高的薪酬水平,限制向股东分红,责令停止部分或全部新业务,责令调整业务结构,限制业务和资产增长速度,限制增设分支机构,限制商业性广告,责令调整投资资产结构,限制投资形式或比例等。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偿二代二期工程的实施之下,大小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或普遍出现下滑。个别业务激进、投资激进的公司,甚至会出现偿付能力“腰斩”至严重不满足监管要求的情况。

考虑到这一情况,银保监会明确指出,保险业自编报2022年第1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起全面实施规则ⅱ,但对于受规则ⅱ影响较大的保险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过渡期政策,允许在部分监管规则上分步到位,最晚于2025年起全面执行到位。

而对于“受影响大的保险公司”,银保监会也给出了明确定义:因新旧规则切换导致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大幅下降,或跌破具有监管行动意义的临界点(如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降至150%以下、120%以下或100%以下,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降至75%以下、60%以下或50%以下)的保险公司,可以向银保监会反映有关情况,银保监会将根据实际情况一司一策确定过渡期政策。

国泰君安分析师刘欣琦、谢雨晟认为,在偿二代一期工程体系下,偿付能力充足率计量方式并不合理。在分子端,剩余边际全部纳入核心资本,且投资性房地产、长期股权投资等的认可资产确认方式宽松,资本认定不够审慎;在分母端,最低资本由保险风险、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组成,其中市场风险占比大幅高于保险风险,导致保险公司较大程度利用资产配置便利调节偿付能力水平,资产端操作空间较大。偿二代二期工程核心解决分子端实际资本不审慎及分母端最低资本结构不合理两大问题。

“偿二代二期工程对上市保险公司的影响总体可控,其中预计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下行有限,核心偿付能能力充足率将面临一定幅度的下降,但仍将明显高于100%和50%的监管要求;后续部分中小保险公司可能会因为规则ⅱ下资本不足而出现资本补充需求。”上述分析师指出。

国盛证券分析师赵耀、马婷婷认为,此次偿二代二期的大多数变动与前期监管内容及行业测试数据基本一致,整体看负债端保单盈余分级计入、资产端部分资产的风险因子增加致使最低资本提升,此外季度披露数据大幅增加,未来行业及公司将实现极高的透明度。短期预计2022年一季度行业大部分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将有所下降,长期利好行业健康、规范发展,后期继续关注2022年各公司数据披露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