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款新冠口服药陆续获批遭抢购,仿制药能否减少不平等?-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美国两款新冠口服药陆续获批遭抢购,仿制药能否减少不平等?

2021-12-31 22:29: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抗新冠口服药,正在成为全球的新“风口”。

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于本月底连续批准紧急使用两款新冠口服药后,有不少国家纷纷批准、“下单”。据德新社12月28日报道,德国向美国辉瑞公司订购了100万份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这种药物大有希望,因为早期服用就能减弱严重的新冠病情。”公共卫生专家出身的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说道。

日本政府则已经向美国默沙东公司订购了160万个疗程的莫那比拉韦(molnupiravir),日本共同社12月27日报道称,已经有部分药物发货,各地医生可以开药。

成本低、利于普及、可在早期控制病情、有助于降低住院率……面对诸多优势,已有人将抗新冠口服药称作潜在的“游戏改变者”(game changer),但分析指出,抗新冠口服药并非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灵药”。鉴于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不公已造成“免疫鸿沟”,在此轮全球对新药的“争夺”中如何减少不平等,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16日,德国弗莱堡,实拍辉瑞公司当地实验室制作的抗新冠病毒药物。人民视觉 图

新冠口服药是什么?

目前的新冠特效药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大分子抗体药,另一种是小分子抗病毒药,上文所说的新冠口服药属于后者。

所谓抗体药,指的就是通过药物向患者体内输入针对特定病原体(比如新冠病毒)的抗体,目前市面上主要使用的有美国再生元公司的“抗体鸡尾酒疗法”(“鸡尾酒”即混合使用之意)、美国礼来公司研发的单抗等。

但是大分子抗体药的生产和使用成本较高。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此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抗体类药物多为注射用药,不方便轻症非住院患者使用,且存在成本高、应对病毒变异难、需冷链运输等问题,较难广泛用于早期防控。

日常生活中更为常见的是小分子抗病毒药,这类药可以口服,生产成本也较低,还能在常温下保存,比如针对流感的达菲。全球有许多公司正在研制针对新冠病毒的口服小分子药,最近两款引发全球关注的分别是美国默沙东公司和里奇巴克生物医药公司联合研发的莫那比拉韦(molnupiravir,在欧盟和英国名为lagevrio),和美国辉瑞公司研发的paxlovid。这两款药物都已经有公开的ⅱ/ⅲ期临床试验数据,并得到了一些国家的批准和订单。

这两款药物如何抗病毒,效果怎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新华社、英国《卫报》、英国广播公司(bbc)、美联社等媒体报道了解到,莫那比拉韦其实是“老药新用”,其研发可追溯到2014年,作用机制是干扰新冠病毒的遗传物质rna(核糖核酸)的复制,诱导其产生错误突变。根据默沙东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最终数据,该药可将未接种疫苗的高风险人群住院或死亡风险降低约30%,这一数字低于ⅲ期临床试验中期分析得到的降低约50%的结果。

辉瑞的paxlovid由小分子药物pf-07321332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组成。前者用来抑制新冠病毒主蛋白酶,以影响病毒复制;利托那韦则是抗病毒药增效剂,此前曾用于抗艾滋病病毒。辉瑞12月14日发布的ⅱ/ⅲ期临床试验新结果显示,在出现症状的3天内服药,患者住院或死亡的风险能降低89%,在5天内服药则可降低88%。这一数据显著好于默沙东的莫那比拉韦。

这两种药物都需要连续服用5天,每天2次,患者可以在家口服。与之相比,另一种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则需要静脉注射,每次给药时间持续30分钟到120分钟,使用起来更加麻烦。

分析认为,这两种药物对于不同变异毒株都具有一定效力,病毒产生耐药性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丁胜此前对新华社表示,小分子药物所针对的病毒靶点出现突变的可能性低,应对突变比抗体药有效;开发小分子口服药物可快速用于密接者等高风险人群,或可帮助轻症患者快速控制病情。

美国默克公司研发的口服抗新冠药物莫那比拉韦用于特定新冠患者。这是全球面世的首款抗新冠口服药物。人民视觉 图

“游戏改变者”?

新冠口服药真的能成为扭转全球疫情态势的“游戏改变者”吗?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安德鲁·佩科斯(andrew pekosz)认为新冠口服药有助于“减轻疾病严重程度、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非常有前途”。他对《卫报》表示,这些药物能让患者不用住院,对高危人群有重大意义。

新冠口服药主要针对的群体是有轻度或中度症状的新冠感染者。佩科斯也提醒说,不能对抗新冠口服药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这些药能让人们不用住院,但不会让你在吃药的第二天就感觉更好,也不会缩短你的症状(持续的时间)。”

这两款口服药并非“十全十美”,其临床试验规模不够大,公开数据较少,相关研究尚未通过同行评议。监管机构目前不建议儿童、孕期和哺乳期女性用药。

莫那比拉韦的作用原理是干扰病毒的rna,因此有人担心该药可能会对人体dna(脱氧核糖核酸)或rna产生影响,而且其最终提交的有效率数据仅为30%。而paxlovid不适合有肝脏和肾脏疾病的患者使用,还可能会与其他一些药物产生相互作用。

更现实的难题则是药物的生产和获取。美国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协调专员杰夫·津茨12月22日表示,辉瑞称由于生产流程“复杂”,药物的生产时间需要6至8个月。他表示,2022年1月美国能够获得26.5万个疗程的paxlovid,而拿到全部预定的1000万个疗程的药物要等到夏末。

此外,患者在新冠检测阳性后应当尽快使用上述药物。如果当地医疗资源不足,检测、诊断及处方开具、药品供应不及时,患者可能无法在有效时间内服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传染病学助理教授帕特里克·杰克逊(patrick jackson)今年11月在“对话”网站上发文指出,只有大众能获得便宜、快速、准确的新冠测试之时,新冠口服药才会“有用”。

抗病毒口服药需要与新冠疫苗结合,才能更好地控制疫情。新华社此前报道援引专家看法指出,通过“有苗有药”做到预防与治疗结合对控制疫情意义重大。结合目前全球疫情形势看,未来还应重点开发有效的早期预防用药、可降低死亡率的重症用药、可应对变异毒株的广谱抗病毒药物等。

杰克逊认为,新药的进展令人兴奋,但“预防仍然是最佳策略”,“疫苗仍是帮助结束疫情的最有效工具”。

12月2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人们排队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新华网 图

仿制药能否解决不平等?

无论如何,默沙东和辉瑞的这两款口服药对于控制疫情的潜力,已经引来了各国的兴趣。从11月起,这两款药物已经陆续获得了一些国家政府的批准和订单。

英国于11月4日批准了默沙东的莫那比拉韦,成为全球首个批准该药物的国家。该药物还在美国、丹麦、日本、印度、菲律宾等国获批,欧盟尚未正式批准但已“建议”使用。

据路透社截至12月23日的统计,全球已经有至少十几个国家订购了莫那比拉韦。美国政府已经订购310万个疗程的药物,每个疗程的价格为700美元。日本政府以12亿美元的价格订购了160万个疗程的药物,相当于每个疗程750美元。其他已“下单”的国家还有加拿大、印度尼西亚、韩国等。

法国政府则没有批准莫那比拉韦,并取消了订单,该国卫生部长韦朗给出的理由是莫那比拉韦最新的研究结果不佳。

辉瑞的paxlovid在美国、韩国、以色列等国得到批准,并获得了欧盟的使用建议(尚未正式批准)。美国政府向辉瑞订购了1000万个疗程的药物,每个疗程的价格为530美元。德国也订购了100万份paxlovid,第一批药品预计将于2022年1月交货。韩国已与辉瑞签订了36.2万人份的药物预购合同,还计划再增购40万人份的药物。

在此前新冠疫苗的分配问题上,已然出现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在是否应对新冠疫苗专利实施临时豁免的问题上,各方的意见并不统一,许多富裕国家也被批评“囤积疫苗”。在新冠口服药的“争夺”中,类似的情况是否会重现?

仿制药或许能够部分减缓不平等现象。默沙东和辉瑞此前已经与“药品专利池”(medicines patent pool,简称mpp)组织达成协议,允许中低收入国家合格的制药商生产仿制药。“药品专利池”由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创建,得到联合国的支持。据联合国新闻网的消息,辉瑞与“药品专利池”的协议能够覆盖全球53%的人口。但也有批评者指出,“药品专利池”并未覆盖中国、巴西、俄罗斯、墨西哥等世界人口大国。

此前,默沙东已与8家印度仿制药生产商签署了许可协议,盖茨基金会也宣布将投入1.2亿美元启动莫那比拉韦仿制药研发。据《印度斯坦时报》12月30日报道,印度已有十几家公司公开表示将仿制该药。据路透社报道,孟加拉国已经有生产商在销售仿制版的莫那比拉韦,一个疗程的价格仅需约33美元,远低于在美国的价格。

(实习生卢之琳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