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消费过大年 “冷资源”催生“热经济”-w66利来

w66利来首页  ››   ›› 

冰雪消费过大年 “冷资源”催生“热经济”

2022-02-03 11:12:13 来源:人民网 作者:温勇立

去纬度最低的“南国雪场”滑一场雪,到32年历史的老冰场溜几圈冰……今年春节,你“上冰雪”了么?

当虎年春节邂逅冬奥,越来越多人开始走进冰雪景区、场馆,感受冰雪运动的乐趣,体验别样的年味。冰雪消费逐渐成为新时尚,带来新的经济亮点。

邂逅冬奥,春节冰雪消费旺

小朋友在冰场上练习滑冰。张磊摄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临近,万柳塘冰场更热闹了。

“光清理冰面的扫帚就用坏了三十多把。”冰场负责人赵宇说,往年平均每天一二百人来滑冰,今年增加到近千人,有的时候都滑不开。

这个有着32年历史的沈阳老冰场,如今正焕发出新活力。从3岁的小娃娃到94岁的老大爷,越来越多的人们喜欢来这块冰场享受滑冰的快乐。

“自从有了这片冰场,我就在这滑冰。早些年自己滑,后来带着儿子滑。今年,孙子看冬奥的宣传,对滑冰也产生了兴趣。我开始带着孙子滑。”家住冰场附近的于铁军换好冰鞋,帮着8岁的孙子整理好装备,爷俩缓缓地滑了起来。

滑雪爱好者庆祝顺利完成练习。赵茉钰摄

在宁夏固原,雪雾中的六盘山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芒。一群滑雪爱好者正在尽情享受这个雪季。在这里,不仅有常年滑雪的爱好者,也有刚开始接触滑雪的“小萌新”。

“滑雪特别帅气!虽然总是摔跤有点疼,但是很好玩,特别开心。”一位11岁滑雪小爱好者说。

“滑雪既能锻炼身体,也能愉悦心情。”在宁夏娅豪国际滑雪场,市民孙女士告诉记者,她已经连续两年冬季带孩子来这里滑雪了,打算支持孩子继续滑下去。滑雪场负责人王长河介绍,近年来,来这里的“雪友”越来越多,从雪场2019年建成之初的几百人,已经增加到几千人。

游客们在铁山寺滑雪场体验滑雪乐趣。戴栋摄

铁山寺山地滑雪场位于江苏省淮安市,1月18日,一场精心策划的雪地足球赛正在举行。带球、交叉换位、断球、传球、射门……虽然天气寒冷,但是选手个个充满活力。

“冬天是我最忙的时候,玩的人太多了。”滑雪场负责人李雪介绍,从2016年起,滑雪场每年都推出不同的主题活动,雪地排球、雪地风筝……能想到的各种冬季运动都能在这里找到。今年有着冬奥话题的支持,周边来玩的游客更多了。

西宁市大通县滑雪场内正在体验滑雪的学生。张莉萍摄

无独有偶,青海的“冷资源”也热了。正值寒假,西宁市大通县滑雪场里来了不少学生。“我从电视上看到滑雪运动,非常期待自己也能体验。今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来这里滑雪,真是太刺激了!”正在体验滑雪的初中生王祥说道。

“这几年,爱好滑雪的人越来越多,为了给游客提供更好的滑雪体验,滑雪场从最初的60亩扩大到现在的170多亩。”滑雪场负责人马锦云介绍,搭着冬奥会的“顺风车”,这里滑雪人数已经突破10万人次,也为当地村民带来更多收益。

异彩纷呈,在“南国”体验冰雪盛宴

金佛山药池坝梦幻奇妙“冰雪世界”。瞿明斌摄

春节假期,重庆南川金佛山白雪皑皑、银装素裹,游客们在雪地里拍照打卡,堆雪人、玩滑雪。随着冬奥会临近,今年重庆冰雪旅游迎来热潮,不少景区人气爆棚。

“不出重庆就可以赏雪景,还体验了一把冬日滑雪的刺激,不虚此行。”带着家人前来游玩的市民周游说。

“为了延长雪期,滑雪场引进了高温造雪技术,将雪期有效延长了近1个月。”金佛山滑雪场负责人介绍,2021年滑雪场游客接待量增长2.8倍,收入增长了4.1倍,游客对雪场专业性和体验感的要求也随之增加,雪场也在设施、服务方面不断提档升级。

展开重庆“冰雪地图”,东边的丰都县南天湖国际滑雪场有3条专业级别滑道;南边的南川区金佛山滑雪场有超过2万平方米的冰天雪地;北边的云阳县龙缸滑雪场冬日风景如童话世界一般;在中心城区,融创雪世界室内滑雪场四季运营。

据记者统计,目前重庆共有6个滑冰场和9个滑雪场,其中包括7个室外滑雪场和2个室内滑雪场。作为西南内陆城市,重庆“上冰上雪”人数由2018年不足1万人,增长至2021年的150万人以上。

在四季如春的昆明,游客们也能体会到“山上赏雪、山中戏雪、山下滑雪”的多重乐趣。

作为云南的八大雪山之一,在每年的12月至次年4月,位于昆明地区的轿子雪山都会成为南国冰雪旅游的热门地。

1月25日,轿子雪山启动“户外冰雪嘉年华”活动,更是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尝鲜”。登顶时在山上踏雪赏冰瀑,攀登时在山里趣味戏雪玩冰,下山后在户外挑战滑雪,随着所在海拔高度的变化,游客不仅可以赏雪景,还可以参与雪地cs挑战赛、雪上飞碟、雪地寻宝等花样翻新的冰雪戏雪项目,体验冬奥会中各种冰雪项目的普及活动。

如今,云南冰雪旅游资源正在被逐渐发掘盘活,越来越多的冰雪运动场所在彩云之南“落地开花”。

梅花山国际滑雪场。杨驰原摄

在贵州六盘水,冬季滑雪旅游正日益成为城市的一张靓丽“名片”。这里建有3个世界上纬度最低的天然滑雪场——“冰雪童话”梅花山国际滑雪场、“林海雪原”玉舍雪山滑雪场和“云上雪野”乌蒙滑雪场,总规模约63.77万平方米,平均海拔2400米,日最大接待量约3万人。

“近年来贵州的雪场越来越多了,这对于身处大山腹地的贵州人来说,是比较难得的。雪道、设施也在不断地更新完善,大大丰富了雪场的可玩性和体验感。”来自贵阳的滑雪爱好者张诗浩说,如今更多人开始参与冰雪运动,整体的水平都在不断增长。

除了贵州本地人,还有来自四川、广西、云南的游客来这里滑雪。“我今年都来三次了,每次人的都特别多。”游客罗阳告诉记者,比起去北方滑雪,这边的性价比会比较高。

“冷资源”变“热经济”,小城华丽转身

恩施绿葱坡滑雪场。焦国斌摄

绿葱坡镇位于湖北省巴东县,是原本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高山小镇,如今靠着冰雪经济摘掉了污染、落后的帽子,实现由“黑”到“白”的华丽转身。

在绿葱坡滑雪场,人头攒动,不时传来阵阵尖叫、嬉笑声。

“日均接待游客2000人左右,生意火爆超出预期。”恩施绿葱坡滑雪场有限公司总经理胡陶木介绍道,自营业以来,雪场旅游直接收入达2000余万元,节假日客房几乎天天爆满。

为更好服务游客,去年以来,巴东县修建通往滑雪场宽17米的道路和北界至巴野路连接线,开通至巴东火车站、客运站的旅游班车,还组建了除冰除雪应急救援队伍。

“您稍等,菜马上就好。”1月26日中午,绿葱坡镇雪原农庄的9张餐桌坐满客人,老板袁龙苗忙得不亦乐乎。

袁龙苗是当地居民。2019年,绿葱坡滑雪场建成后,她在离雪场约800米处,投资15万元建起农家乐。

“第一年收入8万元,第二年14万元,第三年已超过20万元。”袁龙苗笑着说,吃饭的客人九成以上是滑雪游客,特别是冰雪季开始后,日均就餐超过15桌。除了提供餐食,她还在店里销售腊肉、土鸡等农特产品,去年以来,销售额已达5万多元,带动近10户农民增收。

“滑雪场为绿葱坡的发展带来新希望。”绿葱坡镇党委书记彭峰说,镇上的农家乐从10多家增加到40多家,民宿式酒店从基本为零发展到50多家。如今,集镇街道全部装上路灯,不仅变亮了,也变热腾了。

冰雪元素灯展亮相涞源湖公园。王大庆摄

放下“矿山饭”,改吃“生态饭”。在河北涞源,这个曾经矿业发达的小县城同样靠冰雪实现蜕变。乘着冬奥会的东风,涞源踏冰越雪,正在开启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通过一系列冰雪赛事宣传推介效应,涞源的游客数量快速增长。其中,七山滑雪场接待游客数达15万人,是最初接待游客数的3倍,营业收入4725万元。

截至目前,涞源以冰雪产业为龙头的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28亿元。在冰雪产业的带动下,涞源全域旅游不断发展,酒店、餐饮等服务业蒸蒸日上,住宿接待能力由不足7000张床位猛增至近3万张,旅游直接从业人员达1万余人。

放眼国内,冰天雪地正在变成金山银山。借力2022年北京冬奥会带来的冰雪消费热潮,各地纷纷因地制宜,把冰雪经济这碗饭吃透吃香,让“冷资源”催生出“热经济”。